→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那个成为你朋友的人,肯定是精神最匹配的人

2020-02-16 . 阅读: 933 views

文/谢慧敏

我推荐法国电影《触不可及》,其实用不着推荐,豆瓣已给它打了9.2的高分。这部影片有口皆碑,经久不衰,很多人在它那里找到了归属感。

这是一部关于友情的电影。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朋友?这是影片抛出的问题。

菲利普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收获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德希斯摆脱了经济困窘,成了一名经理人。结局温暖得让人掉泪。两位朋友彼此成全。

假如一开始以“朋友”来定义菲利普和德希斯的关系,肯定会遭到他们的喝斥:开什么玩笑!

因为可以用南极和北极的距离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差距:一个是白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超级大富豪,一个是街头无业游民;一个是温文尔雅的君子,一个是缺少教养的混混。

他们地位不匹配。

在我们的常识里,不匹配的关系难以成为朋友关系。假如一方地位过高,一方过低;一方在仰视,一方是俯视;一方在给予,一方在索取,那是无法成为朋友的。能成为朋友的,往往各方面势均力敌,在年龄、教育、社会职务等方面不差上下。因为只有条件相当,才能走到一起,才能做到平视,相处才会自然、亲切

菲利普和德希斯非但没有这些条件,悬殊其实更大:白人富豪菲利普因一次跳伞事故成为高位瘫子,他要聘请一名男性全职护工,而黑人青年德希斯是一名从刚监狱出来的小混混,急需搞到一份失业证明领取政府救济的应征者。让他们走到一起的,是老板和侍佣的关系。

身份极不对等。

然而这些是表像。影片故意夸大这些表像,好让我们看到,我们平时是如何看重财富、身份、学历、阶层等外在条件,这些外在条件是如何划出鸿沟,拉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如何高筑屏障,遮挡人们的视线。假如把财富、种族、阶层这些外衣统统丢掉,扫去身份的障碍,人和人相处的本质是心灵的交流和精神的契合。

表面上,德希斯是溃乏的一方,是流落街头的无业游民,是菲利普提供他工作,让德希斯有饭吃、有床睡、有车开。但是实际上,德希斯以同等程度给予菲利普,甚至回报更多,德希斯还照顾了菲利普情绪,给予菲利普精神需求。

菲利普需要活力。作为一个脖子以下的肢体失去知觉的高位瘫子,菲利普是一个固定在轮椅上的残疾,生活如一潭死水,几无乐趣可言。是德希斯把这潭死水给搅活,这个血气方刚、四肢发达的青年以飈车、按摩、转椅、滑翔给菲利普带来久违了的生活激情。

菲利普需要自尊。残疾人最讨厌他人把他当作残疾看待,正像口吃的人最讨厌别人模仿他说话,对于曾经也是活力四射、喜好运动的菲利普来说,最憎恶别人对他小心翼翼,像是面对一个易碎的玻琉瓶。表面上是尊重,实际上是歧视。唯有德希斯把菲利普当作一个正常人,说正常人的话,开正常人的玩笑,做正常人的动作,让他找回一个正常男人的感觉。

菲利普需要勇气。在爱情面前,这位大富豪也像中学生那样怯弱,面对心爱的姑娘,也因为自身缺陷而不敢靠近。正是德希斯一步步地把菲利普推到那个姑娘面前,最终让俩人走到一起。

菲利普让我们看到,世上没有圆满之人,一个人再如何尊贵,总有着不能为外人道的隐秘苦痛;再如何矜持严肃,总有着渴望温暖的情感需求;对生命的缺陷和短板,每个人都会有自卑和退缩,百分之百自信的人是不存在的。一个有财富的人,可能没有健康;一个有地位的人,可能没有朋友;一个有学识的人,可能没有爱情……,这样的例子,在许多大人物优秀人物身上并不鲜见,他们的烦恼和苦闷并不比寻常人少。拿破仑是欧洲的皇帝,是皇帝的皇帝,但是他的一生几乎没有快乐。青年成名的美国硬汉作家海明威,他因为抑郁症而开枪自杀。

每个人作为人的基本需求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健康、亲情、爱情、友情,都需要被关爱、被尊重、受重视。当生命处于泥淖之中,也都希望有人能拉自己一把。除去一些外在条件,其实每个人都是平常人。

而在德希斯身上,我们看到,一个人再如何卑微,他也有他的智慧和能量,萤火虫也会发出光和热。德希斯出身低贱、身无分文、居无定所,粗鲁、率直,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但是他有健康青春的躯体、朝气蓬勃的精神、热情勇敢的心灵,这些是富豪菲利普用再多的金钱换不到的。

在德希斯身上,我们还看到自信和自尊。假如德希斯像一般男侍那样小心谨慎、逆来顺受、随到随到,那么他和菲利普的关系依旧雇主和雇佣的关系,鸿沟依旧是鸿沟。因为这意味德希斯把自己放在低人一等的位置。

然而实际情况是,德希斯不改他的街头本色:粗鲁不羁,我行我素,嬉笑逗趣。时常挥动他硕大的拳头,拿东家的外形开涮,冲着东家吼叫:“管好自己的女儿。”还时不时开开荤段子。

正是这种平常人对待平常人的方式,男人对待男人的方式,打开了菲利普紧闭的心门,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也赢得了菲利普的尊重。

德希斯并不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却是能把菲利普拉出泥淖的人。德希斯之于菲利普,正如齿轮之于齿条。友情跟爱情一样,需要对了的人。

正如英国作家毛姆所说的: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

身份对等很重要,精神对等更为重要。身份的对等让友情有了可能,精神的契合才能迅速拉近两颗心灵的关键。

左岸记:我们的父母,我们的朋友,毫无疑问都是真心关怀我们的人。可为什么,真正到了艰难之处,却对他们难以言苦,甚至想逃离他们。人与人之间,必须只能是因为在善恶观上达成一致,才可心心相通。旁人认为的善,往往于自身更像负累。旁人认为的恶,却是你认为的自由在高处。他们为什么能超越阶层的成为心灵知己,并且即使后来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仍然常来常往。因为,他们读懂了对方的善。更因为,他们首先把对方视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自由人,其次才是朋友。任何以情意为筹码,就想左右控制对方人格自由的,最终的结局都必然是毁了那情意。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那个成为你朋友的人,肯定是精神最匹配的人

  1. 让我想起《绿皮书》,也是放下偏见,丢掉种族、阶层的一部好电影。朋友也是认识自我,审视自我的一面镜子。

  2. 谢谢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