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在不爱你的人眼里,连你的呼吸都是一种错

2020-02-08 . 阅读: 626 views

文/丁忆坤

01

新型肺炎疫情发展到今天,昨晚是一个舆情高潮。

李文亮医生去世了。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

12月底他根据掌控的信息在微信群里提醒大家,SARS病毒来袭要注意防护,没想到被扣上了扰乱治安的帽子。后来他继续上班并在工作中感染了病毒,昨天病情加重,不幸离世。

一开始他只是八个最早发布疫情消息的人之一,根据职业操守,告诉众人关于病毒的一些消息,他因此受到了训诫。事情发展到这里本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疫情的发展让人们对早期政府的不作为有很大的意见,也对能提出不同意见的人心怀感激。

他被感染,让人们对他的感情变得很复杂,

他是一个提前预警的人,

他是一个因说真相被处罚的人,

他是一个在一线奋战的医生,

他是一个肺炎病人,

他是一个年轻人,

他也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丈夫和儿子。

多层身份让太多的人有代入感,舆论场中他被冠以“吹哨人”的称号,人们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

直至他的死亡,让他登上了舆论的顶峰。

昨晚朋友圈、微信群里都是关于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已经死了,有人说他还在抢救。信息太多,真假莫辩。有很多媒体打上直播的标记,收割了很多流量。微博上各种小道消息乱传,有的关于他,有的关于他的家人。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很多人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发文说要等待一个奇迹,而奇迹通常很少出现,我们终究没等来那个奇迹。

02

复盘他的整个人生,我想他是一个认真工作的好医生,但没想过有一天会被捧上神坛。某些人就这样无意中在历史中留下了自己深深的印痕。

人们都喜欢分享消息,尤其是独门消息,而他刚好是医生,他会比普通人提前掌握关于疫情的消息,这太正常了。卫建委的专家位高权重所以说话做事更谨慎,而他从医没那么久,知道一些消息就告诉了同学、同事。

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想太多,没想到自己是那个先行者。

从昨晚的各种消息来看,他已经被过度消费了。

有人借此攻击政府早期的不作为,有人借此质疑对肺炎病人的救治不及时,还有人阴谋论,觉得把他一个眼科医生放在疫情一线是打击报复,甚至于连对他的抢救也成了作秀。

事物的发展变化有一个过程,人们对它的认识也有一个加深的过程。不能事后诸葛亮。

每年全球会出现多少起因为传染病引起的公共卫生危机?该如何应对有一整套完整的法律、制度安排,不可能发现任何疫情就全部提高到一级响应,比如19年北京有一场鼠疫危机被扼杀在萌芽状态,绝大多数人没被它影响到生活。

如果对所有的疫情都严阵以待,将会消耗多少社会、经济资源?任何抉择都不容易,要做很多的权衡和取舍。

等这次疫情结束,当然应该对失职的政府人员追责,应该有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来解答人们的疑惑。

但不是现在。

湖北、武汉政府现在正在全力抵抗疫情,前方将士作战,后方不稳是大忌。

临阵换将也来不及了,但等疫情结束,他们逃不掉历史的审判。

之前处罚那八个人在网络上激起了民愤,如果疫情没发展到今天,那这份处罚没太大问题。公安机关不可能对疫情有太多的专业知识,根据他们收到的信息,现在没有疫情,而你们这几个人说有,那就是谣言。

如果可以选择,真希望李文亮医生他们是在传谣,而不是用这么多的生命来证明所谓的谣言才是事实。

03

在这个漫长的假期中,大家都有话说。

红会分配物资有问题这个容易判断,而其他和疫情相关的生物学、病理学、病毒学知识、各种治疗药物的疗效,这不是我的专业背景和经验能回答的。作为一个写手,对自己不懂的东西应该保持一点敬畏感。

但别的写手似乎不是这样,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让我大开眼界。

昨晚李文亮医生的抢救过程也是一波三折。一开始有消息说没怎么尽力去抢救,后来得知抢救了又说在作秀抢救。

明明获得的信息有限,却言之凿凿。

总之,悲剧已经发生了,与此相关的一干人等都被拿着放大镜在挑刺,不管是前期的武汉市政府、公安局,还是后期的中心医院。

我想起了一句话,在不爱你的人眼里,连你的呼吸都是一种错。

无疑,在这场疫情中,前期武汉政府确实有很多没做到位的地方。

但到底是专家的判断有问题,

还是部门之间或者上下级之间的沟通出现了问题,

还是决策出了问题,

还是整个应急反应体系都存在问题,

这必须要调查清楚,但没必要所有的事情都阴谋论。

比如,有人说为什么李文亮医生一个眼科医生也去了防疫一线?湖北、武汉医护人员极度紧张,能用的人都派上去用了,这不是很正常么,这也能扯到打击报复上去?

没必要过度渲染个体的悲剧,李文亮医生是几百个因肺炎不幸去世的人之一,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身份和历史,逝去的生命都让人感到悲伤。

写这篇文章,我没有对他顶礼膜拜,也没有把他捧上神坛。

在我的眼中,他是一个认真做本职工作的好医生,和现在在前线冒着危险治病救人的所有医生都一样,与此同时还有很多在一线排查的工作人员,还有努力工作,给前方提供后勤保障的普通人。

他们都值得称赞。

04

年龄越大,我的心态愈加平和,不像过去那般喜欢做非黑即白的判断,我知道不管是社会还是人性都有太多的灰色地带。

在这场疫情中,有很多感动人心的人和事,比如为湖北捐献物资的普通人,有勇敢赶赴疫区的医护人员;

也有很多浑水摸鱼、制造混乱的人,比如刻意传播病毒的人、捏造假消息吸引关注的人。。。

我知道阳光下有阴影,但我选择多接触阳光,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的负面消息我不敢看太多。

知道那些并不能改变我的生活,而是破坏我的心情。

遇到一件不好的事情,众人关心的其实并不是真相,他们只需要一个宣泄的窗口,细数下来这段时间被骂的个体和机构有多少?湖北、武汉市两级政府、国家卫建委、黄冈市卫建委主任、武汉病毒所、红十字会、卫建委的多位专家学者,上海病毒所、某个离开武汉的普通人、从国外回来的武汉人。。。

一天要找一个靶子,消息最后有反转,没人关心了,因为他又找到了别的热点,别的可以攻击的对象。

这样的文章不会受人欢迎,因为它没有迎合众人高昂的情绪,没有给出一个简单粗暴的答案、没有提供一个可以咒骂的靶子。

它给出的建议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关于疫区的各种消息要辩证地看,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观点,多问几个为什么。

05

希望这次疫情尽快结束,再憋下去,我怕人们没事找事。

人到中年,我不喜欢急剧的变化,我喜欢安稳的生活,要改变也应该一点点地变。而很多人显然不是这种想法,昨晚的舆情汹涌,大有揭竿而起的势头,幸好早上起来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习惯了温暖舒适生活的人,吃不了太多苦,看看香港抗议的年轻人就知道了,关了机场的空调,他们的抗议就坚持不下去了。微博上那些激动的年轻人应该也好不到哪去,让他们骂几句就好了。熬了夜早上就起不来了,做不了什么事情。

对形势不必太悲观,我应该继续认真阅读、写作,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带好我的孩子,和舆论场保持适度的距离。

刚看到一个消息,武汉市人民政府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发了一个公告:


这是个好事情,政府在学着更好地和人们打交道,不再高高在上,不再那么傲慢。

我们在学着适应科技给生活带来的改变,政府也在适应,而一个机构复杂,人员众多的组织改变起来肯定更慢、更难,也一定会出现一些失误,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民智已开,又有诸多发声的渠道。

希望一场危机真的能带来一些好的改变,能化解未来更多的危机。

进化才是这个世界运转的驱动力,对生命体和非生命体都如此,它是手段,也是目的。

左岸记:为众抱薪者,不能使其冻毙于风雪。李文亮牺牲了,他是大家心中一个英雄。是的,现实没有如果,但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李文亮医师所做的一切,遵从了一个医师的职业操守,治病救人。他尽力了。现在轮到我们大家了,把每个人该做的事做好,实事求是,攻坚克难,遵奉真理,坚定前行。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