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一路向北

2020-01-19 . 阅读: 346 views

文/赵丽

在家呆腻了,到别人呆腻的地方走走。

正值仲夏,各地骄阳似火。于是一路向北到中国的最北端——漠河 ,去感受一下那儿的独特风情。两小时四十分飞到哈尔滨,宜必思酒店住一晚,第二天下午一点飞到中国最北最小的漠河机场,先前约好的司机小马早已在机场大厅等候。汽车驶出机场,停在一片白桦林旁,小马陪我们走进去感受白桦林的幽静和美丽。上世纪八七年五月六日一场大火在大兴安岭熊熊燃烧,大火烧了整整二十八天才被扑灭。如今看到的是火灾后重新生长起来的茂密树林,经过二十多年的生长,眼前的白桦林生机盎然,一片翠绿。但树林中星星点点,依然看得见大火烧过留下的断裂树根。随后一路飞驰到胭脂沟——清代淘金的地方,那里还建了一座李金镛祠堂,当年他率领三万人在这里淘金。

又一路向北到达了北极村,住在农家客栈后,晚上闲逛到黑龙江边 。夕阳笼罩下的黑龙江显得有些神秘,对岸山峦起伏,是俄罗斯的领地。接近夏至,这里昼长夜短,夜里十点天黑,零晨两点天就亮了,一晚上睡得很不踏实。第二天早餐后,租了两辆自行车,到最北点和北极沙洲看风景。沿着江边栈道骑行,两岸树林茂密,江水缓流。天空一碧如洗,白云朵朵,这里空气质量在全国数一数二。原以为自己来这里千里迢迢,没想到随便问几个游人,是从浙江广东专程来的。更令人钦佩的是遇到两位六十五岁的老人从郑州骑自行车,历经三十三天来到北极村。中午和他们在同一家小饭店吃饭,饭店老板为他们联系了一家每位二十元的客栈住下来。下午骑车去北极哨所——中国最北的哨所,回来的路上累了,躺在阒无一人黑龙江边,吹凉风,看白云蓝天。第三天上午在原始树林中穿行,高大的樟子松直指云天。

下午小马把我们送到漠河县城,住在金谷宾馆。宾馆整洁漂亮,一如这里年轻精干的经理。当年漠河县城被大火烧成一片废墟,只留下一片森林毫发无损,的确神奇。如今建了一座火灾纪念馆,警示人们永不忘记这场灾难。金谷宾馆的徐经理当年十四岁,和家人躲在县城附近的阿穆尔河边才躲过一劫。

停留一天飞回哈尔滨,这座城市充满了欧洲情调。中央大街和附近街道集中了当年外国人留下的折衷主义和拜占庭式建筑,数量之多全国罕见。中央大街1450米长的街道全部用像俄式面包形状的方砖铺成,共用方砖87万块。当时一块方砖的价格是一块银元,而当时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才一块银元。中央大街旁边有一个百年历史的黄金宾馆,前几年就听说过。进去后假意询问房价,顺便乘坐了一下有专人操作的、由犹太人设计制造的百年老电梯。房间古色古香,就是屋内散发着陈旧的味道。中午到中央大街的华梅西餐厅吃俄式西餐,在马迭尔宾馆旁吃马迭尔冰棍。中央大街的最北端松花江畔的防洪纪念塔,似乎在向人们诉说一九九八年的洪水刚刚过去不久。

圣·索菲亚教堂雄伟壮观,内部华丽大气。这是一座1907年建造的俄国西伯利亚远征军的随军教堂。哈尔滨历史上曾有一百多座教堂,文化大革命后仅剩几十座。这次来还到果戈里大街看了几座风格各异的教堂,造型都很美丽。又去老道外欣赏“中华巴洛克建筑”,靖宇街两侧都是斑驳沧桑的百年老建筑,让人觉得时光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初。老道外的传统小吃很著名,慕名走进张包铺点了排骨包子和锅包肉,味道不咋地,感觉这老店虚名在外。下午回到道里松花江边,买了船票准备上太阳岛,大雨瓢泼,全线封航。在船上等了一个小时过不了江。雨停后退了票,沿着江边走,和一位当地的老人聊天一小时乘车回酒店休息。第三天上午去哈尔滨工业大学老校区看苏式建筑,又去李兆麟纪念馆参观。下午动车到长春看伪满皇宫后,急不可耐逃离长春——可能是全国最差的省会城市,陈旧破败。

动车到沈阳,住在中街对面,第二天上午游故宫 ,下午张帅府。第三天累得不行,先生自己一个人游昭陵和九一八纪念馆。晚上订了机票赶紧回那个虽然呆腻了,但是属于自己的家。

左岸记:对南方人来说,极北之地,哈尔滨是很多高中生填志愿时曾经心心念念想去的地方。一个是真的很远,一个是真的很冷。很远大概是想着能离开父母的掌控到最远的地方去,很冷大概是对磅礴大雪的向往,而最后真去的人却很少很少。想归想,真到选择的时候,考虑的东西一多,始终还是没有那种胆量,结果还是不敢去或者去不了,甚至终其一生。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