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2020,这一个本命年

2020-01-09 . 阅读: 460 views

文/德鲁伊

或许我擅于折腾,于是性格命运什么的,不甚符合星座。但人总是要“信”点什么,于是乎,咱回归中国传统文化吧。这样说来,2020,是一个本命年。

我属于出生就和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杠劲的,出生在某一天的晚上23点55分,照着阳历算,是前一天,照着阴历算,比着子时的定义,貌似要算后一天。需要按照观测标准,才能确定形态,这个很高深的样子。

五行八字么,朴素唯物主义,缺什么补什么,太多的就疏导一下。天人合一,平衡和谐,据着这个我还有个副业,给孩子起起名字,道行不高,名声还行。反正给起名字的孩子,掰着手指头应该是算不过来了。仗着有点文字底蕴,还是皆大欢喜。

生而为人,五行八字昭昭然,也不得更改。再美好的愿望,只靠着期盼,多半也没戏成功。属相天作,八字盈缺,总要过得这一生。据说,老鼠好活(虽然没怎么觉得),机敏灵活(敏锐有,活力一般),擅于发现危险和避险(这个要反思,还是有点倔)……

本命年值太岁,太岁是什么其实无所谓,流年不利就对了。大环境也不好,小环境也不好,与世界的频率不对付,心慌慌。

这几天一个同年朋友,和我聊起,需要一些辟邪的物件,本命年了么。还有个朋友,算是属猪的,本命年的尾巴了,邪事儿有点多,也求着帮忙找。我说,这个事儿是“不求不信自平安”的事情,朋友说,关键现在是“有求也信了”,是不是很烦躁。

后边这个朋友运气好,我赖着其他道行深的道友,翻出了一段千年柏木,又抢了一段雷击木。好赖算是应了朋友的求。前边这个朋友,还在找机缘,其实就是看我脸大不大,或者说脸皮厚不厚。

偶尔我开玩笑说,我就靠着一身正气,抵御着各类邪祟。我心即佛,佛不来我不去,倒是省却了极多的、讲究的麻烦。矫情起来,无非是,找不到火烛傍身、照明前路,只有靠点燃自己,怨灵远离了。就是不知道脂肪燃料够不够,是不是需要吃胖点,坚持的能久点。

要说口号里我喜欢的,也就几句,“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实事求是、变通求实”。这样看来,所谓的成功无非是“乐观+努力”,虽然,利用人性的恶和缺点,你会得到成功和利益,但还是希望能创造出一点阳光和善良的结果。如此说来,本命年还是需要如旧的坚持和如旧的乐观。

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真遇到事情了,估计反而自伤。生活就是这样,你经历的时候纠结痛苦,回看的时候云淡风轻。虽然你总是能轻易的找到类似“本命年”的东西来背锅,但总让虚无的东西替你背锅,你却还是要承担自己的人生。是坎还要你自己过,是坑还要自己填,有路你大概率的不走,总想着自己横趟着能活下去。

一个人的能力,一个人的修行,说白了,不是让你遇不到什么事儿,而是遇到事儿了,你怎么解决和选择。否则,你大概率的年年流年不利,岁岁值太岁。怎么说自己也过了几个本命年了,似乎也没什么值得现在拿出来说的邪事儿和坎儿。不是没有,是放在你的人生里,被人生一步步的走,湮没了。

五行八字、星座运程、黄道吉日、每日宜忌、水逆太岁,总之有足够多的东西指导你的衣食住行、时间职业,一个APP不够,咱来两个,APP不行,拜师求道问佛。佩戴什么,咒语如何,念经放生,舍身施舍。你躲过那些不好的,剩下的都是好的么?好的就会来么?

本命年是今年,和去年应该没什么不同,与上一个本命年有什么不同?

光头了,留胡子了,因为有几次老是被别人误认成一个光头明星,我还是我最好,就留了胡子。

再就是,孩子个子已经很高了,高了我半个头,他五行不缺,较为均衡,一辈子运气应该会不错。

左岸记:老话讲,太岁当头坐,无福恐有祸,说的是一个老的习俗,一到本命年,都要拜太岁,穿上红内衣,系上红腰带,做人做事要尽可能的低调一些,才能够逢凶化吉。这种事情,肯定是没什么科学依据的,只是低调一些总没什么坏处,红内衣红腰带,也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事情,把这当生活的一件趣事也是无妨。

但如果因为这个本命年而让自己变得忧心忡忡,整天提心吊胆,那不出事才怪,而一旦出事,人又会将这归于本命年作祟,这种自作聪明的做法其实是故意跟自己过不去。

为什么人们会在12岁、24岁、36岁、48岁、60岁、72岁等年岁感到特别难呢?因为这些年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往往处在人生的转折点上,或升学、或工作、或责任、或退休,或疾病,如此而已。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