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2019-12-24 . 阅读: 807 views

文/丁忆坤

《 弗洛尔和她的两个丈夫》是巴西作家若热·亚马多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不同文化背景下永恒的爱情主题。

01

弗洛尔的第一个丈夫瓦迪尼奥是她的初恋,这个男人是绝大部分人眼里的坏男人,喝酒赌博、拈花惹草、无业,甚至有时会殴打她,经常几天不着家。

她在这场婚姻里吃了很多苦头,但是他们之间也有许多甜蜜的时刻,有句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很多时候确实如此。

一个浪子般的男人有很多缺点,但也有很多优点,有时他像一个孩子般单纯可爱任性,有时又像一个狂暴的独裁者,诸多矛盾的性格交织在他身上展示出一种神奇的魅力,他们通常很懂女人,因为他们经验丰富。

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是不能抵挡住这种男人的进攻的,一开始他们之间也有真爱,男人对女人也很好,只是时间长了,他的本性就露出来了,他爱她,但是不会为她改变。

弗洛尔就这样为他着了迷,她为了他,违背了母亲的意愿,匆匆把自己交给了他,最后终于结为了夫妻,婚后努力挣钱维持家庭,那个男人继续过往的生活,偶尔会给弗洛尔一点温存,余下的都是等待、担忧、烦恼。但是她还是爱着他,忍受了一切。

02

命运给了弗洛尔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在他们婚后的一次狂欢节上,男扮女装的瓦迪尼奥突然死去了。弗洛尔一开始非常震惊和悲痛,难以接受他不会再回来的事实,周围的人都在庆幸她摆脱了这样一个坏男人,她会比过去生活得更好。

只有弗洛尔自己清楚,失去他,她的生活失去了意义,即使为他承受了那么多痛苦,她依然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他们曾有过的快乐珍贵无比,别的人根本无法取代瓦迪尼奥。

日子一天天在过去,弗洛尔接受了他离去的事实,她现在是一个寡妇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寡妇。一方面她要保持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做一个矜持、清心寡欲的女人,另一方面,被瓦迪尼奥点燃的情欲之火在夜晚就会不期而来。白天她可以用忙碌将自己的真实欲望隐藏,夜晚却无处可逃。

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性欲让她在人格上出现了一些扭曲,她明明需要一个新的男人来抚慰寂寞的心灵和身体,却狠狠回绝了别人劝她再嫁的提议。朋友们都说她不该对一个浪子这么痴情,她却无法将真实原因告知众人。

寡妇门前是非多,即使弗洛尔小心翼翼,她还是沦为了众人的谈资,其中有一个经历复杂的老女人,热衷于帮人算命,她通过一些故弄玄虚的手段,预测出了弗洛尔未来丈夫的形象。其余的人按照这张画像,积极帮她寻找合适的人选,最终却只是闹剧一场。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情场骗子的出现让弗洛尔正视了自己的处境。那是一个人称寡妇王子的坏男人,利用自己的外表、手段勾引寡妇,然后骗取她们的钱财,这个人曾经屡屡得手,现在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弗洛尔身上。

弗洛尔对一个出现在家门口的陌生男人有了说不出的期待,她干涸已久的心灵太渴望有人来滋润了,弗洛尔身旁的好友也对这个人有好感,她们积极促成了他们的见面,想让她尽早开始新的生活。瓦迪尼奥曾经的赌友某次来看望她,遇见了这个男人,坏男人对别的坏男人的嗅觉很灵敏,他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用自己的方式把弗洛尔拉出了这个陷阱。

弗洛尔又羞又恼,她气自己这么容易被别人看穿了心思,恼怒自己成为了别人的猎物,于是她变得更加谨言慎行,任何人都不敢再跟她提起再嫁这个话题,可是她心中的欲望之火根本不受控制。

这印证了一句话,越想压抑的东西,反抗的越激烈。

03

事情突然发生了转机,在这个小城有一个药店老板,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博学多才,长得高大,面容和蔼,工作时严肃认真,他年近四十,一直未婚。据说他曾经谈过一场恋爱,却因为要照顾自己的母亲放弃了自己的恋情,他决定母亲在世时不会结婚。当然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去找一个固定的妓女解决生理需求,半年前他的母亲离世了,他终于可以寻找自己的伴侣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弗洛尔,只是这份感情一直没有表达的机会,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了之前的束缚,她寡居,他丧母。

某日弗洛尔和女伴们一起上街,经过药店主人的门口时,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弗洛尔,看着她和女伴们离开,他忍不住跟着她们一起走过去,他的这一反常举动没有逃过那群好管闲事又八卦的女伴们的眼睛,她们故意消失在一个拐角处,等药店老板走过来时堵住了他。这个男人慌慌张张,假装是在散步。弗洛尔有几个正直的女友,她们对这个男人进行了一番考察,确定他是一个合格的人选,就劝弗洛尔接受他,并制造了两人相处的一系列机会。

这个男人很真诚,按照一个正派人的行事方法追求弗洛尔,并得到了她娘家人的祝福,这一切跟瓦迪尼奥完全不同。之前瓦迪尼奥追求弗洛尔,用尽了各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利用了一个初堕情网的无知少女对爱情的种种幻想,才得到了她。而现在这个男人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尊重和体面,所有人都在为她高兴,经历了那么多,她终于找到了那个对的男人。

一切都看起来很美好,他们在瓦迪尼奥去世两年后结婚了,弗洛尔对这场婚姻有期待,但是他们一直恪守各种礼仪,在婚前没有太亲密的举动,想把最好的留在婚后。

新婚之夜和弗洛尔想象的相差甚远,药店老板尊重弗洛尔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他们的亲密行为完全是程式化的,和瓦迪尼奥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瓦迪尼奥是随心所欲,放肆的,甚至是放荡的,他们在那张黑色的铁床上肆无忌惮地亲热,弗洛尔和他在一起体会到了情欲中神秘、迷人、激情的一面。现在和第二任丈夫只是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每周三和周六各来一次,如果兴趣高,就在周三来两次,而且每次都是穿着衣服亲热,而过去瓦迪尼奥总要把弗洛尔的衣服的扒光,他觉得穿衣服亲热太傻了。

弗洛尔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药店老板是个很有责任心,做事有分寸的男人。生活和过去完全不同了,弗洛尔生活充实、经济无虞、还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只是弗洛尔变成了另一个人,她满脸凝重、笑得矜持,经常若有所思,她在想什么?

弗洛尔开始思念前夫,那个带给她痛苦也给她带来快乐的男人,如今的生活看起来很好,却好似缺了点什么。

弗洛尔不敢跟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每个人都说她生活得很好,她还能抱怨什么?这种压抑的情绪常常会让她手足无措,让她更思念前夫。

04

有一天她回到房间,突然看到瓦迪尼奥就躺在那张铁床上,她又惊又喜,问他怎么来了。瓦迪尼奥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你在呼唤我,所以我就回来了”。

弗洛尔抑制不住长久的思念,他们在一起互诉衷肠,瓦迪尼奥又开始不规矩起来了,弗洛尔的心理防线一点点在被他攻破,她不想背叛丈夫,又难以拒绝前夫的纠缠,她为自己设定了一条底线,绝对不能跨越的底线。

瓦迪尼奥这次回来和往常又有些不一样,别人似乎都看不到他,他却能捉弄别人,他还和过去一样,喜欢赌博,喜欢骚扰弗洛尔的漂亮女学员,经常没事就消失几天,有时却跟着弗洛尔寸步不离,找机会和她温存。瓦迪尼奥一开始还能遵守她的规则,后来就越来越大胆,弗洛尔在慢慢失去自己的防线,只剩最后一步了。

弗洛尔和第二个丈夫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她在和他在一起时会想到瓦迪尼奥,他们的亲密行为发生了变化,两个人都没有过去那么拘谨了,有时瓦迪尼奥会在旁边看着他们亲热,弗洛尔想摆脱这种处境,她不想背叛第二个丈夫。

终于有一天,在瓦迪尼奥不守约定时,弗洛尔决定让他离开。她把自己的困境告知了一个好友,那是一个有灵异功能的女人,她能联系到某个神,只要献上一定的贡品,神就能完成一个人的心愿。弗洛尔请神带走瓦迪尼奥,让他回到自己该待的世界。在她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后,瓦迪尼奥发生了变化,他身体慢慢变得虚弱,变得越来越苍白,最后几乎成了一个透明人,在他最后一次见到弗洛尔时,他告诉她,“他要走了”,弗洛尔痛不欲生,质问他为何要离开,瓦迪尼奥凄然告诉她,“亲爱的,是你让我离开的呀,因为你想我回来,我才能回来,现在你让我离开,我就不能留下来了”。

弗洛尔内心在进行激烈的斗争,理智让她把瓦迪尼奥送走,情感上她却不舍得让他离开,她的这种矛盾的心情引发了神界和魔界的一场大争斗,小城上空弥漫着黑烟,天空失去了颜色,空中传来让人恐怖的声音,很多人都被吓到了,最后一切烟消云散,小城恢复了正常。

弗洛尔继续和第二任丈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没有了过去那种压抑的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更迷人。很多人在猜测,她是不是有了新的恋情,单凭药店老板不能让她如此快乐,谁知道呢。

05

这个故事揭示了爱情的某种魔力,它让人失魂落魄,背叛理智,它给人带来痛苦却仍让人难舍难分,爱情中有种种不可思议处,能激情和理智同存,安稳和惊喜同在的爱情是非常稀少的,弗洛尔两者都拥有过,她不负此生。

最后瓦迪尼奥到底有没有回来过,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也许他曾经回来过,最后留在她身边,也许那仅仅是弗洛尔的幻觉,但是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我们凭什么来断定?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有这种感觉,某个场景似曾相识,那到底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是仅仅出现过在我们的梦境和想象中?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把长长的生命也当做一场梦,努力活得绚烂多彩。珍惜每一个日和夜,每一小时和每一分钟。

左岸记:陈寅恪先生曾对友人吴宓表达自己的“五等爱情论”:第一,情之最上者,世无其人,悬空设想,而甘为之死,如《牡丹亭》之杜丽娘是也;第二,与其人交识有素,而未尝共衾枕者次之,如宝、黛是也;第三,曾一度枕席而永久纪念不忘,如司棋与潘又安;第四,又次之,则为夫妇终身而无外遇者;第五,最下者,随处接合,惟欲是图,而无所谓情矣。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