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直播谁的世界,偷窥谁的活法儿

2019-12-05 . 阅读: 487 views

文/德鲁伊

西安有个喇嘛寺叫广仁寺,踞着城墙一角,过去甚是清净,所以偶尔我喜欢去那里发呆。

这些年寺庙热闹了,善男信女、施粥法事多了,秋天的时候,又去那里发呆。因为去的多了,知道什么地方清净些。坐了会儿,看了看天,冥想了一会儿,看了看松。

一个汉服女孩子转进来,嘴里朗诵(没错,朗诵)着一篇古文,拿着直播架。汉服是美丽的,特别是秋深的时候,妆容也是好的,表情丰富,细致而妖娆。可能也是熟悉环境,以为这里没人吧,乍见了我,对视了一眼,有了瞬间的迟疑,步子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正常的表演开来。

操着此地话(陕西方言),实话讲,现在很少听到这么扎实地道的陕西话了。可能告一段落了,她关了直播,在院子里舒展一下身体,找了几个光影角度,应该是准备下边的章节。

因为我饶有兴趣的盯着她,中间几次眼神碰接,她倒是闪了眼光,嘴里嘟嘟囔囔,应该是背词。片刻,又开始直播了,操着陕西话,在播韦应物的《长安遇冯著》,“客从东方来,衣上灞陵雨。问客何为来,采山因买斧。冥冥花正开,扬扬燕新乳。昨别今已春,鬓丝生几缕。”,虽然不合时节,但蛮有趣味。

这时,一个庙里师父走进来,因为过去常来,彼此熟识,打了招呼。我问:“你们寺里拍佛像都不允许,清修之地,这网络直播允许呀。”

“不允许的。”

“就是,这直播多了,还以为这广仁寺怎么怎么地呢。也没人制止啊。”

“她要来便来,不污了佛像,不扰了修行就行。”

“那看直播的,真就以为广仁寺怎么这样,咋办。”

“她直播是她看到的,或是她想让别人看到的。你看直播是以为自己想看到的。佛在这,我在这,你也在这,他们看得到看不到,那是他们想不想看到的事儿吧。”

“也是啊,谢谢师父啊。”

“心动了,意有了,念在不在,腿在不在的事情。”

师父就是师父,修行人就是修行人,可以聊天,无法交流。


有家面馆叫玛利亚,从广济街吃到庙后街,据说被别人抢注了名字,改了名字叫“巷子深面”。

进了城,实在想不到要吃什么的时候,我一般会去这家吃面。和老板熟络,会问你是否还是老样子,让人感觉亲切的不行。

这次去,因为网红了,人多,还好味道没坏掉。打汽水的时候,和老板聊了几句,貌似还坚守着习惯,还是夏天总要休息几十天,面还是卖完了就算完。

店里吃面的,几个客人一看就是吃播,男女老少的,有本地口音,有外地口音。我问老板这样的人多么,他说很多,过去靠口碑,来得都是熟客,现在不一样,叫好和不以为然的一样多。就是一碗面,我也不会改变什么,想想也就习惯了。我说,我现在都不敢来吃了,人多怕吃不上。他说,那也没办法,不过好像,吃播这事儿,看的未必来吃,来吃的未必会看,反正我也搞不明白。

我一直不太明白,吃播的热度。吃这东西,一直觉得是需要经历和品尝的,也有口味的问题,但据说很火很火。后边想想也正常,看别人说风景吧,有可能压根去不了,还搞得自己心情糟糟,只会无比痛恨自己现实的生活;看别人的衣服或是化妆吧,照了照镜子,谁的身材谁知道,谁的五官谁负责。美丽是人家的,让我自卑的事情我是干的。

吃播很好,我再怎么不会,我一定会吃,我在吃上从来没认过输。不管我有没有钱,我看吃播就是高兴。再说,我在减肥、我在还月供、我在健康饮食,我不吃让他们吃给我看。有时候,脑补的过程,或许比我实际吃还爽。意念吃,还可以分泌哈喇子,还能促消化,多健康的生活。


这是一个属于窥视者的时代,第一次人类可以堂而皇之的观察别人的生活,不管这个生活是刻意设计的还是真的生活。有了上帝视角,是每个人曾经的梦想,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实现了。小时候期望的特异功能,无非是隐身、穿墙、飞、透视眼,无非是逃离、偷窥、战胜困难、了解别人的念头。现如今,都达到了,你却更不堪了。

因为,你看了直播或做了直播,你偷窥了别人的活法儿也展示了自己的活法儿,这个世界依旧懒得搭理你。

左岸读:看直播该是最省力省心的误乐方式了吧,人家在直播,你隔着屏幕看对方表演,像是自己亲历。根据调查,人们看直播最关注主播是否有趣,《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97亿,用户使用率为47.9%,64.3%受访者说看直播是为了休闲放松。直播受到年轻人的欢迎,与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少年习惯于形象、直接、快速的浏览阅读模式有关。网络直播的内容模式符合这一代年轻人的认知特点。此外,网络直播门槛较低,人人都可以看懂,甚至人人都可以直播,所以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1 Comments On 直播谁的世界,偷窥谁的活法儿

  1. 读过德鲁伊的半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