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一个偷窥者的工作

2019-12-01 . 阅读: 404 views

文/落微

我一直通过一个网络“邮差”接收各种由不同陌生人寄来的邮件。

这算是我的一份从事了大半辈子的工作,一个无聊的人给自己的一份打发时间的无聊工作。

我像一个无耻的偷窥者,悄悄的、肆无忌惮地,阅读每一封陌生人的来信。我想邮件的那一端,写下这些或随手造就,或精心炮制,或认真倾诉的文字的人,大概不曾想到他们的运气可能不是特别好,接收他们信的那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的冷漠,除了默默读着他们的经历与思想,并没有任何想要回一封更加煽情的、鼓励的、倾诉的邮件的想法。

我承认我是一个不负责的收信人。我贪婪地获知寄信人们的各种秘密的或不秘密的想法,却不给他们期待或不期待的回应。但我并没有产生愧疚的情绪,这毕竟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接收、阅读来信,而不是接收、阅读、回复来信。

有那么一次,我差点就想回复一个人一封长长长长的文字。

对方在他的信件开头,就分享了一首歌曲,恰巧,我非常喜欢,卢冠廷版本的《一生所爱》。

事实上在点开这首歌的时候,我就想要告诉他“天哪我们有着一样喜欢的歌哦!”了,如同我年少时期很喜欢《大话西游》一样,喜欢这首歌。要知道,茫茫人海中,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没有认识足够多的相同爱好的人,没准昨日跟我在路上擦肩而过的那个长发姑娘,就跟我一样都喜欢《东邪西毒》或者是《青蛇》呢,谁知道呢。

然而这就是第二个我想要回应这名陌生写信人的理由了。

这位朋友在他的长信中,分享了他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即两位大美女张曼玉和王祖贤主演的《青蛇》,他非常直白的写:我最喜欢许仙与白娘子同坐一艘小船的时候,书生有些傻气,像极了雨夜中对敲门而入的狐仙毫不作疑的赶考读书人。而白娘子,道行高深的白蛇,也由此因为人、因为色,而对傻书生一见钟情。

他又写:人们一开始总是相信那匆匆一瞥间产生的心跳加速、荷尔蒙疯狂外涌的激动情愫就是爱情,于是许仙与白娘子便是爱情了。但我总也无法完全相信这个过程就是他妈的爱情,今天如此爱上一个俊俏书生,岂不明天就能爱上一个杀猪屠夫?后天呢,后天就有可能爱上踏青时偶遇的田间角落的牧羊青年。

我看到这儿的时候,内心十分认同写信者的说法,我很想立马回复:是的,也许那时候另一条道行没有那么深的青蛇便是如此疑惑的,毕竟局外人永远无法对当下正在发生的情感涌动做到感同身受,因此小青也无法理解书生与姐姐之间的暗潮汹涌,你亦无法理解为何这就是爱情的诞生过程。同时也实在不敢相信它原来是如此的草率就能生出的,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神圣了。初初修炼为人,便要享受一番为人的乐趣,但这种爱情的乐趣,似乎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你且看原著中小青当时的想法:我见她得享温柔,便意欲效仿,正款摆一番,谁知这二人早已双双跨进船舱,再也管不了我。行差踏错,几乎一跤跌下水里,虽则我自小便在水中长大,难道在这关头现出尾巴来划戏么?急忙用脚趾抓牢立定。真气个半死。

瞧瞧,不懂爱的人,便是想要模仿爱情一番,也要被气个半死呢。更别提你这个也不懂爱的观影人了。

至此,我又不是很想给这人描述一通我的观点了,道理很多时候是讲不通的,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就像小青也想不通为什么姐姐那么聪明却又那么傻的追求爱情追求那样一个充满“人性”的凡人,我也无法描述这一见钟情的爱情是不是真正的爱情。至少从电影中看,它是的。但你不信,那便是一桩说不清的公案了。

但我仍然耐着性子接着看了下去,我还是理性的,这是我的工作,是工作就要认认真真的继续下去。

于是我把这位写信者对素贞的惋惜,对书生的憎恶,对和尚的批判等等都阅读了一遍。其实到这里为止,我又像以往的那些想要回信的冲动迅速萌生又飞快消失的过程一样,我已经不太想回信告诉这位朋友,我也曾对那首歌、这部作品,有过哪些想法了。

这个时候我便十分庆幸我的冲动往往来得快又去得快,不然每遇到一个有那么一丁点儿与自己志同道合的点,都要去以长长的回信回应一番,我岂不累也累死了。要是运气不好,遇到个纠缠不清非要给你回它几十个来回争辩个明明白白的,那便更严重了,不仅累也累死了,还气也气死了。

我还是最乐意缩在窗台前窥伺这些陌生人的各种思想,太有趣了,不是吗。

我便是如此井然有序地,旁观着写信者们的生活,直到这辈子的尽头。

左岸记:这个“邮差”要有上帝的视角,不偏不倚。能克制住不回信这需要强大的意志力,不管别人是不是把这儿当树洞,他说完就已经完了,很多的观念也会随着时间推移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就像问佛,佛并不会给人答案,答案却在自己的心中。所以,天地不仁,要以万物为刍狗。当然,很多人期望有《解忧杂货店》的浪矢雄治的温情和耐心,但找到答案,最后还是得靠写信的人自己,不是吗?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