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人的脸色

2019-11-25 . 阅读: 578 views

文/邹近夫

只为别人的脸色活下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没有自己的脸色。脸色是什么?汉语字典里将其解释成人的脸色,通俗,易懂。然而在现实社会交际中,人的脸色却隐含了好几层意思,你可以说它是神态、性格、内心等,你也可以说它是刀刃,心计,诡术,反正它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表情。

京剧唱段里有一段说唱脸部:关公红脸膛,张飞黑脸膛,窦尔敦脸色发蓝,典韦黄脸,曹操白脸。这表明人的脸色还有颜色之分。初出茅庐的人可能理解不了黑脸、白脸的含义,以为那是单纯的肤色,可实际上它代表着更深层的处世学问和生存智慧。国人向来讲究喜怒不形于色,好恶不言于表,悲欢不溢于面。意指一个人看起来沉着而素有涵养。“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便是教人修身养性,冷眼旁观那世间万物,对人生得失、沉浮漠不关心。可惜这样的境界,不是看破红尘就可以达得到的,圣人也有喜怒哀乐,何况凡夫俗子。人类演化至今,偏偏有人练就了这一身处变不惊的本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们不是神仙,也不是出家人,相反,他们一直生活在车水马龙的世界里,与各路人马打交道。

我曾经和一个企业老板沟通配合问题,可当他皮笑肉不笑地应允,偶尔强调一下他是一个商人之外,并没有透露出他随时改口的表情。结果我一时疏忽,没能辨别真假。可想而知,一个空头支票所带来的损失,差点儿让我丢盔弃甲。其实当“商人”二字脱口而出之际,我理应联想到唯利是图的本性,然而我的第一反应被那迎合的脸色给蒙蔽了。看得出来,由于无法读懂别人的脸色,生活中往往会遭遇许多挫折。

幸好社会科技发明了测谎仪,是一种专门针对被测试者说谎的多项描记器,通过人的呼吸、血压、脉搏等反应来侦破线索。这个时候,妄图通过欺骗、隐瞒、面无表情等手段以假乱真的人,一下就露出了马脚。水落石出,那是自然的事。但是现实中,人人手提测谎仪去生活、去工作,是根本无法实现的。互相信任是社会和谐的根基。既然不能这般提防,那就应该倡导真性情,人性得到自然回归。可是人永远不会放弃虚饰的,犹如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说得那样,“人是很难如实地谈论自己,总是本能地美化自己。”如此可见,在人性这个问题上,几乎很少有人坦诚布公地面见公众。对于这一点,我有过深刻的体会。

有一次参加产品发布会,空中庭院的户型设计荣获巨大的成功,一举博得许多人士青睐。公司某领导接受采访时,毫不避讳地指出,当时他为了推广方案,冲破了多少阻碍。实际上,当我第一次提出刚性需求演变之舒适后,他一直扮演着阻碍的角色,因为保守使人瞻前顾后,我忘不了几次顶撞惹得他怒发冲冠的脸色,而他接纳成果却发生在最后一刻。自古以来斗智斗勇讲的都是与鬼有关,不是与人较量,人哪里会两面三刀呢?人性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你知道别人在撒谎,却迫于脸色不能当众揭穿。因为你想要豁达,而别人决意隐瞒事实。每个人都情愿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声情并茂地编织谎言,左右是真假,没人可以知道扑朔迷离的真相,当我读懂那张严肃又颇带惊慌的脸色。

成年人的世界里,笑里藏刀似乎不是一种罪恶,八面玲珑也不是。

相传人类祖先学会说话前的数千年历史中,便是用脸色互相交流的。这种喜怒哀乐的方式最直接,直至后来,脸色容易暴露内心世界而被智者弃之不用。因为自卫是自然界生物的本能,而缺乏足够的安全感使得脸色的用途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显而易见,脸色是用来对付别人的东西,唯独不是对付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脸色就毫无用武之地,如果一个人板着脸,对准自己,那么说他是个十足蠢蛋,一点也不为过。脸色的用场不计其数,通晓人情世故的人,一般能依照脸色行事,不会唐突莽撞。许多人为其而活,于是面无表情成了一种常态,特别是当头对面时,常常做好了随时改口、迎合、掩饰的准备。倘若不能当面,那么聊天表情和本人面目依然有着天壤之别。

左岸记:怎么才能不看人脸色做事?或许你多学一样本事,多长一点本领,就可以少说一句求人的话。这倒不是说一个人要把所有的本领都学会,才能完全不求人,而是说你要有真正拿得出手的能力,这样在同等价值中你就有别人可以尊重的地方,你也是很重要的,被需要的,这样就不是看别人脸色做事,而是相互成全,一起进步。在生活里,不活在别人眼光里,不做老好人,不自卑,能忍让但不委屈自己,亲和但不迎合,做个有能力,有原则,有自己气色的人。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