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士为知己者死

2019-09-13 . 阅读: 467 views

文/大伟

公子光打算杀死吴王僚自立为王,伍子胥将自己的好友,勇士专诸介绍给公子光。

专诸见到公子光后,

“欲成其事,必先有利器。”

公子光拿出自己珍藏许久的鱼肠剑,递给专诸。

专诸看这把剑长约七寸,宽寸余,虽短小,却闪闪发光寒气逼人,不由脱口称赞,

“果然是把好剑!”又问,

“吴王有何爱好?”

公子光想了下回答说,

“吴王僚极喜好美食。”

专诸继续问,

“美食中最喜好什么?”

公子光回答说,

“美食中最好吃鱼”。

专诸说,

“我现在要去太湖学烹鱼去了,今后请公子多照顾我的母亲和家人!”

公子光点头答应,

“壮士请放心,我公子光的身体,也就是您的身体,您身后的事都由我负责了”。

几年后,专诸学成归来。伍子胥认为是时候了。

于是公子光去找专诸,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专诸,见专诸似乎有些犹豫,询问之下,专诸这才开口,

“这几年来,我老母亲和家人深受公子照顾,专诸自感激不尽,这件事情我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人常说,身体受之于父母,不能自己决定,需要问过母亲后才能决定。”

专诸回家后,将事情告诉了母亲。

母亲含着眼泪对他讲,

“儿啊,自从你结识公子第一天开始,为娘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几年来,我们家深受公子照顾之恩,无以回报,无功受禄,寝食难安。所谓士当为知己者死,况且大丈夫一生当成就一番事业,又能留得身后名声,有何不可?”

见专诸迟疑不定,知道是专诸心中放心不下自己,便趁专诸短暂离开之际,悬梁自缢了。

专诸见到母亲已死,知道母亲是不想让自己有太多顾忌,心中感动却又万分惭愧,大哭一场后埋葬了母亲。

深夜时,专诸对自己的妻子讲,

“我决定去做一件大事,事成后,虽舍我一人,但可换回你母子后半生的荣华富贵”,随后不由劝说告别了妻儿。

见到公子光后,专诸跟公子光讲,

“我之前一直未答应你,主要是老母亲尚在,心里放心不下。如今母亲已死,我心再无其它牵挂,唯有妻儿。希望事成之后,公子替我照顾好妻儿,九泉之下,我专诸定当感恩不尽。”

公子光大为感动,于是俯身行大礼,叩谢,

“君为我而死,我定不负君之托付。若我公子光幸运成就事业,必拜壮士之子为卿。”

是日,公子光在府中备办宴席宴请吴王僚。吴王僚为了安全,不但带了许多卫士,身上还特意穿了甲胄以防万一。

酒过三巡时,公子光假装不小心扭伤脚,借故暂时离席。

这时,专诸亲自端上烤鱼,称自己烹饪的为人间最美味烤鱼。吴王僚满心欢喜期待美味,但有些将信将疑,

“若寡人尝过之后觉得不好,当如何?”

“若大王尝过之后,觉得不好,可以欺君之罪杀掉小人”,专诸面不改色回应道。

吴王僚大喜,正准备享受美食,专诸一旁制止了他。

“大王,此绝味美食,有一套专门的吃法,按此方法顺序,才更能体会到其绝佳美味。”

吴王僚一听兴起,忙问,

“当如何吃法?”

“从鱼肠处开始吃起,如此这般。。。”,专诸边说,边迅速从鱼肠处抽出那把鱼肠短剑。

说时迟那时快,吴王僚还未反应过来,就见一寒光刺过来。吴王慌乱想转身逃离,却见那短剑已刺入后颈。

吴王僚“啊”大声惨叫,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上。

屋外卫士听见屋中有响声,随后又听见传来的打斗声,慌忙闯进来,见到吴王僚已倒在地上,身边专诸正一手拿着短剑,众人便一哄而上,刺死了专诸。

府外这时候突然杀声四起,原是那公子光事先在四周埋伏好的武士,已将整个府包围起来,这些人冲进府中后,见人就砍,不一会就将吴王僚带来的那帮卫士杀了精光。

杀死吴王僚后,公子光自立为王,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吴王阖闾。

吴王阖闾不忘专诸之功,封专诸之子为卿。那把鱼肠剑也彻底封存,永不再用。

数月后的某一日,伍子胥见吴王惆怅似有所思,便问道,

“大王可有心事?”

吴王叹了口气,

“我自登基称王,别无他烦恼。只是那公子庆忌,知我杀其父,必将一心寻思报仇,如此怎能不令寡人寝食难安啊”。

伍子胥回答,

“庆忌此人生来勇猛,素有第一勇士的美称,先前在吴国也是颇得人心。今逃往魏国,据探子密报,其现在卫国艾城招兵买马,联络诸侯,假以时日,必成我吴国大患”。

“爱卿所言极是,寡人正是为此忧虑”,吴王说完,眼神更加暗淡下来。

伍子胥回答说,

“大王不必忧虑,臣有有一好友,名要离,擅长剑术,人又智慧,愿引荐给单大王,完成刺杀庆忌之患”。

吴王听此,立马来了精神,

“赶快宣召要离”!

吴国大殿上,要离拜见吴王。

阖庐见那要离,身高仅五尺有余,面色黝黑,活脱脱一侏儒样,即使不能同专诸九尺身高相比,但两者差距也太巨大,吴王心中不由大失所望。

那要离见状,已心中明白了几分。未等吴王开口,便先自出声,

“大王,所谓人不可貌相,况智勇不在于其表。若大王相信,小人有一计,定能帮大王完成心愿。”

于是要离上前,将自己的全盘想法一一告知对方,吴王听后大为赞赏,只是面带愧色,

“只是要难为壮士了!”随后下令,

“要离剑术非凡,即日起入宫陪寡人练剑”!

一天,要离在宫中陪吴王练剑。

突然一不小心,剑身越过吴王手腕,幸好吴王躲闪及时,否则差点刺中吴王。

吴王阖庐见此,不由大怒,

“大胆蠢材,胆敢刺杀寡人!”说话间,便挥剑劈了过去,要离因刚才差点误伤吴王,正惶恐间,躲闪不及,被一剑砍掉左臂,痛的在地上打滚。

吴王还不解恨,又命人将要离关入监狱。

却不料这要离,在狱中不久便上下熟悉。某一日趁狱卒不注意时,竟从狱中逃跑了。

吴王闻讯后,更加怒不可遏,

“这要离简直大胆包天,我关他监狱只是想给他点惩罚,不成想他却不识抬举,竟然越狱逃走!”不由分说,

“来人!”

“将要离家人一并绑来,诛灭他全家,以示惩罚,看今后谁还再敢违背寡人之令!”

要离从吴国逃出后,便向卫国奔去。一路上见人便哭诉,骂吴王阖庐刻薄寡恩,如同那商纣王,似人命如草菅。

不久,来到艾城。公子庆忌久闻剑术超群,但一直担忧要离是吴王派来的刺客,迟迟不敢下决心。但见要离如今被吴王砍伤致残,妻儿被杀家破人亡,不由相信不已,召见要离,要其帮自己训练兵士。

数月后,庆忌自觉时机已到,便率兵马军船顺流而下,准备攻打吴国,夺回吴王之位。

黄昏时候,月亮已爬上天空。庆忌站在舰前,眼望着即将到达吴国,为父报仇就在近日,不由心中澎拜,感概不已。

却不防身后正有一人,借着月光,慢慢靠近。

突然此人挥剑猛然向前一击,庆忌不防,被刺中后背,转身一把将来人抓住。此人一挣脱,手划了下来,只抓住脚踝,庆忌本就勇猛,这时一提溜,

“走!”

来人便被倒挂起来,浸入那江水中。又见那庆忌喊,

“起!”

来人又被从江中拖起,如此反复几次,来人如落汤鸡,加上江水寒冷,被水浸湿后浑身发抖,狼狈不堪。

这时众人听见响声,急火火奔到船首,将来人拖在船上,撕开其黑纱,众人不由大惊。

原来此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公子庆忌数月来无比信赖并训练兵士的要离!

众人愤怒不已,齐齐要杀掉要离。

却见那公子庆忌,已瘫坐下来,这时看到是要离,便急忙制止了众人,

“不可!我庆忌素有勇士之称,敢杀我庆忌的,也都是英雄!”随后问,

“可是那姬光派你来刺杀我?”

要离点头。

庆忌继续问,

“这么说,先前那姬光砍伤你臂,杀你妻儿,诛你全家,可都是你们苦肉之计?”

要离回称,

“不错!这一切都是我要离甘愿所做。”

庆忌闻听后,心中不由一阵悲愤,

“我庆忌,素有第一勇士之称,想我父王被那姬光派人杀死,如今我亦如此下场,本欲回国为父报仇雪恨,如今却性命不保,天意如此,绝我父子,我又奈何!”说话间,一口鲜血喷出来。

众人见状围上来,纷纷叫道,

“公子!公子!”

人群中有人悲愤不已,拔出剑来,要杀掉要离。庆忌又制止道,

“务必保全他性命!我今日将死无疑,一日之内,怎可有两位英雄死去?”

说完,便倒头死了。

这要离见状,不由仰天长叹,

“我要离忍辱负重,杀公子庆忌,是为吴国社稷安宁,百姓安居,今庆忌已死,我若回去,必受吴王封赏,他人一定会以为我是贪图富贵享受,我若不回,后人一定又以为我贪图名声。况公子待我向来不薄,今又仁义不杀我,我岂能一人苟活于世上?”

说完,便拔剑自刎了。

左岸记:

位列中国古代五大刺客之一的专诸,被司马迁收入,《刺客列传》之中。专诸因为其 “鱼肠剑”的壮举而名垂青史,专诸是屠户出身,长得目深口大,虎背熊腰,英武有力,对母亲非常孝顺,是当地有名的孝子、义士。

春秋末期,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现象,那便是专门刺客的涌现。这是一批生活在民间、不图富贵、崇尚节义,身怀勇力或武艺的武士。他们与某些权贵倾心相交,为报知遇之恩而出生人死,虽殒身而不恤。晋国的豫让、吴国的专诸、要离,都是春秋末期最为著名的刺客。

专门刺客的出现,正如章太炎所分析的:“天下乱也,义士则狙击人主,其他藉交报仇,为国民发愤,有为鸥枭于百姓者,则利剑刺之,可以得志。”司马迁对刺客有着很高的评价,在列传中曾说到:“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曹沫盟柯,返鲁侵地。专诸进炙,定吴篡位。彰弟哭市,报主涂厕。刎颈申冤,操袖行事。暴秦夺魄,懦夫增气。”。这是匹夫之怒,也是当时“侠”的品格!

你又会怎么去评价一个刺客呢?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