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一个外籍学生的启示

2009-04-09 . 阅读: 2,653 views

Jeamy五年级时来到我的班读了一年书,如今,她回加拿大已经快三年了,可我还是常常想起她。在她的身上,的确有许多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就 从分数谈起吧,毫无疑问,这是绝大多数中国的家长、老师对一个学生最为关注的东西了。jeamy一直在加拿大生活、学习,要说中文基础,仅限于与她的父母 在生活中用中文交流时形成的一点听说能力——也可以这样说:相当于学龄前儿童的水平。可jeamy来到这里后语文成绩进步之飞速让人瞠目结舌:第一次检测 49分,第二次检测76分,第三次检测92分,以后的几次考试,竟然每次都稳居在95分以上。也就是说,她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不少在这里学习近五年的 孩子远远地甩到了身后!

很久以后,我都觉得这事情让人匪夷所思:要说老师的特别关照,除了回答她的请教之外,我并没有给她大量的系统 的语文知识与技能的辅导;要说智力因素,我也看不出她比我们中国的孩子有多少过人之处……思考了许多次,我慢慢地感悟到,用我们的常规思维,是不能解释 jeamy身上发生的奇迹的,跳出分数之外,也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Jeamy是一个规则意识很强的孩子。我曾经读过她父亲的一篇文 章:这位总裁有一次带女儿去听音乐会只打了一张票就“混”进去了,jeamy发现后严词表态,这是违反规则的事情,如果不补票她会立刻离开的。总裁顿感羞 愧,马上向女儿道歉并补了票。jeamy刚到这里上学时,我就强烈地感受到她身上的规则意识与自我约束能力:妈妈的住处就在对河,只要跨过小桥就到家了。 可是按学校的规定,从周一到周五学生是不可以回家的。jeamy有时候想妈妈都想哭了,但就是没有违规跨过小桥半步。

规则意识对于学习很重要吗?当然!据说,西方国家的课堂里学生是非常宽松自由的,我所在学校的外教们上课的风格似乎也印证了这点。可是,我们的中国学生里有 不少人明显地缺少一种文化适应性,在外教课上,不少孩子随便吵嚷、下位置乱跑、打闹,经常搞得教室里乱成一团,让外教束手无策,只好来请班主任“镇压”。 但jeamy不 同,在我的语文课上,她总是坐得端端正正,从不随便插嘴、做小动作,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老师的教授和自己的学习活动之中(而在外教课上,她就会活泼很多)。 课后,我布置的任务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她都能不折不扣地完成。这种文化的适应性来自于她内心清晰严明的规则意识,她知道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地方与合适的 人做合适的事。

我 们对孩子的所谓的规则教育,大多是枯燥地说教和简单甚至粗暴地处理,造成了孩子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对规则的深刻的理解、愉悦的接受,当然就没有主动的践行, 所以他们中的不少人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学习归根到底是一种主体性活动,没有自我要求、自我控制、自我约束、自我管理,有效性的学习无从谈起。可以说,强 烈的规则意识,是jeamy前进的方向盘。

Jeamy是一个他人意识很强的孩子。一学年学习结束后,她在学校等父亲来带她回加拿大的 几天里,我应她母亲的请求为她继续教授中文。那天中午,我迟到了10分钟,jeamy已经在教室等我了。我抱歉地说:“对不起,老师迟到了。”她看了看手 表,想了一下说:“老师,可能是我的表快了。”这个回答让我大感意外,一直感动至今,我想不出还有比此更好的回答:对别人的体贴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不 但不让别人感到被责备,甚至不让别人感到被谅解。

这 似乎又是与学习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可是如果我们有这种感觉,正暴露出我们的教育教学中的一个缺陷。师生矛盾、亲子矛盾正在成为我们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 中频繁出现的问题,不能形成和谐的师生关系与亲子关系,被教育者的学习、成长又从何谈起呢?我们的权威声音、主流意见对这类问题的观点是责任在教育者,教 育者应该改变自己的教育观、学生观以及教育行为,强调教育者应当尊重学生、理解学生、包容学生。这没有错,但教育者的改变不是解决问题的全部,只能是解决 问题的起点与手段。作为矛盾的另一方学生,如果我们不去要求、培养和提高他们的他人意识,我们的努力则是没有过程和结果的开始,没有目的和效果的行动,其 后果显而易见:就是我们的学生本来就有的自我中心不断膨胀,对老师、对家长的漠视、排斥、逆反有增无减。其影响表现在学习上,就是出现了师生矛盾、亲子矛 盾的孩子,他的学习极有可能出现停滞不前甚至严重倒退。

这种现象在我的学生中就较为普遍,上到六年级时,埋怨家长使他们产生过重的升 学、学习压力的人能占半数以上;升入初中后,又屡有学生到我这里来抱怨新老师带给他们的种种不适应,有人因此成绩直线下降,甚至有人离开了学校。跟他们相 比,jeamy应 该更有理由指责父母与老师,但她不光没有,而且非常理解,甚至喜欢、感激。我曾经问她,爸爸妈妈让你到中国来学习一年,增加了许多压力,有没有责怪他们? 她说爸爸妈妈想让她将来做中西文化交流的事情,她很感谢爸爸妈妈的安排。我曾经问她,中国的老师与西方的老师比上课有很多的不同,有没有不适应?她说有不 同才好,不同很有趣,她很喜欢。想想看,带着对父母与老师的理解、感激与喜爱,她的学习还有什么阻力、干扰呢?可以说,强烈的他人意识,是jeamy前进 道路上的清障器。

Jeamy是一个学习动机很纯正的孩子。她的父亲把她托付给我的时候说:“老师,jeamy的中文水平现在肯定是班 上的倒数第一。一年以后,她能够达到倒数第二,就说明进步啦!”看似玩笑话,但的确就能把我和jeamy都从分数的重压里解脱出来,从而把注意力放在具体 的学习内容上,放在对过去的不断超越上。jeamy在这里的一年,对中文学习的一切似乎都充满了好奇:她爱练习写字,爱积累语言,爱用中文写作,一课学完 了就迫切地等待着下一课的学习;她最高兴的事情便是写出了一个好字,做出了一篇好作文,读懂了一篇文章,背会了一首诗歌、一组成语、一句歇后语等。

我们都知道,学习的最大最持久的动力乃是对于学习内容本身的强烈兴趣,最强最有效的激励乃是学习过程中的自我肯定。可是,我们的教学对此重视得远远不够,我 们刺激学生的最常规的武器甚至唯一的利器便是以分数为中心的考试、排名、奖励与处罚、表扬与批评。这种外在的动机激发是具有一定的效果,但它远比不上内在 动机的强烈和持久性,而且极容易带来负面作用:压力的过大,虚荣心的产生,自尊心的挫伤,对学习的恐惧与厌倦,对家长和老师的怨恨和抗拒……看来,纯正的 学习动机的确是jeamy在学习的快车道上得以飞速行驶的性能优良的发动机。

有道是工夫在诗外,jeamy的奇迹,让我跳出了常规思维的窠臼来反思我们的教育教学。学习成绩竟然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东西,许多人刻意追求却求之不得,jeamy和她的父亲超然待之却收获颇丰。这不值得我们认真反思么?

有一句话说:猎手扣动扳机的刹那,猎物就是他的全部世界。冷看对分数的畸形追逐,颇像这一幕悲壮的场景——分数似乎遮住了孩子们的全部世界。退一步讲,分数是必要的,但是,分数真的是孩子唯一的猎物吗?我们的孩子能够时刻处于扣动扳机的刹那吗?最后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优秀的猎人,能有猎物吗?

原文:一个外籍学生的启示——手指阳光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1 Comments On 一个外籍学生的启示

  1. 猎手最善常的就是:
    把猎物的优势,转变成其致命的弱点~

    • @sly61 @sly61, 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好好地训练一下自己的枪法!?

      • @左岸 @左岸,
        呵呵我是生存猎~
        左兄是射击猎~
        觉得最高明的应该是兽王猎~可以假手于兽,以兽治兽~

        • @sly61 @sly61, 你应该是射击类,俺是防御类!
          兽王类的家伙常常让我们有种狐假虎威的痛恨!

  2. Jeamy可以做到的事情,方枪枪未必做的到。

  3. 但是考虑到中国的环境,可以让孩子这样嘛?

    • @日月山人 @日月山人,
      可能会被无情的淘汰~
      可怜的孩子在自杀前还会问自己,我做的真的是对的么?
      为什么做了正确的事,结局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 @日月山人 @日月山人, 是啊,很多东西一放到中国的大环境下,就要重新考虑,但有一点就是,可以让孩子不再像过去一样的盲目!

  4. 欧美人有正确的思维习惯

  5. 此文来自本人的博客原创,请注明出处,或者删除。谢谢!
    http://eblog.cersp.com/userlog2/63232/archives/2009/1166232.shtml

    • @沙庆仁 @沙庆仁,
      文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删除~
      没有注明出处,是我的错(俺老犯这个错误)~
      维护自己的成果是应该的~
      能写这么好的文章,想您一定是一位很有思想的人,不如加入左岸,怎么样?与大家一起分享您的智慧~(冒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