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战友啊!战友!永远的战友!

2019-05-18 . 阅读: 272 views

——写在83433部队72分队战友上海聚会之际

文/廖超国

战友啊!战友,这是一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她来自于生与死的考验;战友啊!战友,这是一个多么崇高称呼,她源自于血与火的战场;战友啊!战友,这是一个多么亲切的称呼,她出自于手与足的情谊。

是啊,人生中,就有这样一种情结,像珍藏醇酒,历久弥新,像出锅新茶,香韵久远,时常让我们充满着渴望;生活里,就有这样一种感情,如兄弟手足,情深意长,如情人爱侣,亲密无间,常常让我们萦绕在心头;岁月中,就有这样一种回忆,似新婚燕尔的甜蜜,似赚得钱财的喜悦,似仕途顺畅的豪情,不时在我们脑海里涌现,清晰如昨,镌刻如初,永生难忘。

这就是战友情,这就是军旅梦。虽然已久远,但却定格于我们的生命之中,构成我们人生的底色。虽然已过去,但却影响着我们的人生,成为我们一生显著的标签。

军营里,激情燃烧的岁月啊!青春无悔的从戎志,伴我们一生走得远;部队中,军装裹着的青春梦啊!共同成长的战友情,随我们一世情谊老。

战友情,真是一种别样的感情,军营的青春激情炼就的感情可以超越时空;战友义,真是一份特殊的牵挂,沙场携手的血肉之义固若金汤;战友亲,真是一种真挚的温暧,同流一眶泪的情义永不会褪色。

作为一个男人,回想这一生,我最为幸运的就是:我曾当过兵,曾是一名军人,一辈子都有一帮战友。我以此自豪,为此骄傲!我一直以为,如果一个男人不曾当兵,会留下一生的遗憾。如果一个男人少了战友,则会精神上不富有。

那段曾经告别了的峥嵘岁月,浓缩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那曲终结了的铿锵旋律,凝结了青春最动听的音符;那身曾脱下的绿军装,蕴藏了生命最精彩的绽放……

今天 ,我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再一次汇聚在一起,举行83433部队72分队第二次战友聚会。重温友情话当年,举杯共祝万年长。

五月的阳光格外明媚,五月的花朵分外妖艳。五月的人们格外精神,五月的心情更加舒畅,因为在这美好的季节我们有一场美好的相聚,这是激动人心的战友相聚,这是一次久别后的又一次重逢。

大家都来了,当年的黑发小伙现大都成了白发爷爷,模样虽有些变化,但个个精神抖数,风采依然。大家都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老连长陈大月带着大嫂从安徽老家来,老指导员彭庚谓从浙江故乡来,副指导员韩治云老俩口来了,又高又帅的杭州的卓宪来了,敢向社会上的“游子哥”开枪的伍永希来了,在熄灯号响了还用刷牙的搪瓷缸偷着喝酒的刘冬来了,还有那个字写的漂亮,拉一手好二胡的文书沈宝宏也来了。大家欢聚一团,好不热闹。当然我们不应忘记筹备组的战友,我们的首长顾令功、俞茂华、沈宪玉,还有二连微信战友群群主吴结来、以及以陆继刚代表的上海籍的战友为这次聚会不辞劳苦,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特别值得称道的是曹的桂战友为这次上海战友聚会捐了一万元。正因为有他们的付出,我们这次聚会才得以这么圆满。我们要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虽然皱纹爬上了脸颊,即便头上只剩下稀疏的白发,但一声“老战友,你好啊!”顿时,就把我们拉回四十载的年华。

叫一声老战友,脑海里闪过一串串难忘的镜头。战友啊,你可还曾记得?我们二连自己动手盖起的营房,整齐的两排住着我们全连140多人。门前的球场,屋后的大山,右边的饭堂,左边的炮场。清晨早操的哨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跑完早操回来冼漱,那汤山温泉的水啊,冬不冷夏不烫,冼把脸擦擦汗,格外轻松,浑身是劲。训练时,高耸的炮管指向蓝天,矫健的身影忙碌镇定。

问一句老战友,回忆的思绪就在眼前。战友啊,你可曾还记得?我们一起在苏北射阳黄海滩上修靶场的经历。那荒滩上修得横竖笔直像井田一样的40多公里的柏油路,全靠我们手提肩杠。从大运河运来的石灰、石子、沥青,我们一筐筐从驳船上抬下来。汗水醮裹着石灰,烫伤我们扎紧的脖子和手腕,但我们不畏艰难,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直到把石灰卸完为止。顶着六月的骄阳,我们铺柏油路,铺路机炉子里高温融化的滚烫的沥青和头顶上狠毒的太阳,似乎要把一切的烤焦。但并没有动摇我们的意志,我们硬生生地在荒草丛生的海滩上,修出了一条环绕靶场的一级柏油公路。那是多么考验意志的事啊!

喊一声老战友,胸膛里涌起一阵滚烫的暧流。战友啊!你可曾记得?那些苦乐与共的峥荣岁月。忘不了那些事。凛冽寒风中的凌晨四点的那班哨,赶走睡意的黑夜中怒吼的风声依然在耳边回响。长途拉练时闷罐火车车皮里所吃的饼干、苹果和榨菜的味道,依然在嘴边泛起。训练场上,我们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本领高强;集结号响,我们全副武装,整装待发;拉练途中,我们日夜兼程,跨越千里;射阳靶场,我们众炮齐发,击中拖靶。成绩优异,正因为骄人的成绩团部给我们奖励了一台大彩电,那艳丽画面还会在脑海里浮现,要知道那时候彩电可是十分的稀罕,能奖上彩电是多大的荣誉啊!

看一眼老战友,心中的思念让人热泪流。你可曾记得?那些朝夕相处的亲密战友。忘不了那些人。像兄长一样的连长陈大月,他是那种真正关心你成长进步的人,严管慈待,他批评你时,爱说“屌兵”,但你从心里服他并充满感激。指导员彭根谓,善做人的思想工作,谁心里有“疙瘩”,他找来一聊,便不再纠结了,心里一马平川了。仪器排长沈宪玉,一身文艺兵的气质,说拉谈唱样样都会,连里的文艺活动总是牵头组织,积极参加。更难忘的是侦察排长于立成,有一年春节,他的女朋友来队探亲,登台献歌,和我们一起联欢,一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唱得字正腔圆,羸得战友们不息的掌声。虽然,转业若干年后他因病离世了,但他当初的女朋友,后来的嫂夫人,代表他来参加了我们连的第一次战友聚会,真令人感动。

这一件件,一桩桩,那些珍藏在生命记忆里的人,像一张不变的照片,虽然泛黄,但在心底里依旧如新,是我们心底不会随时间改变的宝藏。这一幕幕,一回回,那些镌刻在生命记忆里的事,如一部经典的电影,虽然久远,但在我们的脑海中十分深刻,是我们一生相伴的共同回忆。

忆往昔,青春年华来参军,壮怀激烈,一腔热血,苦练炮场,坚守金陵报国志;看今朝,白发情深来相聚,风华不减,豪情依旧,闲庭信步叙友情。

难忘的聚会,难舍的重逢。短暂的聚会,长久的记忆。经此一聚,昔日的战友情更深,自此一逢,今天的祝福牢记心。让我们保持联系,经常交流,相互走动,把思念变成行动;让我们保重身体,注重健康,快乐平安,把日子过得火红;让我们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合家欢乐,把晚年的人生变得更美好!战友啊!战友,永远的战友,你的幸福,就是我的最大心愿!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战友啊!战友!永远的战友!

  1. 距离,没有让原本的友谊越来越淡,反而像酿酒一样越来越醇,让我羡慕,期待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