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由赵敏的“偏要勉强”说开去

2019-05-01 . 阅读: 1,016 views

文/落微

赵敏向范遥道:“苦大师,人家要对我动手,你帮不帮我?”
范遥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倚天屠龙记》

前一阵子,翻拍了第N遍的《倚天屠龙记》开播了,热搜话题甚嚣尘上,尤其热闹,勾起了很多人关于此书、此剧的回忆。

金庸先生的书,看的次数最多的就是这一部了,大概是因为其他的书借出去很少有人归还,以至于到后来只剩下了几本。如今再想看看,却找不到一部完整的了。

作者曾在后记里面写,他自己最喜欢的其实是小昭,那个温柔贤淑的姑娘,而小昭也是四位女子当中,唯一一个爱张无忌爱的毫无保留的。想想,小昭爱上张无忌,大概是在他们俩困于石室之中,小昭把自己的血滴在羊皮纸上,让无忌练成了乾坤大挪移的时候吧。张无忌,就是她的变数,她来光明顶的目的并不简单,但是她对张无忌的情,是那么地纯粹和深沉,她的爱,并非是“我喜欢你我就一定要拥有你”的爱,反而为了这份爱,牺牲了自己的自由,自此失去了角逐心上人的资格。

但是作家的无奈,有时候就在于此,写着写着,情节就不由自己定了,于是小昭回了明教总部,做了圣女。这份在四女当中最纯粹的情,也随着乖巧小昭而去了。但我相信,在张无忌的心里,必然有着一个属于小昭的位置的。

作者作品里的男主角,大部分我都是喜欢的,但是对于张无忌,老实说,挺无感。

他总有一种唯唯诺诺的心理,始终不明白自己喜欢哪位姑娘,在四位姑娘里徘徊踌躇。最后他明白了,他四个姑娘都想要,他不舍得失去其中任何一位。但是晚了,小昭走了,阿离也走了。不知当这两位姑娘走的时候,无忌是什么感受。我猜猜,应该是一半惋惜,一半庆幸。惋惜,不用细表。至于庆幸,在四位女子里面做选择,一直是张无忌的困苦,现在好了,走了两位,轻松了一半。

这么一想,无忌还挺渣。

我自己,是最喜爱阿离的。她不爱那个摔落在草房子里的曾阿牛,因为可怜他,因为他的眼睛像她的无忌哥哥,给了他一块烧饼,却又因为他问及脸上的疤,而抢过饼丢掉。那时,她是阿蛛,蜘蛛的蛛。

她爱谁呢?她爱那个十二岁的,咬过她一口的张无忌。彼时,她是金花婆婆身边的小魔头,他是在神医吴青牛家里治病的小少年。她要带这个少年走,却被咬了一口,从此,记挂上了这个倔强的无忌哥哥。

阿离不爱曾阿牛,也不爱张无忌,她只爱记忆中的那个小少年。

书的结局,我一直觉得挺无语的。赵敏要张无忌答应的第三件事,就是,为她画眉。而这时,周芷若出现了:无忌哥哥,你还欠我两个承诺哦!自此,书就写完了。

什么意思?敢情结局的时候,张无忌这厮仍然纠缠于二女之间了吗……算了算了,反正张无忌从来也没有纯粹的只爱过其中某一个吧。

算起来,周芷若是最先认识张无忌的。在那个小小的渔船上,那个稚嫩的渔家女,将肉汤拌在饭里,一口一口的喂那位去求医的小哥哥。造化弄人,她托张三丰的福,入了峨眉派,成了灭绝师太最喜欢的小弟子。直到在光明顶,第二次见面。

她喜欢无忌,而张无忌最后却成了明教的教主,她的师父是正派的代表,而张无忌成了魔教的领头人。正邪不两立,爱而不能得,而这事也从来不能论先来后到的,于是周芷若疯魔了,执着了,勉强了。

其实说到正邪不两立,最深刻的还是白眉鹰王的女儿殷素素和武当第五个弟子张翠山。四本书,写他们两就用了一本多书。只是后面,铁划银勾张翠山在群雄面前自刎,殷素素也在各个“正派”人士的威逼下自杀了,死前对着小无忌说:越是漂亮的姑娘,就越是要提防。嘿嘿,事实就是这样,赵敏和芷若,哪一个不是沉鱼落雁,却都伤害过他。美人如斯,却也曾包藏祸心过。

周芷若勉强了,最后没有得到她的少年郎。赵敏也勉强了,最后领了情郎归。我一度很疑惑,同样是勉强,而张无忌明明也看上去并没有更喜欢赵敏一些,为什么最后是周芷若败了。

原因且略过不谈,毕竟情爱一事,可能本就不容用理性去分析的。

而对赵敏的那一句“我偏要勉强”,我是记到了如今,并为曾经将之奉为圭臬而付出过些微的代价。

似乎年少时候总是怀着一股子韧劲的,恰似赵敏,凡事偏要勉强,并骄矜的拿出“偏要勉强”的姿态来睥睨四方。说好听点是少年人的执着与倔强,在一般事物面前总归不是什么坏事;而说得不好听点,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其实还挺蠢的,缺乏了对客观条件的审慎与对自身条件的公平认知。

自以为只要勉强了,就什么事情都能够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去。

待到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在时间的缝隙里不由得轻叹,到底是无知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尽如人意,哪有那么多的“只要你努力你就能成功”,更多的,却是遗憾。

而又有多少人,在一番勉强之后,得到了两厢情与共、窗前画峨眉的结局呢,翻来覆去的数,统共不过一对张无忌与赵敏罢了。勉强要结婚的周芷若败了,勉强要带走小哥哥的阿离败了,不勉强要得到心爱之人的小昭也败了,可见,这事儿其实还挺玄的。

索性,如阿离一般,只把记忆中的那人来寻,这眼前的,不过是摘不到的花捞不着的月,武功再好,也不是那个小小的、咬了她一口的张无忌。

左岸记:情爱之事还真的是无法只用理性来思考,但无论是勉强还是成全,是不甘还是放下,都要以“值得”为界限,什么是值得,就是能让彼此过得更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