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谷歌挑歌 – 可视化音乐搜索

2009-04-03 . 阅读: 1,982 views

谷歌(Google)近日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音乐搜索功能——挑歌。

与其他音乐搜索引擎不同的是,谷歌挑歌采用的是一种相对模糊的搜索模式。不是根据歌名或歌手名来搜索,而是调节节奏(从舒缓到强烈)、声调(从低沉到高亢)、音色(从丰富到单纯)这三个滚轮,依次在音乐库中挑选出符合条件的歌曲。虽说是相对模糊的搜索模式,但对寻找某一类型的歌曲还是很有帮助的。

其它可选的选项还有年代、歌手、流派和语言。搜索结果也会很直观的表现出来(如图所示):

当然,这样的音乐搜索并不是新生事物,网生代早先介绍过的 MusicCovery 和 Rockola.fm 这两个音乐心情电台就采用了这样的搜索模式。

不过谷歌挑歌与这两者相比,不仅支持了中文歌曲,速度也有足够保证,还是很值得一试的。

Link:http://www.google.cn/music/songscreener


附:
据说世界上只有4个人能通关,但现在可能不只了。
用方向键控制木块,目标是滚到指定的缺口内,很耐玩的游戏,开动开动你的脑筋吧。你能过到第几关?
注意:由于按上下方向键时屏幕上下移动,可以在空白处点鼠标右键,之后再按上下方向键玩就可以了。
耐玩性极强的游戏,慢慢研究吧!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谷歌挑歌 – 可视化音乐搜索

  1. 谷歌中国传说已久的“最新产品”终于问世了——正版MP3搜索引擎。回望过去几年里唱片公司和百度、雅虎、搜狗等音乐搜索之间持续不断的法律诉讼,可能当时任何人都未曾想到,真正的赢家会是谷歌。当然,一定有人会说,到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百度中文搜索的市场份额远远领先于谷歌,网民的习惯一时之间还很难改变……这些理由都成立,因为谁也无法预测未来市场的走向。但我们想说的是,仅从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的趋势上看,李开复已经站到李彦宏的前面。

    谷歌的野心,“昭然若揭”。

    天时

    没有人会怀疑,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向前发展。批评家们不能忽视的事实是,中国与知产相关的立法、司法、执法也从无到有,从抽象到具体,从宏观原则到微观领域,已经完成了框架建设向纵深发展的过程。现行法律规定的数量,和最高法院、工商总局每年公布的案件数据已经从表象上证明了这一点。再深层次的考量,知识产权制度的勃兴更与中国整体经济模式的嬗变联系紧密。中国经济的决策层,已经清醒的认识到,冀望以往那种以低价劳动力和环境破坏为基础的粗放式模式提供持续发展的动力已经不再可行。下一个引擎,只有创新。

    知识产权制度,是保护创新的基础,是“天才之火的利益之薪”。利用人类本性中的逐利本能作为引导,制度赋予创造者的垄断性利益极大的刺激了人类社会的科技发明和文艺创作,也让资本嗅到了利益的气味而加入了文化产业。正是技术和资本的结合,创造了20世纪人类文明的辉煌,以及一个又一个的企业神话,例如20世纪初的 GE和20世纪末的微软。到了互联网的今天,谷歌在全球市场的成绩说明它可能就是下一个神话,但在中国,它有一个无法跨越的对手,百度。

    百度,同样是技术与资本结合的一个中国式样本。作为搜索引擎,它目前占据了中文搜索的三分之二市场。而若分析其成功的原因,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是它率先推出的 mp3音乐搜索。音乐搜索为所有下载网上免费音乐的用户提供了一站式的服务:在这里,只需两步(搜索——点击)即可找到任何音乐,交易成本极大降低。一夜之间,百度让互联网上所有的音乐网站成为自己的服务器硬盘。趋之若鹜的用户访问直接带动了百度的“竞价排名”。在互联网的寒冬里,百度凭借音乐搜索,一骑绝尘。

    百度的“音乐搜索”,是技术的创新,却有着无法摆脱的原罪,那就是对于音乐的真正所有人——唱片公司利益的漠视。换言之,百度成功的关键是“音乐搜索”,而“音乐搜索”的基础,是互联网上泛滥成灾的盗版链接。盗版,意味着制度层面的违法和道德层面的弱势。而这一原罪,不仅仅被唱片公司用以捍卫自身的经济利益,还给暗处的谷歌,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绝地反扑的契机。机遇千载难逢。李开复和谷歌抓住了。

    地利

    谷歌的底气,来自于中国现行法律及各级法院对于音乐搜索百度模式的违法性评价。中国的版权法,在经过具体条例的颁布和大大小小法院案件的判决之后,已经逐渐清楚的指明了百度模式难以为继的法律依据。

    基于版权法授予版权人对于作品的合法垄断,唱片公司有权禁止其他人不经许可传播、发行其专有的音乐作品。然而,因为长期以来中国社会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传统——其原因既有普通公众的法律意识淡薄,也有权力机关的执法观念落后——互联网上的侵权内容浩如烟海,任何流行歌曲一经唱片公司推出,必有无数的网站、用户翻录上传面向公众提供免费下载。但是,存在的并非就是合理。“自由共享”的外衣,并不能掩盖未经许可提供他人作品构成侵犯他人版权的违法本质。换言之,经百度下载的音乐文件,直接侵犯了唱片公司的权利。

    对于侵权的指控,百度在所有案件的被告席上都会辩解:首先,它提供的仅仅是指向音乐文件的链接,却并不提供音乐文件,版权法从未禁止提供链接的行为,所以百度并非直接侵权人;其次,音乐搜索并非仅能搜到侵权作品,还存在可以免责的 “实质性非侵权用途”,版权法应当遵守“技术中立”的原则不能扼杀新兴技术的发展——义正言辞,于法有据,百度似乎找到了暴风雨下安身立命的“避风港”。

    “ 避风港”的提法来自于版权制度几近严酷的美国,中国的立法者借用这一精巧的概念为百度这样的服务提供商设计了免责的空间,但在开始时却未曾料到良好的初衷会成为法律的漏洞。经过学者和法官的提醒,版权法又引入了“红旗标准”来弥补先前的过失——当直接侵权的事实就像迎风飘扬的红旗那么清楚时,百度就再也不能像个鸵鸟一样将脑袋埋入沙里而对侵权行为视而不见。版权人的“红旗”有两面,一面是发出权利通知告诉百度哪些链接属于侵权,一面是通过百度的歌曲排行、推荐榜单来证明百度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版权法的结论是,百度如果明知、应知其音乐链接的内容构成侵权而不予以删除的话,同以违法论处。

    法律,选择了站在百度的对立面。

    人“和”

    反攻的谷歌,“他不是一个人”。我们看到,谷歌吹响反攻号角的时候,身边的战友有音著协、国际唱片联盟IFPI、四大唱片公司。音著协是所有音乐作品著作权在中国的唯一合法集体管理组织,IFPI是囊括绝大多数国际唱片公司的一个跨国维权机构,剩下的四大唱片公司,则是唱片业举足轻重的行业巨头。如果是在国外,将这些各自为政、心高气傲的版权巨头们拉到一起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谷歌纵有天大的本领,如何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将他们逐一纳入自己“音乐搜索”的帝国蓝图?

    利益,是唯一的答案。媒体披露,谷歌模式的“音乐搜索”收入来自于搜索服务的贴片广告。广告收入的一部分归入音乐文件的提供和维护商巨鲸公司,另一部分则由谷歌的众多盟友所分享,谷歌“分文不取”。所谓“无欲则刚、仁者诛心”,谷歌“毫不利己、舍己为人”的国际主义精神深深打动了饱受百度白眼的唱片公司们,何况仍可坐收广告分成,又有什么理由不合作?谷歌的“不作恶”理念,不仅在与百度的战役中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还帮助他完成了天下收心的伟业。在版权人一片受宠若惊的欢呼声中,谷歌的野心,被深深的埋藏进了李开复迷人的微笑里。

    硝烟未尽

    世上可怕的不是野心,而是野心与实力同时具备。谷歌具备这样的条件。

    我们要问的是:

    中国的百度们做好准备了吗?

    中国的搜索引擎做好准备了吗?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