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浪迹天之涯海之角

2019-04-16 . 阅读: 544 views

文/行吟者

孤身一人,怀着一颗孤独的心,行走在苍茫的小路上,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走下去,一直走到天的尽头,那是水天相接的地方,再也没有路了。就像马致远说的“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样。梦里,我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为了享受这份孤独,恰有机会在参加一个企业文化论坛之后去领略海南岛风情,走进了三亚这片海湾,用心灵去触摸天涯,触摸海角。

站在那几块光秃秃的大石头下向南望去,茫茫的大海上,有几只海鸥正无声地飞翔,我的心,就像这浩瀚无垠的大海一样,显得无限落寞和空旷。这就是三亚,中国最南边的城市、古时的崖州,一个在内陆人看来十分遥远和荒蛮的海岛,古代人要坐着马车,乘着海船,长行多少天才能到达的地方。可是,今天,坐在飞机上喝着咖啡,低头在舷窗上看着云海,无论从祖国的那个方向,几个小时就能飞到这里。是现代化的科学技术,缩短了人与天涯的距离。

有人说,“天涯”和“海角”这两组字是苏东坡被贬到海南岛时写上去的,但我查遍了古籍才证实,“天涯”两个字,乃是清代雍正年间崖州知州程哲所书,而“海角”两个字,则不知出自何人之手了。不过由此想到,古代的海南岛,是一个十分偏远荒凉的所在,因此,帝王们常常把那些他不喜欢的官员或罪臣贬到这里。有文献记载的,除了苏东坡之外,还有唐宋时期的李德裕、李纲、赵鼎、胡铨、李光五位名臣被贬到海南。这五位名臣可都是有老百姓口碑的,而且死后又都被封为“公”的,因此,在海口,还留下了一座“五公祠”,让这些先哲们的一缕忠魂留在海南。另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内地官员,也曾被贬到这里来陪伴先贤的幽魂和品尝偏远,品尝孤独。

我想,正是这些被贬的文人,才能写下“天涯”和“海角”如此苍凉的字句,而正是这几个苍凉的字,才浸透了他们苍凉悲怆的心情,才引起了旅人孤寂的共鸣。如果再认真翻检一下史书,我们还会发现,这些被贬的古人,几乎都遭遇过朝廷中十分残酷的尔夷我诈的党争和迫害。在封建专制、忠奸不分的时代,恐怕只有“天涯”,只有“海角”才能远离政治的旋涡,给那些心灵受伤的人一点精神的喘息。

说不上是出于对古代贤人的怀念还是别的什么,在天涯海角那几块大石头周围,我转了一圈又一圈。四周游人熙熙攘攘,都是陌生的面孔,只有古人留下的字与我相知:

有时候遇到不顺,真的想逃到一处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
陷入世事不能自拔时,天涯也许是你解脱的港湾;
厌倦了市井的丑陋,孤独就是一种最奢侈的享受。

当我坐在沙滩上,看那海面上飞翔的海鸥,就羡慕起可以自由飞翔的小鸟,可以到它想去的任何地方。回头再端详那些大石头,只见它们光秃秃的,没有了一点凌角,是经多了海水的潮起潮落,看多了昼夜的斗转星移,见多了人间的悲欢离合,尝多了世上的苦辣酸甜吧。

 踟躇在斜阳下,望着那些光滑的非几何形状的大石头,感觉它们好像是有人故意摆在那里的一样。突然,游人们有些骚动,张目望去,是一对新人出现了。只见那新娘子穿着红色的结婚礼服,新郎穿着西装,手挽着手地,走向“天涯”,走向“海角”。摄影师跟着他们,把新人们的笑脸留下来,保存在光蝶中,定格在相册里。新人的亲朋好友们,则向让路的游人们撒着糖果,换来的是不相识的游人拍手对新人的祝福。

人们告诉我,每年,都会有无数对新人从远方赶到三亚,在这片海滩上,在这几块大石头下举行一次别样的新婚仪式,作为人生的永久纪念。它象征着,天涯海角,海枯石烂心不变。细问一下当地人才知道,原来,这出自一则美丽的传说:

人们说,“天涯”、“海角”两块大石本是一对痴情男女所变。传说,古时内地有一男一女,自小青梅竹马,相亲相爱,长大后立下盟誓:生不能结为夫妻,死后即使变成石头也要并肩相立。谁知双方父母不许他们结成良缘,另择婚配。两人无奈,携手私奔,一直逃到海边。这时,追赶的家丁跟踪而至。面对浩瀚无垠波涛汹涌的南海,年轻恋人无处可逃,只好紧紧拥抱,双双投海。一帮家丁横冲过来分开了他们,此时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两人立刻变成一对大石头,那些家丁也变成了他们中间的小石头。后人为纪念他们,就在两块大石头上刻下了“天涯”和“海角”四个字。再后来,男女相恋就常以“天涯海角永远相随”来表明自己的心迹了。

 如今,当我回到家中,回忆起天涯之旅,那些长着宽大叶片的椰子树、棕榈树和芭蕉树,以及蓝天大海常常会淡忘下去,而那几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却始终在我心中挥之不去。它们就像一个抽象的符号,抽象得只剩下一缕幽魂。可这幽魂却是震撼人心的。

左岸记:思之深,行之远!天涯海角有人生尽头之意,在有情人的心中,就有“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祝愿。要是再加上天涯海角是古代官吏流放之地的寓意,就更说明了人之一生总是要经历种种坎坷风雨,需要有情人携手相知,同舟共济。

作者:马庸,(网名:行吟者、瑙玛、白头翁) 自号:华城居士,土家族人。工作40年,八小时之外,三五之夜,清灯一盏,埋首书城,弄墨填格,只问耕耘,然几载风、数载雨,也小有收获:撰写创作各类体裁文章4000余篇约800万字,陆续在国家、省、市级报刊发表文章1800篇(次),出版120万字《蓝色记忆》专著一部,原创诗歌200篇收入《当代诗人词家作品汇编》一书。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浪迹天之涯海之角

  1. 人在天涯 心在海角

  2. 爱读书! 书中有美丽的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