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仪式是生命的标记

2019-03-23 . 阅读: 551 views

文/德叔

01

端午快到的时候,我一定能收到张老师送来的香包和粽子。

香包是那种小小的一元硬币大小的,是张老师的母亲自己缝制的,现在说起来也八十多的老人了。粽子却是张老师爱人的杰作。

张老师的爱人是浙江的,每年都会做粽子,箬竹的叶子,包的紧致俏道,香气四溢,连第一次吃到肉粽,都拜张老师所赐。

箬竹在北方不常见,于是过去送来粽子时,一定叮嘱要把粽叶还了,父母也知道珍贵,会自己收起来,洗干净送过去。于是,每一年端午临近,既有渴望又很安心,端午成了那个小院子里,每一年特有的节日,充满仪式感。

及至后来,大家迁居四处,端午快到了,依然念想,依然收到粽子和香包。因着父亲和我同住,每次张老师都是亲自送来,后边腿脚不方便了,还是女儿女婿开车载着来。

后边张老师爱人去世了,我们惋惜的同时,也会觉得从此端午会平淡如常人。但端午来的时候,张老师还是会送粽子来,是女儿开始做同样的事情。

现在箬竹的粽叶获取简单的多了,已经有几家不再还叶子给张老师了,倒是父亲一直坚持要求我们洗干净,载着他专程送过去。老哥俩因着粽子会多喝两场酒,多聊两回天。

其实有那么几年,我觉得其他的粽子会好吃些,觉得张老师的粽子也就是个念想。真到了这几年,因着年纪、阅历,兼着有了孩子的缘故。会觉得,张老师的粽子最为可口。

按着父亲的话说,因着张老师的粽子,端午才是端午,接了粽子是个情分,还了粽叶也是情分,没这个一来一往的仪式,端午和平常的日子没有区别。

按着流行的话说,张老师的粽子,让日子多了些仪式感,然后活得更有趣,也更有存在感。

02

“温饱思淫欲”与“仓禀实而知礼节”,永远看着对立的可以。

但声色犬马的获得满足感,倒是每个人最初的追求。真到了大鱼大肉、山珍海味消费的足够多了,突然发现满足感没了,人生的获得感反而更少了。

没有满足感,没有获得感,更别说存在感了。

人一生磕磕绊绊也好,顺风顺水也好,看着时间很公平的流逝,但在记忆里留下的却少的可怜。“人生往返于痛苦和无聊之间”,得不到痛苦,得到了无聊。有钱有闲了,自然恨不得纸醉金迷,永不醒来,真满足了口腹之欲,次数多了,却少了最初的快乐。

不可否认,有了钱、有了闲,我总是希望能多享受点新奇的事物。别人有的我也想有,我有的希望一直有,我有的希望比别人的好。不仅如此,我还希望我有了,让别人知道我有。

前些日子,有个问题, “朋友圈是什么?”,一个朋友回答,“我有,我享受,我吃,我喝,我玩,我买,……,我要让你知道。”竞争是人类的天性,无所谓优劣;攀比是物质拥有的一种表现,是人本能寻找自己社会地位的方法。

但最终毫无例外的,人们发现,你的存在感和这些关系不大。你感受到幸福,和你比别人强关系不大,你觉得幸福是因为你今天比昨天好,是认为明天会比今天好。因为总有看似和你差不多,但似乎活得比你好的人。

于是乎,生活给你最大的问题,变成了“如何有存在感的活着”。当我们标记我们的人生,似乎终于找到了终极答案,“仪式感”。

于是我们更追求仪轨,任何事情任何场合,我们更会过节了,我们更会奖励自己了,我们更会用事物和影像标记我们的生活了。但等到别人对你的朋友圈都屏蔽了,你才发现,这样的炫耀比朋友圈的微商更让人厌烦。

或许,你终于明白,真正让你感觉到仪式感的,是那些让自己的内心富足、幸福、值得铭记的点滴时刻。

“春天的风是如何吹绿枝丫的,我不知道;

母亲的汤如此美味,又是如何让我温暖的,我不知道;

圣诞的雪盖住了门前的路,我还是有了圣诞礼物,圣诞老人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呢?……

我知道,我床头的花瓶里有花了,院里的花一定开了;

我知道她爱我,因为她看着我笑,会拥抱我”

申德的诗《生命的标记》,看到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所谓的生命、所谓的仪式感,都是这些点滴的、充满爱的、让自己温暖的事情。

我们就是靠着对这些细微末节的感知,将这些小的幸福当做生命的一个个标记,我们才开始幸福,才可能幸福。

我们总是那么的平凡,那么的普通,于是注定,我们不会因为不平凡、不普通标记我们的存在,展示我们的生命力。

我们既可以让特殊的日子,通过些微的真情注入,变得更加的特殊。也可以让那些普通的生活细节,加上些不普通的小快乐。或许这样的人生,才是充满仪式感的。让最普普通通的时刻,因为爱、因为关注、因为幸福、因为看见,变得不那么普通。

晚餐前对着他/她说声谢谢,临睡前对着他/她说爱你晚安,从不吝啬对孩子的拥抱……,这样的生命才有意义。

03

我的父亲待我母亲很好,一起出门的时候会彼此牵着手,偶尔我母亲的鞋带开了,我父亲会蹲下给她系好,我母亲也很自然的让他系。

我夫人怀孕的时候,弯不了腰,鞋带开了我也会帮她系,夫人还给我儿子说过这些。

后边有一次,儿子和爷爷出门溜达,儿子搭着爷爷的肩,聊的很开心。忽然,儿子让他爷爷停下,弯腰帮爷爷系松了的鞋带。

这或许是属于人生最好的仪式感。

左岸记:看德叔的朋友圈,德叔是个懂生活、会生活,对生命是非常认真的,他真的就把一些很平常的事赋予的特别的意义。“绕池闲步看鱼游,正值儿童弄钓舟。一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