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灵感的消亡史

2019-03-19 . 阅读: 536 views

文/邹近夫

春风二月,伫立在江岸,虽然没有烟雨朦胧的意境,也没有流连忘返的钟声,但诚觉世间一切极其温柔。

夕阳从中山北路的旧高楼引身而下,投在尽显妩媚的柔波里,连礁石都跟着摇晃,照见刚刚抽新芽的杨柳,太像一个迷人的姑娘。我看见摆渡人,看见打捞的渡船,看见垂目养神的钓翁,还看见轻触涟漪的少女......

灵感忽然像夕阳一样包围了我,那些美的、充满哀愁的故事。慢慢的,情节中的人物径自向我走来。

摆渡人说,城的东边以前不是一片荒芜。那儿有不止晨钟暮鼓,天空的颜色还会随季节不同而变化,有蔚蓝的,碧空如洗,也有薄荷绿的,充满生机,有紫红的,绚烂夺目,也有昏黄的,尽显寂寥。每每这时,便有一地姑娘踏岸洗衣,也有一群小孩玩泥。

后来,那些小孩似乎都生出了翅膀,飞过了海洋,飞过了群山,美丽的姑娘也去了远方。寂寞把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希望,从这里生长出来的希望,再也不见。如今,昼夜不分,谁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如果有一天他们再回来,请把从前告诉他们。

岸边吹来一飕凉风,我似乎看到了他说的往事,也看见了缤纷色彩的天空,但仲春的阳光太冷清,凝结在河面上的寒汐步步逼近,我向后退了两步。只见一个白发钓翁凝视前方,鱼鳔在水波中荡漾,散筐里似乎什么都没有。我料想他希望用最沉默的方式,把捉摸不定的秘密诉说给我听,可我最终没有领悟出更深刻的东西。

这时,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拿着地图向我走来。我当他是问路,遂自觉低下头,这座城市对我而言也是相当陌生,然而他只为了陈述一项尚未完成的旅游计划。看得出来,他渴望流浪,眼里有对未知的疑惑和百般好奇。他说一年又来,时间被工作任务填得满满当当的,要去的地方成了云烟。如果明年再来,生活感觉会不会有所相同?舍弃对他而言似乎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痛苦,他不爱现在的生活方式,可他只能妥协。

断黑时分,从河提走来一个年轻人。他目光呆滞,双臂低垂,像一个对生活失去信念的人那样,一步一摇晃地看着前方。正当我想离开时,他已比划着手势走到我跟前。年轻人说,年前一些旧友信誓旦旦要去创业,眼下春天将尽,夏天似来,那些创业的人竟然音信全无。原来他们只是闲聊时光而已,并没有真的要去创业,但当时的情景简直到了只欠东风的地步。如今回想,却像是好久以前。恰巧那个挽起衣襟的少女有着相同的经历,她说,参加高中同学婚礼时,二人讲定每月至少联系一次,如今依然像往年一样,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慢慢地,那种期待和兴奋变得滑稽,甚至不愿被打扰,也许那一头,她也和我一样。

忽然想起自己年前曾和母亲讲定的事情,不觉感到无比羞愧。也不由得想起过年那天,本来打算回家喝醉,然后到祖父的床上酣睡一觉,我相信我能感受到那一份从来不向人提及的酸楚和孤独。可世事不如人愿,我只能站在佘湖桥头,遥望大雪封山的白马岭。犹记得当时拟定了一个题目,《三十岁才认清什么是真正迷惘飘零的生活》。时过境迁,我也如同他们所说的旧友和高中同学一般可笑。趁他两同病相怜之机,我妄图脱身,可灵感始终缠绕着我。

波光潋滟的蒸水,悄悄地汇入了湘江,江河中忙着捕捞的渡船,似乎也没分清水的流向。

左岸记:
经历过的往事
会留下美好
也会留下伤痕
我们的灵魂
正是因为这些伤与痛的沉淀
才变得越来越动人
走过的岁月
会留下一片海的歌声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灵感的消亡史

  1. 回忆如糖亦断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