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当我谈李健,我到底在谈些什么

2019-01-25 . 阅读: 1,113 views

文/郭敏

对于李健,大众从来毫不吝啬他们由表及里抑或言过其实的褒奖,这一点已经无需佐证。这些日子,我为什么忽然想写他呢?

我也在问自己。

简单来讲,大概是因为从他的歌里,我看到了一个更松弛更辽阔的自己。

我们这个时代,乐于造神,更乐于毁神,这句话适用于任何人,包括镁光灯下的明星和街灯下如你我般的路人甲乙丙。茨威格有句话:同时保有两种相反的观念,还能正常行事,这是一流智慧的标志。这真是一句多么细腻的话呀!

能够在追逐名利和坚持初心两者间自然舒展、自由切换的人,是令人心生敬佩、一等一的行走世界的高手。最近在重读经济学,也对“成本”这个词有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认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不忘初心”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当初你有初心的时候,选择的机会可能没那么多,所以比较容易坚持;随着你的境遇发生变化,机会增加,你要坚持原来的东西就越来越难了,因为成本越来越高,要放弃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人,选择与初心为伍,难,也不难,因为他们从坚持初心这件事里收获了你体会不到的东西,比如发自内心的快乐,比如让人心安的满足,比如对自我的肯定。从李健的歌词和气息中,让我感到最强烈、最扑面而来一个词:信念。

对,没错,就是信念。

这个信念里包含着很多你的执念:热爱生活,追求智慧,重情重义,心胸辽阔。

一个人到底是虚伪的佛系还是内心真正的谦卑,其实从他的言行举止是可以判断一二的。当然,对于谦虚这个词,每个人可能持有不同的标准。我一直认为,内里的谦逊绝不仅仅是口头的客气,而是无时无刻人、对美好的人、事的尊重与欣赏,和见贤思齐的动力。

我猜,现实生活中的李健,可能会是一名乐观理性的悲观主义者。他曾说:“不太赞成一个年轻人为了追求远大理想而浪费掉大把的人生时间。梦想不是为了实现而存在的,它只是让你觉得生活可以更好一点,实现不了也没关系。”既不矫揉造作,也不居高临下。

这个世界对表里如一的人可能不太友好,但经历过就会懂得,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我们不能老把希望寄予远方,眼下即远方。更何况,对于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来说,看似鸡零狗碎的生活一点也不“苟且”,都是正常的,诗和远方代替不了一日三餐,你的信念终究需要一个栖身之所。

李健很多的歌词,通过他的声音表达出来,常常让我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悲悯和无边的沉寂。这样一个骨子里骄傲又谦逊低调的人,相比与同时代的很多歌手,用根基深厚的人文素养替代了招摇愤怒的摇旗呐喊,诚觉世事尽可原谅。真正的唱歌是比修养比意境,而不是像奥运会那样,更高更快更强。

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平实的、朴素的,娓娓道来,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动。不止音乐,文学如此,电影亦如此。那些简单的,真诚的,才是最能打动你的东西。

在回母校清华大学的演讲中,李健曾讲过这样一段话:环境越差,你只有越努力,越逆流而上,才会有好的结果。当人们都抱怨的时候,你不抱怨,你去更努力地、更认真地做音乐,这样才会赢得真正的尊敬,你也会赢得你所谓的市场。仅此而已。

最后,送给你我喜欢的这首《心升明月》,但愿那些“飞鸟归山林”与“青山随云走”,能让你在这高楼林立之间,做回哪怕一秒钟最真挚的自己。

左岸记:李健在《迷茫时,就去寻找生活的乐趣》中这样写到:“四十而立就不错了,三十能立更好,不“立”也没关系,因为这些“立”与“不立”都是别人眼里的,而你的世界理论上真的与他人无关。生命,就是时间之旅的体验,你可能没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这并不妨碍你去寻找和积累生活的乐趣。”这不正是我们从他的音乐里听到的吗?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当我谈李健,我到底在谈些什么

  1. 我喜欢李健。清华大学毕业有学识但不卖弄。风度翩翩君子心。

  2. 李健最近在做巡回演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