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被时间“盘过”的才是生活

2019-01-19 . 阅读: 961 views

文/德叔

我有几块木头,说是千年柏树的主干外皮部分,是朋友送的。拿来的时候,纹路虬然细密,千年的风化,内里油脂很多,表皮灰白。

那种灰色的、接近石化的、枯白的表皮,却在隐隐透着光泽,我很喜欢。朋友开玩笑说:你不是很喜欢文玩、古董么,这是自然千年的包浆,比你天天手搓、刷子刷好多了吧。我说:我试试盘一块看。

在手里摩挲了一段时间,有了“人气”。说句题外话,文玩古董什么的,“人气”很重要,除了土里、水里的,沾了人气的东西不是很好仿造。但我比较着没有摩挲过的,我却觉得还是自然的好些。那是时间,不紧不慢、没有异同的几千年,这中间,树还在长着,时间还在慢慢走着。

时间貌似是平等的,和金钱差不多,可以量化就有价值。我常说,你的时间给了谁,你就属于谁。于是,你“盘他”,说白了还是“盘自己”。按照这个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被时间在“盘”,总要有点“人气”,自己看着、别人看着舒服。

其实我老师说,我们追求文玩的包浆,老物件的包浆没谁是刻意去求的,都是岁月慢慢来的。现如今,你为了好看有感觉,拼了小命的“盘他”,看似效果极佳,包浆迅速,顶得上几十年的汗水。但真到了行家那里看,贼光满满,包浆浅薄。

其实看看周遭,快而有结果,是这个世界现在最推崇的。坐个地铁,买个房,早点“上车”,总还是很重要的。偶尔时间差就是阶层差,就是贫富差。但生活就是生活,你急急忙忙的“盘他”,多半时间被占据了,你也被“盘”的贼光闪烁,毫无“人气”。

我喜欢阅读,什么书都读,偶尔自己也写。一直觉得书成为书目、限时、总量等等的时候,我会厌倦读书。有了思维导图、拆书帮什么的,读书貌似能快的惊人。可视化索引、听书什么的,让书浓缩的可以,却不知道属于营养代餐还是压缩饼干。

有朝一日,人类总会发明一种药丸,吃了就不饿还保证营养均衡;人类也终会发明,将知识直接注入大脑记忆的技术,瞬间,几千年的知识都会储存在你的大脑。时间省啊省,不知道快乐不快乐。我一直说,读书和吃饭差不多,满足的都是欲望,需要切切实实的快乐和享受。

营养代餐让你失去饮食的快乐,压缩饼干总还让你难于下咽。生活的进步是靠着坎坷、跃迁而产生的,生活的标志总该是能称得上快乐的事情吧。

我现在是光头,因为头型不错。我现在出书作者署名是“德叔”,因为岁月。被叫“德叔”,还是在一个群里,我前些日子还在群里问,谁第一个这么叫的,我要感谢他/她/它。岁月雕刻的,摩挲的,沾着人气的,内里也顽强生长的。我的光头,闪着光。

我光头,我骄傲。

读书要读到越读越少最好,技能要越老越多才是。知识变成经历,经历变成阅历。只要不是过年回家,手里的东西拎的怕也是越少越好。只要你不急,还在努力,岁月的包浆还是蛮好看的。时间“盘”你,你“盘”时间,彼此配合,相安无事,相对笑眼。

岁月如果让你干巴巴,麻麻赖赖的,能不能盘出来,内里的质地还是关键。认了命,让自我彻底圆润如卵石,但没了内里的质地,谁盘也都会不咋地。多半也就是颗卵石,圆润到了,没什么包浆,也没什么光彩。

于是,人生说白了也简单,自己努力成长保证质地,别急着“盘”,速成的人生没什么乐趣、也没什么快乐。

至于我,德叔,德鲁伊。只想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你的时间给了谁,你就属于谁。

再就是,不管你觉得我是否油腻,但是我光头我骄傲,光头闪着光芒。

左岸记:那些经过时间沉淀的东西是会说话的。这就是生活的巧妙之处,当你的感知拥有更灵敏的触觉,那就真的能感受到时光的脚步,花开的声音,人心底的活动。

德叔的 《孤独是好的》就是一本时光之书。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