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困住的灵物

2018-12-30 . 阅读: 554 views

文/读博在四方

本属于夏天夜晚大自然的灵物,却因为门窗开了五指宽的缝隙,误入了这一隅焦灼的空间。里面的空气很躁动,气温高了许多,连原来灵活的腿脚都莫名地会感到战栗。

为躲避豆粒大的雨滴,冒冒失失地飞进来了,以为这里是避难的天堂。细观四处,一片漆黑里,待机电脑的指示灯持续闪烁着迷幻的蓝光,电脑的风扇在角落猛烈地吹着,它轻易不敢靠近。

趋光性让它决定向灯扑去。它提高振翅,加快了速度,却硬硬地撞在了屏幕边缘,一下子跌落下去,头昏脑胀。还好只是自己出丑,没有被谁看到这窘状,它伸出前腿梳理梳理碰歪的蛾眉,让晃荡的脑液回归平稳。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清醒过来,听不见了雨声,为了躲雨的自己也不知道在躲避什么了。脑袋转向窗外,夜色中透露着些许微光,那是它本应在的地方,是前半生最熟悉的领域,有蜜源,有同伴,也有一贯鄙视的蚊子,好歹蛾们也是为夜晚开放的花朵授粉的,蚊子是what?昆虫界最知名的vampire,当然还有神一般出没的敌人——蝙蝠。什么是回声?没感觉自己翅膀被声波逮住过呀,就被敌人用去当武器了,还是精准制导打击。

想飞翔,要回去,这念想突突的。窗外看得真真切切,却被某种透明的叫玻璃的东西硬生生地挡住,落在人工绿植叶子上,闻到了杀虫液体的残留,一脚还踏在某只蚜虫的尸体上,幸好粘液不足以粘住六条腿中的任何一条,也庆幸不是背部先着地。

歇会儿,着急也没有用。远处大桥缀着的灯光不停地变换着颜色,生活真的精彩。

清清长脚,抖抖翅膀,也学学那种软体动物蜗牛,一步一步往上爬,虽然也问过其中一大哥,确实是被歌词塑造的励志偶像群体。沿着草本海棠的枝干爬到了旁边的鸭掌木上,叶子还是去年的,不够新鲜,也没有凝结的水珠能用来解渴。沿着最长的枝干继续往上爬,一片叶子的尖角挨着铝合金门窗的边缘,这种材料貌似平滑,竟然是可以抓把住的。慢慢一蹭一滑爬上了一个小平台,这里足够舒展翅膀了。

凑到这个平台的里侧,有个小斜坡,是发干变硬的粘合剂。借助斜坡倾角,抬起头,看到灯光里某些飞舞的同类,那么自在。哎……一声长叹尚未落地,瞬夫之间看到同类就被神出鬼没的蝙蝠逮住,没有了踪影,没了明天。庆幸吗?蛾类的小悲欢不足以挡住蟋蟀的大鸣唱。看困了,呐喊也没有谁听到,就算听到也看不到,窗外的世界比窗内的要明亮得多,小小的躯体埋没在几何暗影里。

可能是多次撞击过多损耗了蛾力,困意一浪一浪地袭上来。要不睡吧,暂时也没有危险。梦里有一场景,我好像还在玻璃下使劲振动翅膀,希望声音能绕过眼前的庞然大物,让外界知晓我在这里,却始终无声无息。

睡了一个长觉,很长。什么东西就像针一般,刺痛了千万枚细小的复眼,被惊醒了,是东边的曙光逐渐地明显了,太阳要抑制不住地从杨树高墙下蹦出来。按照天然习性,这个点应该回归到某处洞穴,静静地待到下一个夜晚到来,而今却滞留在天光之下,都快亮瞎了眼睛。

忍不住开始想念同伴们,想念她,想念那些个充满熟悉气息的地方。气息?近似封闭的空间里,味道也堆积到了极点,特别是新增的工业家具的味道,都快被熏晕了。

忽然一个长方形的物体从斜上方直接逼近下来,越来越靠近,物体前面两个黑洞洞的圆孔快贴到翅膀上了。这是什么怪物,还是头回见,吓得没敢扇动双翅一毫,僵死一般爬着,一动也不动,留着蛾眉轻轻地颤抖。这个物件经过蛾类世界一小时后迅疾地离开了,被拍的蛾感觉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圆孔就又贴上前来。反复几个来回之后,静静地等那个物种完成某种猎奇,最后听到一个声音说最后这张拍得不错。平日里飞翔,都是从上往下看陆地上来来往往,这回却被从上往下看了,特别想问人类这个个体一声,蛾们翅膀上的纹理好看吗?蛾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后来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过了多久,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昨晚开始吸得那点花蜜早没有了踪影,这个房间里的植物多是不开花的肉肉植物,甚至仙人掌,天干物燥的,饥与渴反复纠缠,没想到蛾生困在这里……

过了没几天,一只飞蛾的尸体被傍晚保洁大姐扫到了垃圾袋里。这或许就是生活,永远难于预测会掉入哪个坑里困住,貌似唾手可得的自由,却被撞不破的东西阻隔着,那是什么呢?是那条拴着小象长大的绳索,还是那块挡住跳蚤蹦哒的玻璃,抑或是煮着一锅青蛙的温水。

左岸记:这是个寓言故事,是一只飞蛾的命运,飞蛾扑火,它的的生命注定了短暂。那我们人类呢?要等待多久才能突破那无形的屏障,站在更高的层次看世界,就像那庄公,能遥望千年。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困住的灵物

  1. 人生总是在追逐幻光,可是谁把幻光当作幻光,谁就跌入了无尽的深渊

  2. 好久没来读过了

回复给 等风者 点击这里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