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愿你的蜕变,不是“丧”

2018-10-18 . 阅读: 984 views

文/豆蔻妹妹

我想要真正地活着,就必须拥有自己的语言,拥有独一无二的怀疑和挑战的意识。——题记

1.变与不变,这是你的选择

高速地“变”总让我震撼,但是这次我发现,“不变”对我很震撼。

电影《江湖儿女》上映,导演贾樟柯和梁文道对谈时如是说。《江湖儿女》有许多场景都是过去拍的纪录片素材,本以为它们会在社会的变迁下模糊掉,甚至灰飞烟灭掉,但没想到它们依然存在,保存完好。

在社会高速发展的背后,依然有十几年不变的产物,巧巧与斌哥(电影中的主人公)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遗留在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文化里。譬如“江湖”,“儿女情”,“江湖义”,他们做人的方法并没有随着时代没有改变。

我不是在讨论“道义”是不是应该成为人坚守做人方法的底线。

我只是在哀叹,这个时代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与时俱进,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与时俱进,或者他们也没有能力做到改变。

改变不了的仅仅是做人方法吗?

我看到的是大多数人在三十岁以后就失去了对时代的敏锐,生龙活虎的朝气,以及改变的决心。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大多数人安于现状,原因当然有来自于社会身份的稳定,对变动后代价的恐惧。更大的因素,我想来自于傲慢,不屑时代潮流下的后起之秀。因为我们从来都是局限在自己根深蒂固的感知之中,却不能放眼看周遭的世界。

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多夫》一书中,对这种停滞不前,安于现状的悲哀做了深刻阐述。他说,“大部分的人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纪,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便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我们天生就认为已经存在的事物理所当然,对成长过程中学习到的变革视为真理,对后代兴起的东西鄙视为异端,嘲讽为乌烟瘴气。

只可惜,所有不能改变的,都终将成为时代的炮灰

2.选择改变,可我依旧很丧

我害怕孤独,害怕被时代抛弃。焦虑感日夜悬在心头,每晚闭眼前都懊悔不已,今天,我又虚度了一天。常常念叨自己要追求卓越,追求完美,不知进取就out了。

一次次失败,带来的不是成功的孕育,而是继续失败。改变也不见得能够打破命运,只能证明那是饮鸩止渴,加速灭亡。

没有方向的时候,好好学习就够了吗,万无一失了吗?丧的时候,走万里路看一通风景就可以打满鸡血了吗?

改变,不是你告诉我正确就可以隐瞒失败的现实。焦虑,也不是你告诉我耐心等待就可以消除,无力感也不是你告诉我出去磨练磨练就可以意志力爆棚,盲目地走完人生这一程。

人是会自我教育的动物。鱼缸里的鱼拼命打转,也进入不了大海。

是浮躁还是骄傲?二十岁的灵魂还未成长就已经衰老。这样的改变焦虑感和顽固不化,坚守阵地的老顽没有区别。 

杨绛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所以你丧。

3.延时满足

人类历史源头只有两种文明,一种是采集文明,摘下一个果子,你就可以吃饱喝足,获得满足感,看起来很美好,可是它灭亡了。另一种是种植文明,克服当下的欲望,把种子埋下,等到秋天再收获。无可置疑现在的我们都是种植文明的后代。

我们从远古时期就被环境驯服,耐得住寂寞,受得起风霜,才能熬得过寒冷的冬天。这就是延迟满足感的魅力所在。室友没什么天赋,也不关心方法,两年来雷打不动只背单词,竟然也打开了瓶颈之门,开始量变之后的质变之路。从此不再是透明人,也有个英语达人的称号傍身。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破冰之路也不是一锤子之功。你想要改变,那么你耐得住日日枯燥的寂寞吗?

4.炮灰的自觉

最近大陆流行“炮灰”一词,就是指:那些稀里糊涂卷进时代,然后被时代牺牲掉,不会被记忆的,甚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过后,都不会有任何痕迹的人。

大多数的我们都是炮灰的宿命,即使挣扎过,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升级变迁。但是如果不挣扎,也许连跳龙门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改变。

有一句老话说的好,热爱生活的本质就是认清他之后仍然保持热爱。

看清炮灰的宿命过后,仍然能够保持平静,也需要勇气。只要奋斗过,撞过天花板,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要知道烟火纵然美丽,燃尽了,也照样是是灰尘,所以炮灰的我们何须自怨,乐观一点,留住拼搏的锐气,留住身体的康健,不要自甘堕落才是王道

5.痛苦才是人的根源

人们相信追逐繁星会有回报,最终却像鱼缸里的金鱼一般了结残生。我思忖着,如果从孩童时代就开始教育他们生命是荒诞不经的,那大概会容易些吧。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夺走孩童时期的美好时光,但是成人之后却能获得大把光阴。至少我们会免去一种创伤,身处鱼缸之中的创伤。(——《刺猬的优雅》)

延时满足感教给我欺骗自己,打鸡血麻痹自己,从而相信未来。

炮灰的自觉又给自身以安慰,炮灰只要奋斗过,也是烟火,仿佛阿Q的精神胜利法。

这两种方法都是饮鸩止渴,舍本求末——因为我还是想逃出鱼缸之外,总有一天,延时满足感也救不了看不到未来的自己,炮灰的自觉更会让我自甘堕落。

因为我从来没有认清生命的本质,缸中鱼即使有志气改变也不可能逃脱鱼缸的壁垒。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寻找意义,赋予意义,而在于认清痛苦,忍受痛苦。痛苦才是生命的本源。

这个世界就像一盘棋,从棋盘成长为棋子,从棋子蜕变为棋手每一个角色变化的过程都异常痛苦。削足适履,刮骨疗毒都是寻常,改变从来都是一件很难的事。难道你看不到古往今来,所有改革所流过的血,流过的泪吗?安于宿命,自然可以免受创伤,可若想有变化,就必须迎着苦难,踏过荆棘。

6.勇气,比生命更可贵

二十二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丧。可能你会说想的太多,做的太少,可能你会讲意志力总有周期性用完的那一天。但我想说,我是真的丧,爱好许多,但真真爱的东西却没有。刘慈欣《球状闪电》里的那句“人生真正奇妙的地方就在于迷上一点东西。”真是一句谶语。

你会说,你去培养爱好啊。可我却似乎没有精力与热情去消耗了,空虚的灵魂也不是仅仅是鸡血可以喂养。可是我又有点不服输,不想这样流于看得到可预见的人生。自大与卑微交织的悲哀,连我都会讨厌我自己。

以前我很喜欢大而恢宏的风景,那是极致的诱惑,可如今,却更惊叹于小而美的东西,因为那是悲哀下的行动。即使不知道奋斗可以改变什么,即使不知道努力需要到什么尽头,也依然不紧不慢地力挽狂澜。只要做下去,做下去,做下去,做下去就会有临界点,下一个临界点,下下一个临界点。

这时候我仿佛才看到国家关于改革的决心,科幻电影里那些签了生死状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的人有多么伟大,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走一步看一步的人看起来没有计划很潇洒,可背地里不知承担了多少风险。

孟子云:知耻而后勇。希望你不再这么丧,不要怀疑改变的力量。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所有的执念都是借口,今天坚定不移的念想,明天都会一一消耗殆尽。

多去和比自己大五岁或者大十岁,但是性格相近的人聊聊天,你会发现他们在我们这时候也是执念满满,他们放弃了什么,我们就知道自己未来可能会放弃什么了。在时间的洗礼下,你的镜子很多,可以一眼望见未来。

后记:

北岛曾说:如果你是条船,漂泊就是你的命运,可别靠岸。

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改变的命运中找到自己的船,即使离开了安逸的土地,也有水源可以供我们航行。

 

作者介绍:豆蔻妹妹,个人微信公众号“豆蔻阅读”(nianbingjun),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微信公众号,关注深度阅读与终身学习、工具的使用,目前正在准备写“梦回红楼”系列。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愿你的蜕变,不是“丧”

  1. 看完这篇,要去看江湖儿女。

  2. 他们说我的眼里带着忧郁的光,因为那是我的丧,来自于渴望精进却始终停滞不前的迷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