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我的同学雷老虎

2018-09-21 . 阅读: 696 views

文/大伟

1.记忆少年

雷老虎姓雷,但其实真名并不叫雷老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还在读中学,当时流行一部电影,剧中有个人物外号雷老虎,于是大家也半开玩笑叫他雷老虎,久而久之都习惯了这个称呼,反而一时想不起他的真名了。

雷老虎上中学时个子并不高,可以说还有点矮,相貌又有些黑,看起来那种矮挫的感觉,但雷老虎这人很聪明,脑瓜子转的也很快。在学校里经常会干些不是很坏,但在老师心目中却留下很捣蛋印象的事情,日子久了,老师们评价他,脑瓜子很聪明,可惜没用在正业上。

雷老虎有个姐姐比他大一岁,我原先本跟雷老虎同一级,也算是同学,后来我跳了一级,跟他姐姐同班,也同桌过,所以跟他姐姐的关系也比对他更熟悉些。

雷老虎中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原因不详,有人说是因为跟学校外边的黑社会少年有了恩怨纠纷,并声称亲眼看到社会青年堵在学校大门口要找雷老虎算账,也有人说雷老虎在外边赌博,欠了赌场钱还不起跑掉了……

从那之后我就再没见过雷老虎。

几个月前有天我在班级微信群里跟雷老虎的姐姐聊天时,无意中问起她弟弟。她姐姐告诉我雷老虎现在也在广州做生意,并把他的电话发给我,让我们有时间相互联系下。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声音嘶哑的中年男性的声音,跟我印象中少年时的雷老虎声音完全不同。我以为拨错了电话,试着在电话中问了句,

“老虎吗?”

电话那头迟疑了约莫2-3秒后,接着传来声音问,

“你是?”

我这下确定对方就是雷老虎了。我说了下我的名字,对方很快反应过来,电话中语气立刻变得局促和热切起来,看来雷老虎也没忘记我这个老同学,虽说一晃都20年过去了。

在得知我就在广州时,雷老虎说他们公司在深圳,他人这会在澳门,他们公司正在举办一个会议。我无意问了下是什么会议,他说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峰会,是他们老板投资的公司举办的。

电话那头雷老虎似乎比较忙,不时总有人跟他打招呼。雷老虎告诉我过几天他就回深圳,并再三叫我到时候来深圳聚下,没说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发件人正是雷老虎,信息的内容是深圳南山区的某一个小区地址。

几天后的一天,我恰好去深圳办事,想起了雷老虎也在深圳,于是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

电话接通后,传来了一个迷迷糊糊,似乎还在睡觉的声音。听到是我后,雷老虎立刻声音提高了八度,就像当年在学校里说话时的那种大嗓门,但声音嘶哑,也没有了先前的尖锐声,

“你来深圳了啊?”随后又说,

“你发下(你的)位置给我,我让人过去接你。”

2.江湖恩怨

大约半个钟后,我正站在酒店前边的马路边上四处张望,一辆深黑色的宾利车停在我面前,车窗摇下来后,一个头发乌黑,梳的整齐发亮的年轻人在车里侧着身子问,

“是大伟哥吗?”

我愣了下,下意识地点了下头。那人见状立刻打开车门,从车后边绕过来,小跑到我跟前,一手熟练地拉开了车门,一手示意我上车。

“是雷哥让我接你来的,你叫我阿文就好了”。

车子转到一处小区里,几番转弯后,在一栋小三层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阿文告诉我,对方就在房间里等我。

我走进房间里,这时候有个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此人身材健硕,身高与我相仿,与我印象中的雷老虎完全不同,记忆中的少年雷老虎至少身高没这么高啊?但看脸的颜色黝黑,轮廓中却显然是少年时候的雷老虎模样。

没错,就是雷老虎!自中学同窗分别,我这也是二十年后再次见到雷老虎。

雷老虎从房间里出来,应该也是刚好看到走进房间的我,表情略微怔了几秒后,一边夸张地用手示意,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

因为多年没见,见面后自然少不了些寒暄。雷老虎说他这几天嗓子有点不舒服,加之连续熬夜,说话声音有些沙哑。他问起我的一些近况,我边回答着,也边好奇地问起他的事情,问起他这么多年,为何一直也没有消息或跟同学联系?

听到我问起这个,雷老虎刚准备说些什么,但又好像想起什么,看了下时间,一只手在空中潇洒地挥了下,以一种确定不容回驳的口气对我说,

“走,咱(们)兄弟先咥(dié陕西话,意思是吃)饭,饭桌上翩(聊)。”

雷老虎跟我一起坐在后排,这宾利车后边也只有两人位置,中间有个较宽的中央扶手,座位上坐着感觉有点硬,后排总体空间也比较小些,我开玩笑地跟他说,

你这几百万的豪华宾利,好像坐着还没我那辆家用代步车舒适呢?

听到我说这话,雷老虎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对么!就这车,我也觉得坐着不是很舒服,还特么不便宜,但没办法,有时候要谈合作,有个牌子亮一点的车,也确实能省不少口水呢,就特么车标好使些”,接着顿了顿,大声补充了句,

“就是用来他妈装逼的!”,随后侧过来看着我补充说,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直率,敢说,跟我对脾气!”,说着又大声哈哈笑了起来。

一顿饭下来,我基本了解了雷老虎这些年的一些坎坷经历,也大概能理解为什么他这几年很少跟我们联系的原因了。

原来雷老虎前几年因为一场伤人致残案件被关了几年,被放出来没两年,去年他媳妇生二胎,他又回家照顾了一段时间,直到去年九月份,才跟随先前他的老板从内地老家来到深圳。

我问他当初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说的跟黑社会有纠纷,或者欠了赌场的钱?

雷老虎听后大笑说,

“不是那回事!耍下钱是有的嘛,但绝对没欠人钱。主要是我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索性就辍学了。”

“我后来去省城里打工,在一家当地知名的牛奶企业里,一直做到区域经理,有了点本金,加上我自己就负责市场销售,手上不缺客户,于是出来自己单干了。”

“做了几年后,觉得挣钱太慢,当时手上也有点钱,后来看到开游戏厅来钱快,就回到县城里开了家游戏厅,前后一共投资了大概300多万吧。”

“刚开始还不错,游戏厅确实挺赚钱,大概半年后就回笼资金有百万,我当时也花了不少钱同当地的官员打理关系,毕竟(开)游戏厅这事嘛,客户对象多为学生,所以争议挺大,在当地没有把关系打通好,那肯定是不行的。”

“我琢磨着按照这样发展,不出多久,原先的投资就可以收回,接下来就是净利润赚了,但人算不如天算,赶上政府换届”,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苦笑了下,

“你懂得嘛,(政府)开始逐渐严抓这块,游戏厅的生意也是那时候开始走下坡路,但即便这样,我那游戏厅每月的利润还是挺可观的,要是当初那时候我收手的话,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些糟心事,我也不会蹲号子(坐牢)了。”

说到这里,雷老虎拍了下我肩膀,

“这些事过去也好几年了,除了我家里人,我都没告诉过其他人,太他妈晦气了”。

“有个人跟我有点纠纷,现在想来那也不算多大的事,但当时有天晚上喝了点酒,趁着酒劲,我打电话给一兄弟,想让他把那人打一顿,给点颜色,教训下对方。”

“但没想到,我这个小兄弟可能是想向我表下功,把事情搞大了。当晚开了几辆车,从省城拉了一帮当地的痞子,这帮二百五,恩,也可能是他们都觉得我在当地(县城)有人(关系),事情闹大了也有钱赔吧,下手就他妈狠了些,这可能也是跟我平日里行为举止比较招摇,喜欢讲排场,给人的印象造成的吧,结果一不小心,这帮二百五把对方打成了残废,(对方)两只手彻底(被)废了!”

“我找人说情,跟他们(伤者和家属)好话说了好几筺,也承诺除了医治费用全包之外,另外也愿意多赔点钱,哪知伤者家属情绪比较激动,就是咬死不松口,上边态度也强硬,开始对类似事件严肃处理,最后我就进了号子(监狱)……要是早几年,赔些钱,再上下打点下,估计也就大事化小,小事不了了了。”

3.币圈乱像

我坐在车上,听他陆续跟我讲他的事情,没继续问,也不好再问,毕竟坐牢这事不是件光彩的事。

雷老虎给我介绍了他办公的环境,说是办公,其实也就是刚才我下车见到的那栋小三层房子,一楼是会客厅,二楼是办公,三楼则是卧室,办公外加吃喝拉撒睡,都在这栋房子里了。

一走进二楼办公的房间,迎面就看到靠墙的位置上有个办公桌,上边一共三排,每排四台显示器,桌面上右下边上放着个类似转换器的设备,听雷老虎讲那个是用来显示屏切换的设备。

雷老虎兴致勃勃地跟我介绍说,这个基本就是他办公的主要工具了,十几台显示屏,每个屏幕对应一个类似股票交易所的那种K线显示图象,实时显示着不同的数据。雷老虎告诉我,这些都是主流的交易所,全球排名靠前的十多个交易所,他们都会紧盯着,白天一般不会太忙,主要是晚上,一方面紧盯着交易所盘面,另一方面随时听候和执行上边老大的“遥控”指令。

雷老虎口中说的“老大”,我先前也有所耳闻,也是个知名人物了,就是网上人称“无极限”的带头大哥,我先前对此人不是很了解,有限的一些认识也是从网上道听途说,也经常看到此人给多个所谓“区块链明星项目”站台,没曾想这次见到雷老虎时,他私下告诉我,这个“无极限”大哥,就是他的老大上司,他们在交易所的重大操作,都是来自这位上司的指令。

网上有传闻说这个区块链“币圈”里的神秘人物,光在2017年里就进账50亿,我问雷老虎是否有这事。雷老虎哈哈笑了起来,连连摆手跟我说,

“哪里有那么多,不能听网上那些喷子乱讲!”,像是回忆了下后一副认真的表情地说,

“去年赚了应该有30亿,但这几个月连续亏了许多,估计现在只有10多亿了吧”,说完又补充了句,

“今年开春以来行情就很差,一路走跌,我自己也损失了不少钱”,说完拿出手机给我看。

我接过手机看了下,是国内先前某个知名交易所,上边的账户显示估值人民币8开头,我数了下,七位数。雷老虎接过手机后,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暗了下来,

“我从去年9月份跟着我老大进入'币圈'这个行业,也算是挣了些钱,年初最高峰时账户里最高时接近9位数,春节后行情一路下跌,好在我老大自己也有交易所,有时候可以自己操作,我不断跟随老大的节奏也卖出买入,几番操作下来,现在账户也只有这么点了。”

我这时候插了句,“网上都说很多交易所内幕很黑呢”。

“谁说不是呢?我们交易所,最他妈吃人不吐骨头了,想上项目?那就一手给现金,一手给币(token),币跌了是项目方亏钱,当然,最后都是散户买单嘛。碰上(项目)要是大涨,他们(项目方)想自己独吞,不给我们好处的话,哼!我们会通过合法,恩,狗屁,(这个)本身就不合法,哈哈哈,是合理的手段嘛,轻则让他们大吐血,重则弄死它,无论涨跌,我们(交易所)都是要赚的……哦,你问我们用什么办法?这个就不多讲了,有的是方法,一切看起来都也那么自然。”

“至于散户嘛,都想挣大钱,很多人都想着一夜暴富做美梦呢。你进来(交易所)后,不但衣服要被我们扒光,我们还要把他们按倒在地上,狠狠地“强奸”一番,榨干后才松手,到最后,你想做韭菜都没门!”

这时候雷老虎看着我突然问了句,

“你说到底啥是区块链嘛?”

我正想开口说话,他这时候又开始自言自语,

“我经常混迹于这个圈子,总听人们说起区块链,也常常出席一些高大上的区块链峰会,外面的人都以为我很懂这个行业,其实只有咱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说实话,你不要看我在会议场上高谈阔论,其实我就不懂区块链,”说完这话有些尴尬地冲我笑了笑,

“我其实他妈的就是个炒币的嘛!”说完又哈哈哈笑了起来。

我俩又接着继续聊了好一会,谈到了这些年各自的一些生活,也再聊起了学生时代的一些糗事。雷老虎一边跟我聊着,一边拿着手机不停地翻看,

“你看,这个币,其实是我们老大搞的,前阵子他本来想做盘到10块,拉到7块时,被人砸了下来,现在只有不到两块钱了”,说完拿起手机给我看了下。

“我们想等到再跌点的时候大量进点,争取把市面上多数流通货先吃掉。”

我扫了一眼,这个币名字跟比特币很相似,但我不认识。近来市场上推出了很多币,其中不乏许多被称为“山寨币”、“空气币”等的欺骗项目,我对此也是耳有所闻,虽然我也买了些,但我的原则是只买一些我研究过,并且认为较为靠谱的项目,其它的项目,哪怕说的再天花乱坠,也一概不予心动。

雷老虎看了下那一排屏幕,又像是跟自己说,

“看这形势,后市还会继续大跌,今年这熊市,看来是板上钉钉的了”,说完又叹了口气,转过身问我说,

“大伟,你觉得呢?”

我笑着回答他,“你这专业人士都不清楚,我这业余的又怎么会知道呢?”

雷老虎摆了摆手,

“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读书多,也懂区块链,我就是想问你,你觉得区块链这个东西,靠谱吗?”

我想了下,不想跟他讲太多专业的大道理,只是淡淡地跟他讲,

“区块链是个好东东,我还是很看好,我也相信区块链未来一定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改变。”

雷老虎望着我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又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左岸记:这些个“高端”的东西我也不懂,我只知道资本是“带血的筹码”,如果自己对这些方面并不了解,那么投资还是要非常慎重才是。

老太太和“苹果”的故事,清洁工和“脸书”的传奇,那都是非常幸运的人才能拥有的。

财富传奇离普通人是很遥远的事,倘若真有幸成为富翁,之后该做的事无外乎需要稳健而持续的增值,而不是更加的急功近利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