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对生命流逝的唏嘘叹息

2018-09-02 . 阅读: 986 views

文&图/唐唐

(一)

以前的农村,人多热闹,村里和我同一两年出生的男孩女孩大约就有一二十。大家一起去上学,一起在学校里打闹,一起长大的过程中自然发生了很多故事。现在到了而立之年,各自天南地北,几乎没了任何联系和交集,青春年少时的记忆早已蒙上了灰尘。但其中一个孩子L的故事大约以年为间隔单位总会莫名地出现在脑中,让我终于忍不住写下来。

L大约比我大,是让家长老师都头疼的那种,做着很多那个时候的“坏孩子”做的事,不好好学习,欺负同学,打架等等。隐约记得,他也经常欺负我,当然,都是小男生欺负小女生的那些把戏。比如,上课的时候向我扔粉笔,或者在我头发上沾个什么东西,印象最深的是他前前后后给我起了三四个外号,每天换着叫…… 那时候,简直“恨他入骨”……

后来,大家都离开了村里的学校,去乡里上初中了,都进入了更大的小世界,遇见了更多不一样的人。“乖孩子”们按部就班地上学,而他和村里那帮“不太乖的孩子”也认识了新的“朋友”,做的“坏事”也升了级,时不时地就听到他们又和哪个村的孩子约了架,打架斗殴似乎成了家常便饭,甚至有一次亲眼看到他们拿着刀在马路上追人……

大家的青春年少时光,在课堂里,在朗朗读书声中,在野外,在打架斗殴的吼叫中,不知不觉地流逝着。

几年后的某一天,突然听到一个震惊所有人的消息,L杀人了!

说是L的亲戚叫他去帮忙打架,最后L把对方捅伤了,死了……

虽然平时也常听到打架斗殴的事,但更多的时候只是把那当成孩子之间的不懂事,而杀人,则是彻彻底底的犯罪,已经超出所有人的认知,一时间成为了村里村外既避讳又忍不住谈论的话题。

最后,大家得到的消息是,他被执行了死刑(大约那时他刚过法定成年线)……

从那以后,村里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甚至他的家人也都离开了村里,再也没有见过。

如今,曾经和他肩并肩打架斗殴的“兄弟”们,纷纷娶妻生子,成或未成家,立或未立业,过着平凡的日子。 过年回家时,每次见到他们,我都会忍不住想起L。

那天我跟妈妈说,有时候会想起L,妈妈一脸愣住地看了我几秒,然后说“发什么神经,想他做什么”。她的表情和话语里,透出对我的意外和担心,还夹着些对L和那件事的避讳。过了一会儿妈妈又说:“也有人说他还活着,可能在监狱里。”“他们的家人亲戚不是应该清楚吗?”“可能他们不愿意告诉外人吧。”是啊,杀人、犯罪、坐牢、死刑这些字眼相关的事,足以让人讳莫如深。

既然存在不确定,主观上我宁愿相信他还在,在为自己曾经的不知天高地厚,伤人性命而忏悔,并付出应有的代价。有一天,或许还能够像他曾经那些所谓的“兄弟们”一样, 平凡简单地活着,而不是无知但不无辜地就那样离开了人世。

(二)

还有一个关于我表叔的故事。

以前从未细想,此刻突然意识到,表叔,似乎很像是年长版的L。

在表叔年少(年轻)的时候,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娶妻生子之后,和妻子打架,赌博,甚至后来吸毒,是看守所/戒毒所里的常客,每当听到家人说起他时,就连我这个晚辈也忍不住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

当然,当面还是会保持基本的尊重和礼貌,一方面源于他毕竟是长辈,另一方面是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讲义气的,整个大家族里的亲戚遇上一些难事时,他会挺身而出。他做的那些“坏事”伤害了家庭、伤害了自己,当然也一定伤害了其他某些人,但不是那种鸡鸣狗盗的小人。

岁月流逝,我们这些孩子都长大了,因为远离家乡,关于家里的那些事也只是偶尔听父母亲戚提起。只知道表叔还是那样,我行我素,完全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成熟和规矩”。

以前迫于各种原因,表婶只能将就着,而当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之后,大家都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渐渐地表婶便搬去跟他们的孩子住了,只剩表叔自己一个人生活。

后来,表叔瘫痪了。听到消息时,我一阵愕然,那样一个不算老、从来不消停的人,瘫痪了,不忍唏嘘。不过基于他长期各种自我作乱,这个结果可能是种必然吧。

那之后,为了便于照顾,孩子把他接到城里。病情时好时坏,偶尔能自己行动,偶尔又只能躺着。以前,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本来就有各种矛盾,所以才没有同住一起,这种情形下,家里的氛围可想而知,前前后后可能折腾了一年半载吧。

突然的一天,爸妈说要回村里吊唁。

表叔去世了!

准确地说,是……自杀了。

原来表叔趁自己能稍微行动时,一个人回到了村里,大概是回去后的第三天,亲戚给他送饭时发现,他上吊了……

好久,我都没有缓过神来。

虽然在大家眼里他一直在做着“坏事”,但大概没人会想到他会自杀,是经历了怎样不能忍受的苦难,最终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者,他那样的人,是不是本身就比其他人更不能接受自己处于近乎没有尊严的状态,更容易绝望,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大概没有人知道了……

今年年初,外公去世了。对于耄耋之年被病痛缠身的外公而言,客观地说那可以算一种解脱。想起来还是一定会难过悲伤,但不至于无法接受。可是,在写前面的两个故事时,感觉有千斤重石压在胸口,全程常常忍不住就流起泪来,一点点敲出些只言片语,无法回头去深究其中的道理或什么,甚至并不明确自己是否想要表达什么观点,只是想要记录下来这些逝去的人和事。(忍不住特意选了几张有生命力的照片。)

写完,静静的,几声叹息。

左岸记:在我的心里我最害怕两种人,一种是好勇斗狠又穷凶极恶的人,一种是极度自私又死皮赖脸的人,遇到这两种人我都会很害怕地躲得远远的,即使这样的人出现在身边,我也是避之唯恐不及。

像L这样的人属于边缘人,他怕是从来没有给身边的人带来什么幸福快乐和希望,他的生命最终也只能成为别人的棋子,毁灭在伤害的路上;表叔的版本却是常见,只是程度不同,他们是缺少付出爱的能力吧,然后用最笨的方法不断地证明自己的愚蠢,最后窒息了自己生存的空间,连苟延残喘活着的欲望也没有了。

这是美好生命的反面,让人唏嘘叹息,对生命的不尊重又怎么能得到生命的眷顾呢?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 Comments On 对生命流逝的唏嘘叹息

  1. 我其实很想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但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刚好看到这个,所以就写写吧。

    我大学同学,其实应该是室友。

    15年的时候,听说得了鼻腔癌,然后去看过。他给我说,好了来看我的新房。后来因为治疗及时好了。我就发出了邀请,但是忘了为啥,他并没有来。

    18年的时候,突然听说又去了医院。问了问,这次是肺癌。我听说不好治。

    前几个星期,家人传信息来说,医生说没得治了。就准备后事吧,我去看了一下,能吃能喝,能说话,除了比较廋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周四的时候听说回了老家,送进了卫生院。估计是见大家最后一面了。

    周六我去了他那里。听说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说话了。癌也扩散了全身,包括胰腺和骨头。输液只是吊命,打杜冷丁来止痛。甚至连眼珠都不能转动了。

    临走了,我最后看了一眼。形容枯槁,不似人形。人生恍如初见,十几年前,一个夜晚,我走进宿舍,看到他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看到我进屋,转过头来对我说。

    你好,我叫叶兵。

  2. 第一个故事感同身受,和我同岁的一个村里的,竟然为了一个手机掉进茅厕,结果把头伸进去结果中毒直接自己也掉进去,就这样去世了,感觉现在回到村里,故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3. 我是胆小怕事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