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我的同桌,我们终于一起长大

2018-08-28 . 阅读: 892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我永远记得那个考完试的下午,天气晴朗,云朵像一团团棉花糖一样缀在蓝的透明的天空,偌大的校园静的只能听到偶尔几声知了叫,冬青树沿着两边的路排成一列,苍松劲柏高耸入云,漫长的台阶直通教室。只是我们再没有以前那种勇气和机会,跑完楼梯,径直推开教室门,找到自己的位置,从一堆练习册里抽出一本,准备遨游在题海中,虽然大部分结局都是溺死于这些不知所以然的题目中。

天天盼的解放日终于来了,又让人不知所措,我和同桌忐忑的坐在学校门口的小花园里,哭的挺伤心,眼泪顺着脸颊滚珠子似的滑落,斑驳疏离的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映照在我和同桌脸上,我们的脸一半在阴影里,一半在阳光下,眼泪就从阴影到阳光,另一边,又从阳光流到阴影里。偶尔一两个同学经过,关切的询问,我们俩就用衣服迅速擦掉眼泪,红着眼睛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没事,就是想在这坐一下。

这是2006年的夏天,我们抱着对世界的一些些怨怼和愤恨,给高中生活画上了句点。同桌说,那时候还是没长大,就这么简单的以为,生活就要这样完了。后来,真的长大了,就明白,生活只有没完没了的“完了的感觉”。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是2014年的冬天。我上班之后,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站在信达广场的运动器材上,清晨的阳光将我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同桌一脸天真无邪地说出了这么一长串沉甸甸的话。

她比高中时候清瘦了许多,五官也精致很多,最小号的长款羽绒服穿在身上也显得宽宽大大,整个人被装进去,团团裹住。我和八年前一样,戴着眼镜,扎着乱七八糟的马尾,穿着宽宽短短的羽绒服、牛仔裤,脸上的痘痘也转移阵地,从额头长到嘴角、脸颊,谈论的话题从同学到同事,从学校到工作,说的多半是自己的苦恼,尽管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总归是发泄了一番。而同桌也理了理这些年她的经历。

2011年,她从西外德语系毕业了,经过重重关卡考验,终于拿到offer,就职于美的公司,工作地点在广东,这是二十二年来她第一次要去外地生活,幸运的是,她和男朋友一起都找到这个工作,单位提供食宿,工资比西安高出一些。想来这也算顺利,相对于很多毕业等于失业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况且美的还是一个大公司。

那个暑假,同桌还说要来武汉看我,我真是盼了好久,从我们宿舍的长长的楼梯下去上来又上来下去了好多次,同桌又告诉我她不来了,想多陪陪她妈妈,我本来挺生气的。后来听见她在电话里说,“以后工作就不能常回家了,谁不想多跟父母在一块儿?况且我爸妈也一天比一天老了,听说我要去外地上班,也很舍不得又不好说什么。你怎么这么不理解人,上班跟上学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些话说的我心里一震,想起一种人生必须要面对的分离,要从一直信赖依附的人转而去找别的依附或者暂时自己依附自己,的确是一件困难的事儿,首先在情感上就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过程。同桌并不是坚强硬邦的人,不过必须隐藏自己的软弱而已。

生活在无限变化的外部世界,一点不给人软弱的机会,生活就是要教你坚强。在美的公司,同桌应聘的岗位是英语销售,可时间长了发现性格实在不适合,我们俩都属于见了陌生人连招呼都不会打的类型,可销售偏偏就是要和陌生人打成一片,简直违背天性的工作嘛。同桌辞职了,那时候她想年轻嘛,天地宽广,有梦要想,鼓起巨大的勇气离开这那个管吃管住有男朋友的地方以后,她去了很多地方,在无锡做销售,大热天要搬很重的东西,空旷的工厂里没有一棵树,咬着牙坚持很长时间,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又去昆山给意大利人做翻译,小小的公司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人,住的房子贵且不好,活动的范围除了公司就是超市、房间,一个人撑得实在辛苦,又去了男朋友工作的合肥,找了临时的翻译工作,因为临时不能长久,再一次去了昆山,这次这个工作真是好,同事好相处,老板也开明,甚至两人都打算在昆山定居,买房子,可她男朋友又调去广州的美的公司,一切泡汤。

同桌笑笑:“几年的时间经历换回来的人生感悟不过是想要安定的生活而已。以前鄙视的东西现在竟然渴忘不可及,人生真是好笑,有些弯路非得自己走,教训和苦果都要自己尝过之后,才能体悟家长们口苦婆心的劝说不是全无道理。这么多年,唯一没有变得大概就是感情,虽然诸多坎坷磨砺,但终究还是走到一起了。无论是东北还是广东,我选择的地方都离西安太远了,但其实我真的特别喜欢西安。”

成长是离依恋的人,熟悉的东西越来越远的过程吗?可能是。比如父母,比如西安。想起大学的时候,我们走在西安街头,畅想着以后的生活,去哪个店吃什么,或者去小寨哪个地方买东西,是去曲江公园还是西外附近的山边玩,一切都以这座城市为基点,从没想过背离或者逃跑。尽管很多次遇见,但仍然沉迷于每次走过都会被美到的钟楼,人多到转不了身的回民街,古香古色文艺气息十足的城墙,小寨各类物美价廉样子时尚的衣服,去了无数次怎么也去不够的大雁塔广场。可是,我们好像离它越来越远了。

“你说,为什么别人都可以过上想要的生活?我们怎么就这么难?”同桌一脸认真的皱着眉头,问我。她的脸在冬日的阳光里泛着亮晶晶的光。

“如果我们生活在那儿,也许就不会像现在那么热爱它了吧?呵呵,典型的自我安慰,真的生活在那儿,只会越来越爱。”我自问自答。

同桌笑,对啊,毕竟,我们都不是喜欢闯荡世界的人,不过是想过安稳平常的生活,大概也只有心安才会身安吧。可是,此心安处是吾乡嘛。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绕着信达广场走了好多圈,周围的广场上坐满了晒太阳的老年人,商场里进进出出都是年轻人,我们两个傻傻站着,看着太阳越升越高,越来越暖和,心里各有各的不安,都不说出来。

突然怀念那个考完试的下午,虽然哭的伤心,可至少在我们喜欢熟悉的地方落泪,心里对未来一点没死心,还满怀憧憬。如今,我们不再哭了,可也不再希望什么,梦想都是用来破灭的,后来遇见的很多人很多事都让人灰心,真诚坦荡的后果也许是被利用,心心念念的梦想也许一碰到现实就被打的七零八落。

我们终于一起被现实生活驯服,被生活约束,离喜欢的地方越来越远,会爱的人越来越少,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别忘了,偶尔也可以哭,虽然对眼睛不好,可是有益身心健康。

左岸记:一开始就待在一个地方岁月静好,安安稳稳,或者,志在四方,走南闯北地去追寻梦想和可能,所获得的是不一样的。就算最后还是渴望自己能安定下来,被生活驯服,那样的经历和心境从来也永远都会不一样。不甘心和真正的踏实安心对生活的主导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完全可以从之前之后对生活、对亲人的心态改变看出自己的成长。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我的同桌,我们终于一起长大

  1. 我发现,一定要是有些成就有些底气以后才会有感慨,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似乎连感慨都那么不合时宜

  2. ###同桌笑笑:“几年的时间经历换回来的人生感悟不过是想要安定的生活而已。以前鄙视的东西现在竟然渴忘不可及###,这里的“渴忘不可及”应该是错别字吧

  3. 离喜欢的地方越来越远,会爱的人越来越少,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别忘了,偶尔也可以哭,虽然对眼睛不好,可是有益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