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人生道路尽头的凶猛老虎

2018-08-22 . 阅读: 1,008 views

文/驰云

一个生灵的降生是偶然,而离去则是必然。活着活着就老了,老着老着就死了,规律使然,想来也不应该是一件特别值得遗憾和悲伤的事,倒是不经过时间磨砺的死亡更让人措手不及,是吧?

然而,人体机能随着年月的流逝而失去了年少时的健壮和力量,精神之舟也因回忆的累积而停留在生活的淤泥里搁浅沉沦,身心再也无法如壮年时意气风发地扬帆远航;等渐渐地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感觉失去了掌控和影响能力,就日愈觉得自己是茫茫人海中孤独的被遗忘者,而待那时若是贫困和病痛也不怀好意地前来凑热闹,想来这晚景确是有几分悲惨凄凉。

人人都知道在时间的尽处是什么,却都还嬉皮笑脸地行走前进,毕竟毫无理由地对未来充满美好希望是人活着最基本的勇气,总期盼能多看几年光景,多品几年人世。人生数十上百年的路程中,明知在道路尽头有一只等候已久且饥肠辘辘的凶猛老虎,也不足以成为我们现在就止步不前的理由,远方的那只面目未明的老虎并不会阻碍我们欣赏此时此刻的风景。

人类归根到底总是太聪明了,远方的老虎暂时是奈我们不何的;即使在长路尽头,谁都无法避免被他们撕咬吞食的结局。

 

我祖父有一位行医的好友,是离我家几十公里之外一个镇上的人氏,他二十年前经常到我们山中去采药。那时因路途遥远,他骑自行车实在没法当日来回,所以经常在山间过夜。

一个初一或十五的清朝,我祖父去神殿上香,碰巧遇上了在神社林间过夜的他,然后二人攀谈结识,继而成为朋友,在那以后的多年间他来采药就住在我们家了,按照指导我们一群孩童都尊呼他为“药师”。

距离他上一次采药十余年后,也在我祖父谢世七八年后,他有一天搭车来到我们家,当时他应该七十岁有余吧。对于他的那次突然造访,我父母亲实在诧异,盛情招待昔日老友。他次日也要如往年那样去山上采药,我父母二人当然没法让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独自前往,于是父亲多日相陪他出入各大山林。

我父亲和他一道在山林间寻觅了三天,两人陆续挑回了几担树根和几包草药,一起在家中的院子里整理了两天,直到最后将树根剁成小块状,将草药挑拣干净,亮堂堂地晒满了一整个庭院。

然而农家少闲月,在这五天后,我父母亲再三暗示性地问起他的归期,他总是避而言它。在第七天的早上,他收拾了衣服和两大包药材要回去了。我父亲坚持要送他到家,而他坚决不让并且神色突然很失常激动,然后我父母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没有人作陪,我父母亲绝然不敢让他一人回去,于是以将草药晒干以减轻行李重量的理由,将他留下来。同时,我母亲利用她在镇城菜市场的情报网,经过两天,打了N个电话,终于经过四五手的信息联系上了他儿子。

第九天的上午,他儿子来到了我们家,同时也带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他如今有时会神志不清,很健忘,早在很多年前因为抓错药差点闹出人命就不再从医了。他终日守着他家中的库存药材还以为自己是个药师,然而多年来早就没有人找他看病了。他儿子说,他坚持说他自己没有病,医生开的西药他一粒都不吃,全都偷偷扔掉了。

接下来,从他和他儿子的争执对话中,我们得知,他儿媳对他不好,家中的孙子辈又缺乏教养而经常嘲弄奚落他。

最后他被他儿子带走了,走的时候脸色灰败黯然地向我父亲表达了他的歉意。那两大包药材他要一起带走的,却被他儿子从车上扔了下来,最后在我家的墙脚放了大半年,成为寻常垃圾。

这事我是听我母亲转述的,听完之后一直很伤感。想起二十多年前他来我们家时,总会买一些糖果给我们这群小孩,我们也乐于帮他收晒药材,有时还胆大妄为地偷骑他的自行车。有一次他带了两个布偶公仔给我们,就是大名鼎鼎的Mickey和Minnie了(只是当年祖父给它们取的名字是“思来安”和“思来乐”,“安乐”原本就是一个上好的词,只是如今被“安乐死”给蒙尘了)……他那么儒雅和气的一名医者,无人料到晚景竟如此不如意,我即使感念他的当年,一切也无能为力。

我父母与他相处多日仍未能发现他的异样,对往事和药理他都复记忆,并且多年后还能找到我们僻静的住处,想来他的病情应该没有他儿子说得那么严重吧。他只是缺少关怀,缺少和他有共同过往记忆的人的真心关怀。如今想来,他最后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也定当在逃无可逃的情境下才会依着记忆之路来我们家,寻找人世间最后一处避难所,一厢情愿地强将岁月截停在当年,重温他昔日平凡而内心富足的生活。

只可惜,到最后我们却也如同所有人一般,毫无悬念地将他精心筑就的幻境“哐啷”一声打破,让他从满地玻璃渣子中回到冷漠无助的现实。

 

育儿和侍老是一个成年人的两大主事;育儿日见其长,因此满心欢喜,侍老日见其衰,因此逐积其恶。父母给予了你生命,儿女传承了你的血脉,简而言之,一个人也只不过是家族延续链条上的某一小环而已。然后,人们恨不得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予儿女,却很难将该有的尊重、理解和关怀反哺垂垂老矣的父辈。

而我目之所见的乡村如药师那般的并非个例。

他们那代人,太过无私和溺爱子女,多数将毕生的积蓄给了儿女在城市买房置业,而自身孤零零一人却被抛弃在农村僻壤,天伦之乐于他们而言是一场理想意义上存在的奢华之梦。

他们每天在太阳未升起之时起床,一日三餐随便解决,端一张小方凳,终日坐在老家门口,然后静等天黑,再而歇息睡去,明日重复今日,直至生命的尽头。而对于没有积蓄且病痛缠身的老人而言,日常开支和生活都需要仰人鼻息,自然连最后一份安宁也失去了。

或许有了前车之鉴,如今些许老人就死守自己的积蓄而致与儿女关系破裂,可能又觉得生活无望子孙不孝,干脆仗着自己的几分钱财花天酒地,对于儿女多是一副“我死了看你给不给我收尸”的最后威胁,最后惹得双方都声名狼藉且两看相厌。

所以庄子有云“寿则多辱”,对此我深以为同。

 

人无论年岁如何,都要尽力以自己想要的姿态存活于世,不苟且不屈尊,这样时间在他身上才有了意义。若是一个人到了年老时节,无法享受世间的人情物趣,内心孤苦无处遣怀,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极度贫乏,再如果最后落魄得连日常都无法自理、连生命都无法感知,那长寿真是一种碾压身心的屈辱。

虽然健康与物质总是强求不得,但至少在精神上不要苛待了自己。年老之时,年轻的世界挤不进去就不进去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要找到生存的意义,有配备得起年龄的见识,保留自己独立的人格,面对老丑之态也能有豁达的看法,不依附于亲朋子孙,以自己的脚步去感知和见识最后的那只老虎。

话虽如此轻巧,人活到了一定的时点,无论是非成败,总会有多少不甘于命运吧。

人年少之时总是意气风发,即使身无分文胸无点墨,也丝毫不在意外部世界的漠视和嘲笑,总以为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然而人的心总会如人的身一样,经历宿命的次次突袭后,在一个地方一种状态下就慢慢地慵老下去,随着越来越多的情感羁绊,最终如同成为沉寂千年的幽蓝古湖般深暗。而物质文明总在向前,每一代人在长日尽处,一生的力量都被岁月耗空,最后总会被这个世界无情的嘲笑和摒弃,如同行遍南北的老旧火车头,在时间的垃圾桶里生锈腐朽,再也没有力量随着日月星辰踏步山川河流,也得不到世间的注目和关爱。

总之,人衰老了要离开了,是真没有法子的,即使你现在年轻且将一直年轻,也必须要懂这句话!

年轻一辈真应对长者温柔相待,这样还能希冀在自身年老体衰时也能得到这世界上相应的礼遇。如果在我们年轻的时代中,有那么多生命,在年老之时黯然悲凉落幕离场,那对于今天活在灯红酒绿花花世界APP的年轻一代而言,谁都有权利选择忽视,因为忽视毫不费力,但是更应该明白这或许只是一个你我暂时读不懂的咒语。

毕竟,代代相传的不单止于血脉,教养、品行、文化等极其有幸或不幸地也囊括其中。

(原文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682248275

左岸记:你怕生病、怕老怕死吗?你担心等你年老的时候,会遇上不好的世道吗?那么你在为这些担心做准备了吗?真的老无所依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匮乏,也只有这两方面都相对富足了,那么自己的人生才能真正的自己做主,才有所谓的独立豁达,才能坦然面对道路尽头的那只老虎。

 

赞赏驰云!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