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扔吧,你会活得更好

2018-08-15 . 阅读: 1,379 views

文/谢慧敏

扔东西简单吧?简单! 会吗?相信多数人摇摇头。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是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参加一个半玩笑性质的丢“垃圾”比赛,结果一个月后,他们从房子里清出了900件“生活垃圾”,堆满了整个院子。

戏谑的比赛出现了令人惊奇的结果,首先是房子变大了,这相当于人体的清肠运动,当一堆鸡肋般的物件被掏出去后,空间宽敞起来。更有意思的是,这对夫妇的心态也随之发生变化,工作之余,该玩的时候玩,想要做的事马上去做,生活变得简单纯粹。

扔东西会有那么奇妙?

是的。目前我也正在体验这奇特的感觉,逐渐减轻生活中不必要的负荷。

几乎每个早上,我都会拎一个袋子下楼,里面装着的或是衣服、或瓶罐、或玩具、或煲汤的锅、或旧窗帘……,形形色色,有时袋子胖鼓鼓的。

这些物什并不破旧。孩子的玩具车安上电池能冲出老远;琳琅满目的包装盒是我喝喜酒时收集起来,一个个都是艺术品;锅盆很沉手,它们过时的是式样,而非质量;衣服散发着樟脑的气息,有些标签还没有扯掉,它们标志着女人非理性消费的冲动。

在把它们塞进袋子之前,我不是没有犹豫。

哪一件没有意义?女儿的物件留有儿时的奶香,看着它们就想起孩子胖胖的憨模样;旧家什里凝结着我当时东奔西走的心血,囊中羞涩不得不货比三家;而那些挂着标签的衣服,说不定哪一天真能穿在身上……。它们都是有价值的。

然而我明白,它们一百年也派不上用场,只要在我家,它们就呆在角落。实际上,它们布满了我房子的角角落落,短则几年,长则十年,很少被关注,就像皇帝后宫的女人们,能被宠幸的没有几个,大多数只能韶华虚度,姿色老去,生命枯萎。

那些物品就是宫女们。

“放生”是最大的恩赐和最好的出路。

清理如同“放生”。

因此,我有一种仪式感。旧物品干干净净,分类整理,用一个结实的袋子装扎,有时放小区门口,有时送给门卫,有时就放在离垃圾箱不远的空地上。

我知道,垃圾筒不会是它们的归宿,它们最后都会进入到不同的人家,扮演着它们该扮演的角色。

比如,被装进纸箱的那一堆可爱的小玩具,第一个就会进入一个女人的家里,成为她小孙女手中的爱物。有一次我正丢弃一个旧娃娃,楼下那个打扫卫生的外省女人过来要了过去,她说她孙女不满周岁,正喜欢这些毛绒绒的小物件。

我还记得,也是一个女人,大清晨早早地等在楼下,因为前一天,我在她家门口对她说,我家里有一个久置不用的旧煤气灶可以送人,这个女人就过来了。她的家在路边,我锻炼时经过。像那女人的“房子”,我见过一批又一批,他们从外乡过来讨生活,在路边支起一个帐篷就是支起一个家,我的那些旧锅旧铲,会成为他们的生活用品。

假如它们不幸被丢进了垃圾堆,也没有关系,还会被重新挖出来,因为世上还有一个群体叫“拾荒者”。有一次我偶然经过小山包般的垃圾场,看见一群像乞丐的人扑向一辆从远处开来的垃圾车,当生活垃圾卸载时,他们蜂拥在臭不可闻的垃圾堆里寻找生存养料。

这个社会有很多个层级。
这个社会有很多类人群。
这个社会有很多种活法。
你眼中的鸡肋,他人的至宝。

放活了这些物品,房子里的空气流通起来了,光线似乎都变好了,身子也转得轻快了。

然后,新伙伴陆陆续续地进驻。

添置了书柜,是两张,计划了很久,如今终于有它们落脚的地方。

最近迷上了养花,马上动手,花缸逐渐从阳台漫延到书桌、墙角,房子也妩媚起来。

我还计划每两个月学一样技艺。买了一台酸奶机,很快就会自制酸奶了。又添置了一台烤箱,烤起了红薯,再准备学做面包。以后,还会有咖啡机、豆浆机等不断地进来。

当然,我也明白,这些新宠,有一天它们也会沦为清理对像,但这并非坏事。

扔,不是一个简单的举动,是一种态度,一种活法。

左岸记:断,是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舍,是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离,是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

断得放心,是放下我们的执著心,让父母和子女顺着自己的心意去选择决定物品,而不要自己带着爱的名义横加干涉家人的选择。

舍得放手,是尝试松开紧握的东西,看看自己的身体反应会不会变得轻松,感受放下错误的欲求和清理烦恼的过程,经过由手及心的思考,迎来通达的境界。

离了放生,是我们应该让物品去到它最被需要的地方,这种给予物品自由的行为,就会变成一种积极乐观的动力,赐予了物品二次生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扔吧,你会活得更好

  1. 一点一点也在做
    很奇怪的体验是,下单买动心时心情很好,但一旦收货就会消失。而扔东西时会犹豫,但真正离手了会开心好几天。

  2. 断舍离是一种生活态度

  3. 每次清理的时候都在考虑那些保留了很久很久 很有纪念意义的物件到底要不要扔 舍不得 然后又想想其实留着意义也不大了 便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