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凝固的童年

2018-06-01 . 阅读: 592 views

文/稻田

那首歌是在山里的学校学唱的,那片海是在露天的幕布里看到的,而那段模糊的童年是在悠长的记忆里刻意擦拭才能显现的,所以,当我接近它的时候,竟然毫无准备。

冬日的一个清晨,我和女儿去看故宫角楼回来,路过北海公园,公园里很安静,寒气袭面,晨练的老人包裹得紧紧的,阔大的湖面结了冰,阳光照射下,泛着白光,像撒了鸡蛋清一般——北海公园凝固了,于是心里便觉着少了趣味。

但似乎总有什么在心里浮动,时急时缓,时拢时散。不禁想着北海与我有什么关联吗?路边有一组铜色的雕塑,落满了灰尘,三个穿着夏装的少儿正专注地听一位坐着的战士讲述,那是上世纪50年代的形象,边上有一条桨船,也落满了灰尘。

“这是?”

不经意地回头,湖心岛的高处,高耸的白塔扑入眼帘。

“是了,《让我们荡起双桨》!”

于是想起了记忆里遥远却熟悉的旋律——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我迫切地四处搜寻歌曲里的景物,目光所及:湖水,绿树,白塔,红墙。在凝固的空气和冰湖中,模糊又遥远。

电影里的那些少儿演员现在已是白发苍苍了吧?与他们同时代的我们,也已白发苍苍了吧?他们还会追念歌里的绿树红墙,还会被欢快的旋律激荡起童年的波浪吗?

我想,会的。

他们的童年可能在偏僻的大山里,刨笋竹林,嗅着新笋的清香;抓鱼沟溪,土灶前等着催涎的美食——这是他们的追念。

他们的童年可能在辽阔的草原上,风吹草低,羊马如云,在野花丛中采撷和撒欢——这是他们的追念。

他们的童年也可能在拥挤的杂院里,爬树掏鸟窝,翻墙躲猫猫,街坊邻里饭菜香——这是他们的追念。

在昏花老眼、蹒跚步履中,他们的童年会混合在弥漫的青春里,所有的天真烂漫、激情活力都被归入了“童年”,于是上学、毕业,工作,约会、结婚、生子,等等一切与青春和活力相关的过往,都成了他们的追忆!

然而童年和青春终会逝去。逝去的童年和青春有的去了记忆里,有的则去了景物和物件里。记忆是飘忽的,越是久远,越是弥散于云水,难以捕捉。唯景物和物件是具象的生命,过往的悲欢都藏在里面,凝固而长久。

于是记忆在这景物和物件里慢慢化开,回放曾经珍贵的时光,丰富而美好……

左岸记:愿我们永远童心不泯,保持最直接的快乐,永远的好奇,永远的生机勃勃。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凝固的童年

  1. 记得自己小时候——这可能是所有人童年的缩影!

  2. 小时候最羡慕大孩子们下塘逮鱼捉虾;小时候最羡慕大哥哥大姐姐们想干嘛干嘛;小时候最羡慕大人们什么都会,好像无所不能。那时候,羡慕的人与事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