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岁月神偷

2018-05-23 . 阅读: 694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她们,是这些年,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后来我们都迷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和猴子一样,走一段丢一个,到头来手里只剩最珍贵的一个。跟猴子不同的是,我的记忆力更好,想起这些曾经捧在手里的甘甜玉米时,就能捡起碎片的回忆,看到没心没肺又闪闪发光的我们。

岁月是个小偷,把她们悄悄拿走,让我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在这个骄阳似火、树叶都没有精神、知了也懒得唱歌的午后,我认真写下她们每一个人,希望互不打扰的时光里我们互相安好。

蕾蕾:同一片蓝天,同一个梦想

我们一起做过最上进的事,大概就是一个早上写完了所有的暑假作业,这其中包含语文老师布置的八篇作文。写完作文合上本子后,好像甩去身上的一个大包袱,暑假一下子就变得异常精彩缤纷。其实,那个暑假跟往年的任何一个暑假一样,热得不能好好说话,我们也只是在太阳落下的傍晚,一起在院子里吃了雪糕、玩了跳皮筋而已。

关于小学的记忆里, 蕾蕾的身影无论如何也不能抹去。我呆呆笨笨,磨磨唧唧,她聪明伶俐,健步如飞。我们的家,门对着门,我们,手牵着手,心连着心,吵架和好,和好又生气,却一直混在一起。互相打击又互相讨好,互相显摆又互相安慰,互相较劲又互相鼓励,一起坐在教室外长长的走廊上,看被夕阳染的红透了的天空,畅想着未来会干什么样的工作,她说要当科学家,我也说要当科学家。然后她哈哈一笑,说一句,你能换个梦想不?科学家我都当了,要不你当个天文学家。我勉强点头,也行,过一会儿又反悔,不行,我还是要当个科学家,科学家多有文化啊。她撇撇嘴,就知道学我。我有些生气,转个身走进教室,心里想着,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当科学家。 我们为这个梦想,较了一阵子劲儿,后来,因为我过于糊涂的珠算被放学留下补习,蕾蕾一脸同情,算了,你别当科学家了。科学家不会珠算多丢人啊。我尴尬了好一阵子,想起数学老师一脸无奈的样子,也就听了她的劝,放弃了这个争了很久的梦想,改选了天文学家。

后来,剧情无惊无险,我们什么家都没有成为,有了各自的生活轨道,过上了人世间最普通平凡,忐忑不安,患得患失、挣扎又不甘的生活。

慢慢:第一次请我吃麻辣烫的人

我们是初三的时候被分在一个班的,邻桌坐着,慢慢瘦瘦小小,白白的,眼睛滴溜滴溜转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灵动,每天早上见我第一句话都会问,哎,你今天早上吃的啥?如果我说我还没吃,她就会拿出一包方便面塞给我,嘿嘿一笑。晚上下自习后,我会请她吃街边的炸饼,夹上炸花干,或者是其他的青菜。那时候,看着老板从油锅里捞出那些滴着油的菜,在学校一天的烦恼和疲惫都被一扫而空。年轻的时候,胃也是年轻的,可以坦然接受各种油腻和甜掉牙的滋味,当然还有离不开的辛辣。

对于财力有限的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牛板筋更好的零食了。上英语课的时候,把牛板筋偷偷藏在课桌里,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狠劲撕出来一块儿,趴在桌子上低着头拼命嚼,直到老师拍桌子,抬头,抬头,看黑板,认真听,才不得不抬头,脸都僵了,嘴巴也不能动。我比慢慢胆小,就真的不敢咽下去,直到老师走到后排,才取出塑料袋把刚刚没吃掉的吐出来。她不但吃的干干净净,还把那个沾满辣椒油的包装袋撕开,翻过来,抹的我一英语书都是,还一脸得意的笑。

离开学校后,她去工作了,有一次她去找我,穿着白色的长羽绒服,高筒皮靴,兴奋地告诉我:“哎,我那天吃麻辣烫了,就北十字那个,好吃很好吃,走,我请你吃去。”我想,挣钱真好。就跟她一起去了,我们拿了好多菜,吃了整整一个下午。说过什么话,都忘记了,但她一直神采奕奕的讲着说着,给我看了她新买的小灵通,向我描述了一个与父母讲给我的完全不同的社会。而我,毫无理由,没有怀疑,信了她眼中的美丽新世界,比学校精彩一万倍。

后来,我发现,好像慢慢说的也不对,世界远比想象中精彩,不过,人始终还是年轻时候鲜活。

安妈:要时刻保持自信

我问安妈,安安好不好?乖吗?安妈就发来安安的照片,然后告诉我,她很好,很乖。我看安安,什么都是小小的,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小小的人儿,就明白了李咏说的那个贴心小棉袄,比喻真是恰当啊。

我又问安妈,结婚好不?安妈说,一般般。我说,那我老了怎么办?安妈说,神经病,时间饶过谁?大家都在变老。安妈一向冷酷,说话毫不留情。不过,今天她又加了一句,要时刻保持自信。

安妈大概就是那种诤友吧,不温和、不迎合,不感性,讨厌腻歪,一点都不像学文科的人。安妈有次直接告诉我,喂,以后不要在朋友圈里发那些乱七八糟、不痛不痒的话了吧,看得人鸡皮疙瘩掉一地。我辩解,说那些状态都是有感而发,安妈就狠狠戳我脑门一下,为赋新词强说愁,看把你矫情死。可是,就是这样的安妈,竟然会在新还珠格格播出的时候,眼里闪着光的告诉我,啊,其实我发现新还珠格格比老还珠格格好看呢。反正我就喜欢看新的。我被这颠覆三观的话震惊的半天没说话。

有的人就是,看起来跟你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却很投契。安妈和我就是这样的“一点不配”的朋友。安妈瘦我胖,安妈白我黑,安妈脾气火爆我没啥脾气,安妈认真我马虎,安妈干净我邋遢,安妈精致我粗糙,安妈守时我磨蹭,安妈爱穿裙子我离了牛仔裤就不能活,我问安妈最多的一句话是,你说,我咋办啊?她回的最多的就是,咋办咋办,做好你自己,其他的事情凉拌呗。

安妈告诉我最多的话就是,要自信,相信自己。不过,她时常是这样说的,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啊?你能不能积极一点?哎呀,我不管了,爱咋咋。后来,她每次都管了。我数学题不会,做了两三页的演算还是没算出来,灰心丧气,安妈拿过题本讲给我听;我花光了零花钱,安妈就把自己攒下的钱塞给我去买米线,偶尔也会带上两个包子给我,分开了班级,安妈一下课就过来找我,两人一起站在楼道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八卦。安妈问我,历史老师上节课讲的是什么啊?我皱了皱眉,想下,告诉她,讲的可有意思了,是慈禧太后和某人的绯闻哦。安妈一脸期待,兴冲冲跑回教室。一下课,就跑来问我,没讲啊,给我们讲的就是课本的内容,怎么这样啊?区别对待。哈哈哈哈,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安妈狠狠捶我一下,又抽啥疯呢?但她始终没想过,我会骗她,而且在没有求证别人的情况下,盲目地信了我一个人。

安妈结婚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迟到。可我还是不争气的迟到了,安妈在电话里面催我,快嘛,快嘛,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我想,怎么可能。我急匆匆跑进去,看见礼堂已经坐满了人,安妈拉我坐下,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慢啊。然后司仪问,这下人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吗?安妈点头,可以开始了。我坐在第一桌中间的位置,看着安妈和安爸,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幸福,享尽世间美好。

安妈结婚后,去了别的城市工作生活,我们一年甚至是几年才能见上一次面,可她见到我,始终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每次都要训几句话,你能不能不要再问我,咋办咋办啊?能不能有点自信?

有的疾言厉色实实在在源于真心,比如安妈。

此时,抬眼望去,街灯一片辉煌,我想起三毛的句子,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梦里花落知多少。

左岸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在我们成长的岁月里,如果能有和我们一起心怀梦想的朋友,有和我们一起吃吃喝喝的朋友,有永远都在鼓励我们的朋友,那么我们的岁月是就是丰厚的,我们从岁月里偷得了最珍贵的时光。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 Comments On 岁月神偷

  1. 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

  2. 十年前的那些个小伙伴,基本都已不知身在何方。那个时候的手机还未普及,相互间能够维系住的东西也很少。

  3. 友情不要科学,无需理性,更多的是缘份,前世的契合,今生的相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