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是如何想成为一棵树的

2018-04-05 . 阅读: 407 views

文/小轩梅香

中国传统文化里,家里有孩子诞生,就会在后院植一株柏树。

柏树坚毅顽强,且亭盖高大,常绿且蓬勃向上,也算家人对孩子的一个美好期望。天人合一,既寄托美好愿望,又植树成荫,中国古人的智慧略见一斑。

***

小学的时候,自己算个积极分子,颇得老师喜欢。学校有个小话剧,讲森林里的故事。里面有个角色是树爷爷,是森林里的智者和长者,扮演者穿着一个树模样的道具,话很多(因为要靠他讲道理),很重要。

老师安排我扮演这角色,我断然拒绝了。我觉得一棵树很不好玩,不能动,只能说,虽然是主角,光芒万丈,但我就是不喜欢。后边记得自己选了鹦鹉的角色,华丽丽的,碎嘴子不停,舞台上飞来跑去的。

***

及至大了些,每年的植树活动(变相春游),充满了乐趣和辛劳。

那时候的植树活动,还需要你认真的挖坑,垫土,栽树苗,踩结实,浇水什么的。

一棵棵树苗,擀面杖粗细,齐腰以下涂着白石灰,下边挂着大块的泥巴。有一些根外露着,枝叶稀疏,太阳晒着,懒洋洋没点儿生机。男同学们,拿着树苗当长枪,彼此对练,泥巴乱飞,打急眼了,掂着桶打水仗。

老师们急眼了,几声呵斥,踢上两脚,都乖了。急急忙忙的把树扔到树坑里,女孩子们扶着树,大家胡乱的填着土。让女孩子们踩实,等女孩子们认真踩的时候,再扔上几锹土,彼此对骂一下。

浇了水,看着水慢慢渗下去,也不能存太多水,大功告成。除了哪个倒霉蛋被人不经意间推到树坑里,慌乱无措、伸手扶树,一身泥水不说还拉倒了树,冲突过后,还得乖乖的重新再来。

等了来年,再来植树时,竟然发现差不多都活着,长大长高了,生机盎然。

***

大学军训站军姿,教官是炮院的,因为我们学校有军事传统,他们对待我们很客气。

教官尝试形容、比喻着告诉我们军姿的重要性,他说,你们穿着绿军装,多像一棵树,既然是一棵树,那就要直溜溜的,这样既有骨气还看着挺拔。

同学们起哄:梅花不直还漂亮,松树不直才是迎客松。教官一时语噎,有点挠头。突然想通似的,大声说:老子不管你是什么树,站军姿这事儿,老子就是要让你们站笔直。

那几天,站军姿,大太阳下,汗流浃背,腿抖腰硬,汗水可以流到眼里的感觉很不爽。唯一能偷懒的方式,就是假装晒晕,但是都是男人,似乎丢不起那个脸,都硬撑着。晒晕了的同学,委顿着慢慢倒地,抬到树荫下,晚上一起吃饭时,还被奚落。

起码那些天里,是站成了一棵树,站成了一片林。

军训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只要你不服输,你能做到很多你之前压根觉得做不到的事情。

一棵树,也是这么想的吧。

***

我喜欢爬山,喜欢爬到山顶的感觉。

不管你如何的登顶,都有更高的天在。

很多山顶有树,因为高的缘故,土是贫瘠和可怜的。因为风的缘故,因为水的缘故,长得都谈不上滋润,所有不屈的造型都是抗争的结果吧。

树有多高,根有多长,不是土壤和岩石让他们稳固,是根牢牢的攀爬和支撑着。

老觉得生在山顶的树,是运气不好的,有风无土,有雨雪雾霜,却就是没有谁来浇水、施肥。阳光是极好的,甚至是暴烈的。

每一寸的成长都是一场战斗,都是生死,却施施然的默着,看四季、看鹰翔、看花开、看枯荣。

我是敬佩着这些树的,我在山顶是沉默的、无语的,我和树可以交流,这样的登顶我很喜欢,也很享受。

***

朋友送了我两块柏木,有着柏木特有的香。

质地紧实,木纹如龙,隐隐的香气,不仔细闻是嗅不到的。据说是一株千年以上柏树的,被朋友锯了巴掌大小的一块皮。

我摩挲着这柏木,想着它成长时,是千年以前吧。那时候的人、那时候的风土、那时候的花鸟走兽,这树无声的看、默默的记,年轮花纹记载了一切,却无法让你解读。

千年的树,一定忘了自己活了千年。要不,会懒得活下去。就算剩了一层皮,就算扭曲到如龙,还是向着天空的姿势,还继续的向上。

你与过去的交流,只能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一切印记都在、都记录着,但永远别想知道过去真实的样子。

那些给你留下印记的人或事,有你努力消除却依旧痕迹宛然的;有你压根不想忘记,却被你的成长湮没的;有很多你都不知道哪来的印记,让你疑惑和猜忌;有太多的平平常常,如旧如昨……

可能每一个人都是一棵树,不管他想不想、愿不愿意。

***

现在明白,做一棵树是幸福的,幸运的,也是宿命的。

不管诗人们如何念叨要成为一棵树,其实明了里,每个人都是一棵树。

基因里、骨子里就是一棵树,你能选择自己如何坚持、如何生长,却无法预知将会遇到的。只要你选择成长,总是有机会和方法的,除非你放弃。

只要你想好好的活成一棵树,你还是有机会的。

左岸记:如果是一棵树,就绝不要把自己活成了一棵失去自身力量的藤。一棵树的种子是比金子更有力量的存在,你要是一心想着做金子,那么有可能你会被埋没在土壤里一辈子,而你选择了做一粒像种子。虽然种子照样被埋没在了黑暗的土地里,但总有一天,在你经历了无数个暗夜和风风雨雨的日子以后,你总会破除而出,最终长成一颗参天大树,到那时候你的高大直擎天际。

另:不知大家能不能找到这篇文章的彩蛋?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4 Comments On 我是如何想成为一棵树的

  1. 学习了,好文

  2. 有时弯曲不是屈服和毁灭,而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和发展。除了通过黑暗,我们无法到达黎明,从今天起拼搏吧,为让自己努力成为一颗大树而不断成长。坦然的面对道路上的困难,才会不枉此生,缔造生命的价值

  3. 大学期间一直关注左岸读书,文章深刻有正能量,毕业后好久没看了。

  4. 彩蛋是括号里的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