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从心灵鸡汤到毒鸡汤我们在读什么?

2018-01-16 . 阅读: 1,143 views

文|南方的喵

前段时间《猎场》热播,开头便是热乎乎的公司鸡汤宣讲,另外整部剧也被定位职场正能量剧作,给大家煲了一大份职场鸡汤。心灵圆满之余,冷静之后,还是要感叹剧作有尽时,生活无绝期,自己的职场还是一如既往的安然继续。在感叹鸡汤的效用之外,也让人不禁思考,心灵鸡汤,我们读了这些年到底在读什么?它的受众、机制、发展是什么?我们对鸡汤又该持什么样的态度?

***

在不少人的理解里,鸡汤文的主体受众是青年学生,职场新人等,而鸡汤出品类型包括:母亲鸡汤、囚犯鸡汤、祖父鸡汤、祖母鸡汤、孩子鸡汤、父亲鸡汤等。在实际上则更为宽泛,以角色身份为标准其实难以划定。

滑铁卢大学心理学家戈登·彭尼库克曾经在对于废话的研究中表明:经常在社交网站上发表鼓舞人心名言的人,更容易相信宗教、阴谋论及超自然现象,相信那些非常人能做的事情,但他们的智力水平和认知水平偏低。

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看鸡汤文的人,在认知水平上也许同样有所欠缺。鸡汤能带给人的多是温暖安然、动力奋进等,这种效果的实现依托于人们对于笼统意涵的表达容易采取对号入座的态度。之后持续深化让自己沉溺沉迷其中,致使“温汤煮青蛙”。

统看鸡汤的主要三大作用:暖心,启迪,励志。这倒不是说看鸡汤的人就冷漠,愚昧,情商低下,只是他们往往走不出需求不满,认知不深,内驱力不足的三个通病。

当漂居北上广,收入微薄,无助,生存与安全勉强糊弄,感情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都遥遥不可期,这个时候期待需求的满足,文字的力量唤醒自己的情感价值认同,如同短暂的梦境一样,鸡汤让人感怀唏嘘;

当婚姻零落,家人疏离,常常吸食段子快餐文化,从来对于问题考究不深,偏听偏信于道听途说的似是而非,这个时候,文字的力量触及自己的灵魂深处,指示精神的坦途,仿佛醍醐灌顶让人神清气爽顿悟开窍;

当职业高不成低不就,迟到拖延懒惰浮于表面,沉不下心,这个时候,文字的力量仿佛跌倒时送来的拐杖轮椅,远方可待,巅峰可抵,风雨不惧。

然后一碗碗鸡汤下肚,变身超级赛人,景阳冈随意过,吊睛白额大虫抡起来锤。再然后,五分钟过去,天还是那么寒,路依旧远,自己的背影还是那么长而孤独。

***

鸡汤的源头可追溯到1993年,由HCI出版的第一本《心灵鸡汤》在美国面市,旋即引起轰动,被《纽约时报》评为该年度畅销书,《时代周刊》更是称其为“十年来出版界的一大奇观”。为保证质量,征稿量大入编率低。也是在90年代《心灵鸡汤》陆续引入中国,“心灵鸡汤”这一独特的“名号”逐渐被中国读者所熟知发展和风行。

鸡汤的套路主体是仁者智者故事,以仁爱和智慧为内核,由精巧的故事外包装。受众吸引于故事线路,感触于内核的发人深省。而根本来说,鸡汤满足的是人性。

人性善恶论我们古来既有孟荀之说,姑且不论。人性贪恋世间的美好却不可辩驳,只要不是求死之人,都会对于人世间种种或生存根本,或者感情需要,或社会权利,或者信仰尊崇等等存在一种索取和追求。

在此过程中,人们感知到快感,然而无论生理构造还是社会系统都会限制这种快感,所以总是幸福昙花一现,美好稍纵即逝,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种求而不得的心理缺失感由于物质精神世界分类的庞杂变得形形色色各有不同。

鸡汤文的内核在一开始写就的时候就如同一根心锚的埋设,勾连阅读者既往经历,引发人们对号入座,选择性印证,活脱脱的一个“请君入瓮”。而阅读鸡汤的过程就是让人以一种轻而易举的方式(只需轻松一看)获取温情智慧,即沦陷于认同,沉溺于满足。

整个过程即是编码一个文本,读者只要顺着思路,就能解码被引导。如果有兴趣尝试自己写一篇鸡汤文的时候就可以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这般几番填充也能烹饪出让人小酌的滋补鸡汤。

***

移动互联时代,鸡汤大行其道,已经被很多人食之无味,厌烦甚至深恶痛绝。

这一方面表明鸡汤的套路人们已经渐渐习惯,营养价值伴随着新鲜感的逝去而同步流失;另个一方面,大众的认知水平也或许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较过去有所提高。而鸡汤文也应时应景地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毒鸡汤。

这里不是说那种网络肆意传播虚假药品广告等信息的毒鸡汤,而是指对于传统鸡汤嘲弄,揶揄,讽刺以博得一笑聊以自慰的毒鸡汤。干了这碗毒鸡汤上路,表明了大众在鸡汤认知上的一种割裂。

传统鸡汤,喝了暖心启迪励志,但是导向的实际效果却是没有效果。这个时候的人们心理是失衡的,紧张、压力都无处安放,便开始审视自己对于鸡汤的态度和鸡汤后自己无所作为的结果。既定的结果刻在了时间之柱上无可辩驳不能否认,对于鸡汤的态度和认知更容易改变。

相形之下,为了解除矛盾,那么对于毒鸡汤,来来来痛饮三百杯,不醉亦不归。与丧文化一样,都存在认知失调后的自我调节,自我慰藉。

然而传统鸡汤和毒鸡汤如同辩论场上剑宗和气宗,也一如辩论始终是停留在唇枪舌箭纸上谈兵,无论传统鸡汤和毒鸡汤都难以带来策略上的直接施为。

***

满满的鸡汤灌下,我们逐渐在掩饰自己的需求,糊弄自己的认知,让自己的内驱力陷入无尽漫游,在潇洒的一笑而过中,给自己的心灵铺上茫茫大雪,让自己的道路变得泥泞曲折。难道要成为这样的自己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换个角度想,能被鸡汤吸引的人,也是对于生活抱有憧憬的人。欠缺的不是无限憧憬与设想而是行为上的切实动作。

首先,战略上自然是需要先接受现实,很多事情不会轻而易举。一般而言,越珍贵的东西,越稀有,越难以得到,或许需要更为辛苦的努力,或许需要更为创新的谋划,或许需要更精巧的工具,或许需要的是那么一点运气……而这也就关乎战术的选择,鸡汤是你的选择(或者被选择),未来的路也一样。

如果想拼出一套房子,那么去根据当前的职业境况,未来的发展出路,定细节的方案。例如今年要达到多少收入,做哪些工作,放弃哪些东西,改变哪些习惯,哪些工具需要引入,哪些人群需要接触,哪些方法需要尝试……规划过程十分个性化,需要别人的建议,请参考;规划过程的实现,需要自己的落实,更请实践,并长期实践下去。

如果想学更多东西,了解更大世界,那么同样规划,需要去学会查找阅读筛选更多一手资料,需要去亲历调查确证一些事实,需要要跨学科,需要团队合作等等。

如果想改变自身的拖延惰性,发掘自身动力,那么需要检阅反省自身的病症,坦然接受自己的过去,也许需要从很小的事件,重复性去做,长时间地潜移默化,也许还会反复,需要提前设定好应对方案,也许需要别人监督或者帮助等等。

这里方案限于篇幅和智识只能笼统盖过,所谈内容也大多是“也许可以这么做”,唯一确认的是,需要去做去解决,只要问题还在。

***

对于鸡汤大可不必全然反对,因为鸡汤确实带来很多正面上进的力量或者哪怕是聊以自慰。鸡汤更需要认识,需要从这种认识中找寻自己的原因,自己为什么能为什么要喝下这碗鸡汤,清楚地认知之后,能更接近问题的症结所在,以便在此基础上选择合适的方法做出协调的行动。

左岸记:还是要引用那句话——“不管别人怎么忽悠你,记住,这个世界只给你提供工具,从来不提供解决方案,所谓的解决方案,只是比较好用的工具。”有了这个思想,你就明白了,工具本身并不会解决问题,它需要人们根据问题去使用它,改进它,从而提高解决问题的效率。学校并不解决你的知识问题,它只是你学知识的工具。医院,并不解决你的健康问题,它只是你增进健康的工具。任何一个单位,它都不解决你的事业问题,它只是你自我成就的工具。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