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

2009-03-16 . 阅读: 22,188 views

不久以前,我们去看一位从美国回上海探亲的朋友。这位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二十年前赴美国留学,他谈到多年以来在美国生活,感触最深的是,在美国的中国 人的生活追求,与西方人相比,有一个相当大的区别,那就是旅美中国人无论事业成功与否,无论属于哪一个阶层,似乎都非常重视物质生活方面的追求,只要中国 人在一起,无论是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还是多年旅居美国的华侨,都非常实际,讲求生活的享受与安乐,中国人平时谈话的内容不外乎是房子、汽车,在世俗生 活的享受方面似乎有很强的从众心理,不像西方人在人生追求方面那么多元化。在西方,确实有不少人只关心自己的物质生活,但也确实有为数不少的人在追求其他 东西,例如有的人喜欢冒险,而在日常物质享受方面则相当随便,有的人成了事业上的亿万富佬,但生活却十分朴素,始终开一部普通的车子。钱赚得再多也不会想 到买什么高级轿车。他们对于别人以何种方式生活,追求什么,物质生活得如何好,可以完全不在乎。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追求自己觉得值得追求的价值。换言 之,中国人的人生追求相对而言则十分单一,而且很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既然社会上以物质生活为中心,在从众心理的支配下,人们也就自然会去摆阔,以此来显 示自己的成功。西方人的生活追求则比较多元化。甚至连日本人也比中国人生活价值的多元化追求方面要丰富得多。

这位朋友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文化问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在人生目标追求上中西文化所表现出来的反差,我过去也隐约感觉到了。就拿我所接 触到的文科研究生与大学生来说,就我多年教学所知而言,其中相当强烈地出于对本专业由衷的热爱而选择这一专业的学生实在并不多。

前不久我见到的一位来上海开会的美国女教授。十八年以前,我在南京大学读研究生时,就与这位研究中国历史的留学生成为好朋友。她现在在美国新英 格兰地区一所不太有名的大学任教,她说,她希望的是提早退休,这样,她就可以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自由地研究中国文化与历史,因为她现在上课太忙了,最缺少的 是自由支配的时间。 她还说,她生活很简朴,只要再积一些钱,提前退休以后的生活不会有问题。

这种把学术视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价值追求的生活态度,在美国并非少见。在美国大学里,人文学科的助理教职的收入并不那么有吸引力,然而往往会有数 十个博士或博士后宁愿不要去公司赚大钱,而要前来应聘,大学教职竞争非常激烈。我曾向一位美国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既然获得一个大学文科教职是如此困 难,为什么在美国还是会有那么多人选择去读文科学位呢?这位朋友告诉我,这是因为他们确实有志于哲学、历史、文学与艺术专业,确实以此种学科当作为自己由 衷的爱好,他们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当下中国人的价值追求的单一化、同质化,我在日常生活中就有深切的体会。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的自行车坏了,正在车摊修车时,放在车架上的一本 《西方哲学史》的书名给一位路旁休息的中年人看到了,他好像是突然发现外星人似的惊讶地看着我,并自言自语地说:“哈!哲学!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 人在读哲学!”

这件事至少可以说明两点,一是这位市民周围确实长期以来没有人对于纯粹属于人文领域的事物有兴趣,否则他不会把我看成异类,并如此真切地感到惊 讶。其次,他非常自然地认为,所有的人都理应追求与他所追求的同样的价值。他无法理解别人追求一种与他不同的价值是合理的、自然的。他的表现正是他的人生 态度的一种最自然的反应。我用这个例子只想以此来说明,中国人在人生价值方面,确实相当普遍地存在着一元化、、板块化、同质化现象,中国人的价值观分化程 度很低。用这个例子可以从反面来说明,什么是“特立独行”的生活态度。

另一个例子是,去年有一天,我的一个发了小财的初中同学请我和其他几位同学吃饭,在开往一家大饭店的出租车上,他突然大发感叹,说我们当中最可 怜的就是笔者本人了,他说这是因为笔者现在还在拼命读书。在他看来,在当今中国读历史书又能赚多少钱?对此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确实找不到合 适的语言来对他的想法提出反驳,因为这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常识问题,而是一个不同的生活价值态度问题。

这个例子之所以特别有意义,是因为这位朋友在中学时期是全校最杰出的优等生,他的作文常常被语文教师当作全校高中生的范文印出来让大家欣赏。而 现在他却非常真切地把金钱与享受,作为人生唯一值得的追求的价值来确认,并相当自然地认为,可以以此作为唯一的尺度,对别人幸福与否或可怜与否来进行评 价,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至少这个例子可以说明,这种一元论的拜金主义、功利主义、世俗化的价值观如同潮水一样已经渗透在我们活着的一代人中。以 至于这种价值优势已经取得可以指点江山、臧否人物的霸权地位了。

再有一个例子是,去年七月我在旧金山硅谷参加了一个中国新侨民举办的家庭聚会。我满以为这些旅居海外的朋友会由于我这位刚从国内的老乡的到来, 而问及有关中国的一些话题。然而在整个聚会中,人们谈的只是各自如何赚钱,刚买不久的房子又涨价了,附近什么地方的托儿所最便宜,等等。人们几乎完全没有 注意到一位中国大陆来客的存在。也根本没有想到问问自己的故乡有什么新鲜有趣的事情,中国有什么变化,中国有什么问题,未来会怎么样。回来的路上,我对此 十分感叹,询问带我来参加这次聚会的朋友,这是为什么,我的朋友一时也回答不上来,只是说,“这里大多数中国人圈子谈的都是这些。不谈这些他们还有什么可 谈的?”

为什么会这样?是由于中国人的国民性中缺乏超越性的价值追求?是由于中国文化中有问题?还是是一时的、过渡性的现象?

有人说,这是由于中国人长期以来太穷了,穷怕了。所以会以十倍的努力来追求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享有过的东西。因为人毕竟是有欲求的动物。从古北新 区访友返回家后,我通过电话向我当年的一位中学老师谈及这个问题,这位老师用杰克伦敦的一部小说里的情节来说明这一点:当一个落水者在海水中被救起时,这 个被救者会不自觉地把船上的水与食品偷偷藏到怀里去。因为他在海水中实在渴怕了。正因为如此,这位老师认为,将来中国人富了以后,一切都会变的。人们的追 求会多元化的。

但这种解释却不能说明,为什么那些已经相当富裕的海外中国新侨民中产阶层仍然如此强烈地追求实惠,在他们身上,似乎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新的价值观 出现的迹象。就拿越来越富有的台湾来说,金钱至上潮流,已经发展到越演越烈的地步。就拿香港来说,我在香港作了三个月的访问学者,使我最惊异的一大发现 是,号称为世界上第一自由港的香港,拥有六百万高素质人口的特大都市,除了香港中文大学办了一份《二十一世纪》外,居然找不到一本本地人办的纯人文刊物。 这是不是表明,香港的中国人比日本人更像是经济动物呢?

有人说这与中国文化中缺乏宗教因素有关,这样的解释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宗教对来世,对超越性的彼岸世界的追求与信仰,往往能培育人们超越功利的价值观。 中国人与其他民族相比,宗教心理确实是相对淡漠的。佛教并不是中国的国教,本土的道教与其他宗教相比其实也相当功利化,自古以来,包括历史代帝王在内的相 当多人们信此教的目的,也只是追求现世的长生,对来世与彼岸世界并没有兴趣。在中国,人们即使信佛,也往往是怀着某种相当具体的功利的目的来求神拜佛的。 一个结婚几年没有生儿子的中国人去观世音象前烧几柱香,与其说是出于对超然世界的追求,不如说是一种对神灵的贿赂,体现的恰恰是最功利的态度。一个缺乏彼 岸观念的国度里,讲求实惠、注重于现世的生活,务实而少幻想,便成为我们中国人的民族性品格。如今又处于一个商品世俗化成为潮流的时代,那么,走向全民性 的物质财富的追求也就自然而然了。

有人说中国人的价值同质化这种现象与大一统的儒家价值有关,因为儒家文化与其他文化相比,例如与伊斯兰文化、东正教文化与西方基督教文化相比, 由于没有宗教作为自己的形而上的存在基础,儒家缺乏强烈的宗教情怀,缺乏超越功利的价值。深受儒家影响的中国文明,因而与其他文明相比,无疑是一种世俗化 程度最高的文化。

然而,当我们追溯到孔子的思想中去时,却会发现孔子恰恰是一个具有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的人。孔子本人是有强烈的超越功利的价值追求的。例如孔子说“朝闻 道,夕死可矣”,在儒家先贤那里,对形而上的道的信仰与追求是相当执着而且强烈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一个像颜回那 样的有精神信仰的君子,会生活得相当充实并具有人格力量。孔子从来对超功利的艺术与精神领域的追求看得远比物质上的收获更重要,他说过“饭疏食饮水,曲肱 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他还意识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在他看来,贵在自得之乐,一个人的追求才具有真正的动力。他对音乐的热爱 可以使他“三月不知肉味”的地步。在《论语》中,人们可以找到这方面的许多言论。

另一方面,孔子对“道”的追求又并没有使他成为禁欲主义者,他从来没有单纯地拒绝过物质上的享受。他并没有像后世的佛教徒那样,一般意义上反对 “富且贵”。他只是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无宁说,他主张在现世生活中,在追求崇高的超越性的“道”同时,仍然保持着一种有节制的世俗物质生 活。这是一种相当乐观的、积极向上的、既有精神追求又有物质享受的人生图画。一个以原典意义上的儒家作为安身立命的基础的君子,他希求的是在精神与物质方 面达到的平衡和谐状态。

这使我想到了我的祖父。直到六十代年初期过世,可以说他属于中国最后一代的受儒家影响的老式读书人。根据家人的回忆与我小时候对他的依稀的记 忆,他是一个乐天的老人,自命为“谑翁”,喜欢喝酒,喝得过量也会发酒疯,对人非常善良。读书甚勤,拥有万卷藏书,购书成为生活中最大的爱好。每次发薪水 就用来购书,购书之后往往是身无半文。反过来还要向子孙辈“借钱”。吃的则基本上是粗茶淡饭。高兴时会眼泪纵橫。对子女又非常宽容,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 代他就鼓励自己的女儿(即我的姑妈)去读易卜生的《傀儡家庭》,去追求自由恋爱,他从来不以自己的意志要求他人。朋友很多,见到别人有难总会尽力相助。

记得我小时候,哥哥笑话祖父填写表格时把“宗教信仰”一栏填写为“信仰儒教”,哥哥说,“儒家怎么能算是宗教呢!”现在想来,祖父正是在精神上 最接近于孔子原本意义上的那种儒者了。他对他所理解的“道”的诚挚信仰,与对现世生活的热爱、对现世价值的享受有机地结合到一起,并达到和谐的地步。他从 来没有压抑自己的个性,用“发舒”这两个字来形容这位谑翁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他的这种自由舒展的个性与他的人生意义的追求结合到一起,形成一种乐天的生活 态度与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态度的意义就在于,对天道的尊崇,使一个人可以摆脱那种单纯的物质金钱的追求,而对现世人生的热爱与乐天的态度,又使人不至于变 成 “道”的殉葬者而不自知。我想,这种和谐的生活,可以产生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的人格,一种不是刻意包裹与修饰自己,以迎合世俗生活的人生风格。一种有着 丰富的精神追求的,达到“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人生境界。可惜这一种类型的儒者与我们之间已经出现无法接合的断层。

现在想来,人们从五四反封建的文学作品中见到的近代以来的士绅形象已经脸谱化了:中国的儒家士绅阶层是专制的,不开化的,僵化而封闭的,生于儒 家士绅统治家族社会,只有打倒它或者离家出走一途。巴金《家》里的那个士绅老家长的形象实际上是被高度符号化了,自五四以来,几乎就成为中国旧家长制度的 象征。其实,中国士绅阶层本身在在外部文化的冲击下也处于转化过程中,分化出不同的类型。士绅中的专制家长当然不在少数,但并不是没有其他类型,至少在我 们家里,就出现了从传统士绅中转化出来的一种新类型。在一定的条件下,儒家文化在与外部文明的融合中未必不能衍化出一种能够容纳超功利的精神价值追求的、 容纳特立独行的人格的、通达发舒的新类型。可惜的是,这种自然的转化由于种种因素而在中国没有实现。二十世纪以来,士绅文化终于彻底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 一种带了革命特色的农民文化。而农民不得不为稻梁谋的生活处境,使这种文化注定具有相当实用性与功利性特质。当然,这一点肯定不能解释我们提出的问题的全 部,但也许可以解释部分。

当然,从总体上来看,中国的儒家主要的历史趋势不是走向发舒,而是走向“律则化”。我们自五四以来批判的,实际上是意识形态化的儒家,即把儒家 的 “道”变成官学化的政治意识形态,变成为统治者的工具,变成一种硬化了的“君尊臣卑”的纲常伦理。其结果就是儒家自身的异化。这种由于政治化而异化的最典 型例子是东汉时期的“二十四孝”,一个为了使双亲有饭吃而把儿子活埋的孝子,成为中国文化中的典范与英雄,这无疑是一种为了某种被阉割了的“道”而牺牲人 性的文化,这是一种失去了人性与道之间的和谐平衡的文化,这种“道”又如何对子孙后代具有吸引力呢?人们又如何会在对这种意识形态化的“道”的精神向往 中,感受到人生的价值与意义呢?一旦这种“道”对人们的强制与约束力瓦解了,失去精神追求的人们又怎么可能不走向极端世俗化呢?

一种重发舒的、通达而多少富有人性味的原典儒家,如何在西汉以后演变为“重一道同风”的、以律则化的方式来限制人的自由发展的官学化的儒家?这 可以说自五四以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感兴趣的问题。我想可能有两个关键点。虽然这两点也许都是老生常谈。首先,在孔子那里,作为社会人伦的“道”,被历朝 统治者解释为“上尊下卑”的等级秩序的“道”,从而失去了原典中的道的本性。其次,把人欲追求与对道统的尊顺不是有机地结合,而是完全对立起来。在《礼 记》中有一段话最为清楚地表明了这种对立:“儒有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不祈土地,而立义以为土地。不祈多积,多文以为富。”这种思维方式与价值判断,把 忠信、立义视为与世俗欲求完全对立的东西来遵顺,无疑是把儒家变成禁欲主义,而这种禁欲主义并不是为了实现超功利的审美追求,而是要实现一种现世政治目 标,即实现统治秩序的机械般的稳定。这种禁欲甚至还及不上西方禁欲主义宗教中的“彼岸世界”对人性的吸引力。很难想象这种官学化的儒家,怎么能使人们获得 一种发舒的自由的生活。

于是,中国文化的周期变动就显示出这样的特点,禁欲式的“律则化”对人性的压抑,形成机械式的人格特质。这种格式瓦解后,则呈现为不受精神力量 制约与节制的逐利趋势。在乱世时代,这种物质追逐表现为没有章法的不开化的利己主义,在一个商品化的世俗承平时代,则表现为“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 熙,皆为利来。”而无论在禁欲主义的格式化约束力有效的时期,还是在其失效的时期,无论在乱世还是承平时期,国民人格的表现都体现为同质化,中国有的是贤 臣、烈妇,营利之徒或官学化的儒生,但就是没有特立独行的自由人格。当今中国,是一个可以让人们自由逐利的时代,其人格特征更多地是表现为后一种类型。

在当今时代,一个没有被超越性的宗教终极关怀浸润的民族,一个缺乏精神自主性价值的民族,一个长期受僵化甚至异化了的制度与律则支配,而并不理 解自由主体性的民族,在市场化、电视文化的影响下,从意识形态的教义中脱逸出来的思想解放的冲动消失以后,只能导致人文精神的缺乏,对超然的、超越功利的 审美追求的缺乏,务实的传统品格传承下来,也只有逐利一途。

文化的解释是以一个民族长期生存过程中形成的深层结构为基础的。这种深层结构在意义在于,人们不自觉地受一种约定俗成的思维习惯与价值态度的支 配而不自知。正如人们说话时,对支配这种语言的内在的语法结构的存在并不自觉一样。一个民族很难摆脱长期形成的深层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念。

其实,我们现代中国人中并不是没有特立独行的人,每一个民族的文化中总有一些超越性价值的因子。(这些超越性价值未必只有知识分子精英们才能理解,并去身体力行的。)只是我们没有去发掘它们。

我们历史中有过屈原的浩渺无涯的想象力,有过《史记》中的豫让那种充满悲剧性格的俠义英雄,有过竹林七贤的真潇洒,有过李白的真浪漫。只是这些 文化因子在宋元以后逐渐消失了,消失在金榜题名与洞房花烛的世俗追求之中了,或者说逐渐处于休眠状态了。难道到了今天,我们芸芸众生注定只能把坐在沙发上 看电视机视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我们当代很多人至少在理论上对价值多元化还是肯定的,但这也许主要还是受惠于西方文化中的那些“超越性价值”的影响与启发,而不是来源于对自己 文化中被我们已经遗忘了的文化基因的回归。希腊文化中的普罗米修斯,西方人的那种“无止境的追求”的浮士德精神,爱因斯坦推崇的“热爱是最好的老师”以及 那种 “孩子般的”“对宇宙秩序超功利的好奇心”,约翰克利斯朵夫式的英雄主义,美国小说中的海鸥乔纳森利文斯顿,对“飞得尽善尽美就是天堂”的那种人生理解, 都曾在不同时期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以超越功利的审美主义与浪漫主义的人生启示。

中国人什么都不缺,智慧、毅力、勤勉、奋发、这些东西都有,缺少的就是一种对人生的浪漫主义态度,我们应该感谢西方文明在这些超功利的价值方面 给予我们的激刺与启迪。如果我们能从原典儒家的思想精华中汲取更多的养份,并把它与我们从西方文明中撷取的超功利的价值精华结合起来。我们也许可望获得一 种更为丰富、更富有激情、更具有色彩的生活。

事实上,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乃是创造之母。而有没有这种多元化的生活态度与人生哲学,有没有对生活本身的富于诗情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我 们生活方式的丰度与深度,决定这个民族对人类的文明是否能提供更多的具有原创性的东西。决定我们的生命有没有一种立体感,一个终日在电视机旁的看“会动的 图画” 的两脚动物是不会有原创性的。

附记

不久前,看电视中的《亲情》节目,说的是一个湖南成绩优良的高中生,性格内向,喜欢哲学而不愿听从家长的意旨去考大学建筑系,他放弃了考到一半 的高考,回家后老师与同学,心理医生都说他有精神病,七年前离家出走,至今未归。母亲在电视上述说着自己对儿子的思念,希望这位失踪的儿子能与她联系,并 保证再也不会干预儿子以后的生活选择。

这一事件确实发人深思,喜欢哲学而不愿考大学,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前面提到的西方国家,决不会有人认为是精神不正常。而在中国,文化价值是如此的 一元化,凡是与这种占统治地位的人生价值态度不吻合的,人们就会把这种价值态度视为异类。人们无法理解:这个学生成绩那么好,放掉大学不考,不是精神病是 什么?这种一元价值观,在文革时期是如此,在世俗化的今天同样是如此。不同的只是价值观的具体内容前后时代有所不同而己。这种情况似乎自古就是如此。记得 多年以前读研究生时,我读到过一部明代县志,其中记载,在元代中期,由于多年不行科举取士,以至当地儒家的礼仪皆已失传,而当地却有一个乡村绅士,事事处 处依古礼行事,在当地传为笑谈。由于可见,在中国古代,也是一元的价值态度占统治地位。

一个不能宽容特立独行人生的态度的民族,是很难产生天才的。天才就是那些具有常人所没有的思想与行事方式的人们。他们对于社会的意义在于,他们 以全部的心思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去,并经由这种超越来达到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只有在那种境界中,才有可能发现常人难以发现的事物的本质。可以说当下读哲 学系的人中,很少有人像这位高中生那样具有真正的哲学家的禀赋。这一件事令人深思,它也许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为什么创造力不发达,为什 么我们社会缺乏人文科学的人才,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没有丰富的色彩。

来源:萧功秦——光荣与梦想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9 Comments On 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

  1. 人,还是按照民族文化来生活比较合适,N多人总说自己的文化不够怎么样,其实,中国文化很好

    • @天晓 中国的文化是很好,那就不要产生 一元思维!

      我比较赞同的是:宽容特立独行人生的态度!

  2. 围观!

  3.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唐朝的文化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可以比拟。
    量变导致质变,全民富裕了,创造力就出来了,谁愿意一晚守着电视啊,我也想去爬每个大洲的最高峰呢,我有这个本钱吗。

    无病呻吟,鉴定完毕。

    • @我 这也许真是文人的情怀!至于有病无病,总之好像我们的精神生活是有出那么一点点问题,不是吗?

  4. “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为什么创造力不发达,为什 么我们社会缺乏人文科学的人才,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没有丰富的色彩。”

    re:当作者不再去问为什么,而是觉得其实中国人这样也很正常的时候,问题就解决了啊!

  5. 呵呵,佩服作者能写出这么长的文字,看完之后,泡的茶都凉了~~~

    关于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我们确实缺少,这点不否认,是什么原因,大概各有各的说法。然而,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就是一个一元的人生追求,大概不是了,只不过现在金钱至上的追求成为主流而已,我们也见到有很多的现代隐士,追求的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至于前面评论里面提的,一元思维,中国人是从来没有一元思维的,任何一个中国人,最起码的会知道阴阳之说。

    我认为的,所谓缺少特例独行的人生态度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的家族的观念。什么意思?中国社会,中国人,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记得曾仕强教授说过,任何一个人身上要背着祖先和子孙,第三位的才会是自己。我们中国人,做什么事情,常常会想丢不丢祖宗的脸,对不对得起子孙呢?这些,西方人大概是没有这些观念的。而即使没有祖先和子孙,一个中国人还会想,自己老了以后,谁来送终。这些是不是现实,我不知道,知道的是这些都需要金钱和实力。一样的,为什么中国人有钱了,还想更有钱呢?荣耀祖宗,付荫子孙。西方人大概不会太多考虑祖宗以后怎样,自己的子孙以后怎样,那是他们的文化决定的。

    另外一点,我想中国人太清楚,一切无常了,世事变化不由人决定的,现在有些钱,不代表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所谓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其表现就是我们常常看到的中国人的表现。

    呵呵,所以,直接的拿中国人和西方人去比较,没有太大的意义,各有各的文化,各有各的观念,没有什么好坏,甚至说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社会的趋同度不高,只是为什么一定要趋同呢?

    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那就够了~

    • @古侯子 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就一种特立独行吧!这篇文章我看了之后有些感触,是因为我身边的同事很少讲中国的人生情怀,每天都是身边的事啊,球赛啊什么的,很少愿意探讨文化的!
      也许中国人已经把很多的思想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不需要讲出来人家已明白,这也许才是真的中国文化吧!

  6. 物质与精神并存,也是我想达到的生活境界,可是,想过的随性和超脱也是需要资本的,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

    • @尹桐 看来我们正是在这条路上行走着!

  7. 一切在于失落之后的觉醒,现在只是在曲折中前进而已。

  8. 基因问题

  9. 谢谢作者能给我们如此精辟的分析。 我们中国人是上下五千年文化下的结晶,很多劣根性已经无法追溯根源了。 我们依旧在前进,以自己的方式。

    • @ELAINE 是,就是要有自己的人生态度,我们并不是要像外国人那样,也不可能,只要不一元化,中国一样精彩!

  10. 今天看凤凰卫视的早间新闻,新闻说全球法国人睡眠时间最长,平均每天9个小时,美国人其次,平均每天8.3个小时。法国说,这不是因为我们懒惰。只是我们喜欢慢节奏的生活。于是,法兰西成为最浪漫的民族,巴黎成为最浪漫的城市,于是,连海明威对巴黎也流连忘返。当然我们不指望法兰西人浪漫咱们中华民族也得变个性情浪漫起来,而是要去关注人文、历史、传统,不是将人生的追求仅仅建立在物质享受之上,只有这样社会的关注点才会聚焦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在校内,看到最多的评论和参与的话题除了时尚就是小资生活。我们的大学生只懂得谈论物质享受。人文、历史、文学、地理、哲学,即便是讨论最后也沦为只为战胜对方的无意义的辩论。请问,这难道和我们国家的经济水平有关系?真是可怜的穷人思维……

    • @jackjajack @jackjajack,
      又找到一个高手~
      我想,大家喜欢谈小资,是因为小资可以很感性,很随便~
      而人文、历史、哲学……需要很深的文化底蕴,所常常是看的人多说的人少~
      我想一个好的民族最后一定是个民富的民族~

  11. 我大概就是LZ所说的特立独行的人……认识的人都反对我……但LZ的话坚定了我的信念………………

  12. 对物质的追求做为目前,尤其是30年前来说并不是最坏的选择。是对某种理想主义、某种自由主义的反动。一个喧嚣、势利的现实总要好于众多哲人王的宏伟设计。当然,大家也都看到中华文明中固有的毒素,在全球化后,仍滋养着海内外的中华儿女。

  13. 可能追求物质跟少年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习惯一旦养成,我觉得在潜意识里会留下很深的烙印,如果一个人一出生就在一个相当殷实的家庭,而他的父辈对他的教育是重于精神的,结果也许是截然不同的。不过中国向来是喜欢排除异己的,像他的应试教育模式即是如此,还有整个社会的价值模式也确实出现一定程度的偏差,我国在培养独立精神上还显得比较“谨慎,传统”,不够“宽容”。这可能跟国家的体制有着某些潜移默化的关联

  14. 嗯,想说点什么,该怎么说呢?我感觉这种特立独行应该跟教育有关。试问如果家境不好,从小长大耳听目睹的就是要挣钱改变家里模样…这样长大了,不难把挣钱成为一种人生目标。人文,真正的那些人文,有多少人会真正追求?我还是得承认,我就是为一个很俗的目标再活!

    • @哎…谁又会关注我… @哎…谁又会关注我…, 挣钱怎么会是很俗的目标呢?不,为美好的生活奋斗是很高尚滴,只要别把有钱当作可以炫耀的资本,什么都要凌驾别人的看法就阿弥陀佛了。

  15. 我觉得特立独行是要有前提的,你必须是个成熟的人,有对孤独的喜爱,而不是因为厌恶周围人的世俗而选择的避世态度,有豁达的心胸

  16. 感觉信基督的中年美国人还是比较像文中描述的那样不是特别在乎外在的车子,房子什么的。再漂亮的房子,再名贵的跑车如果没有你爱的家人坐在里面也没有什么意义。但年轻的一代以及大都市的商业人士还是非常注重物质甚至是名牌消费主义的。就像《势利-当代美国上流社会解读 》这种类型的书中剖析的那样,欧美的上流社会会更现实和冷漠的从你的物质生活判断你跟他们是否是一个层次的人,进而决定你是否有进一步交往的network/利用价值。
    至于作者所表达的“在人生目标追求上中西文化所表现出来的反差”,其中固然有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我以为这其中也有西方自鸦片战争以来从文化、文明制度等各方面向东方及其他文明灌输的消费主义价值观的贡献吧。日、韩、港、台的年轻人至今还是以欧美的名牌为个人生活态度及品位和潮流的标签,就可想而知国内的新贵阶层了。
    整个社会植根的价值评判体系如此,作为渺小的个人很难在短期改变什么。我想这点其实美国人也是如此,他们会欣赏当文科教授钻研历史,也会崇拜facebook, 微软的CEO实现的巨大商业成功。关键是在国内,如果你只是在所研究的领域做贡献,很难给家人一份优越的教育及生活资源,而如果你能在成名成功之后专注自己的兴趣,人们即会认可你的成功,同时又会欣赏你作为名人背后的底蕴和内涵,也许能给你的研究提供更多的帮助。

  17. 中国人具有两面性,社会的主流是物质的,没得选,但是每个人内心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还是有的。

  18.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采访陈丹青的视频,感觉他说的挺对的,中国很多文化都已经没有了,就是因为五四运动后的文化激进主义,对很多中国文化没有任何宽容的态度,一律打倒摒弃;而且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中国人唯一的信仰就是,去他妈的,活下去最要紧。。。
    然后,其实这也是一种文化,这也是一种信仰;
    当唯一的信仰达到后,就没有更深的追求了,容易堕落哦=。=!

    • @July @July, 过去已无法追寻,如今需要一代人的创造,创世纪不会凭空而生,总要有人回归真实。

  19. 我们是生活在中国文化断层的一带。。已经很难拥有多元化的人生价值观。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物质化。。

  20. 如果一元化思维能让你觉得过的很愉快,为什么不呢?最主要的别歧视别人的生活方式,过你自己的一元还是几元那就圆满了。

    • @白色曼陀罗 @白色曼陀罗, 一元思维会不会就是一根筋,执着当然好,固执就不可爱了;当然不能歧视别人的生活方式,但并不表示赞同,对吗?

  21. 特立独行吗?其实好多人想追求,好多人心里也有不一样的价值观,但没有钱可行吗?就比如我一直想去全国或者世界去旅游,但如今不比古代,没钱卖门票能进去吗?(其实我一直讨厌那些收门票的人,这么名胜古迹不是太家所共用的吗,那凭什么你来收门票,而且收那么贵,感叹还是古代好)
    特立独行我觉得还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

  22. 追求物质没有错但要有“度”,对于某种物质的过份沉溺都反映了精神上的某种缺陷!太物质容易迷失自我!“俗”字一个!最好物质与精神平衡一下下!精神是必须的哈,生活的情趣么,个人比较偏向精神,感觉现在在中国结婚的人或者参加工作的人那个比较什么什么,结婚且工作的人尤是。

  23. 看了楼上几位的发言,有些话想说。。。
    诚然,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迥异,楼上有人说无法比较,不易于去比较,乃至不适合去对比,这里面有没有固步自封的成份呢?
    文章里提到人才的问题,这是不容忽视的,泱泱十多亿人口的大国,如今物质生活比以往丰富了,人才呢?却不见得多出多少了
    是啊,能怪谁呢?
    一个孩子的人生路,从出生开始便已被规划好,对哲学有爱的孩子成了问题少年,诸如韩寒之流要是生在了自己家,简直就是害群之马,偏科的同学哪怕天赋再高,该回家种田还得回去,从入取这点来说,就比不上朱自清、钱钟书,乃至毛主席的大学时代,未能做到“宽入严出,广纳贤才”!
    即使一个孩子有了如此天赋,又能如何呢?
    他的父母照样担心,整个社会照样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如果你的孩子爱画画,爱到痴狂的地步,也许你的邻居便会说:“看!他家的孩子总是不务正业,成绩一塌糊涂!画画好有什么用!”
    不是吗?
    价值观何其单一?抹杀了多少孩子的天赋?
    进入社会后,价值观更为统一了,罕有见到有自己真正爱好的人,大家都在疲于奔命的赚钱。
    始终少了一点人情味。。。

    在我看来,这是社会有点畸形发展的结果,无法容纳这许多的人才,许多的想法,无法做到百家争鸣的场景了
    一个有绘画天赋的人,不经历高考等统一指标的考验,再厉害也只能被埋没。。。
    这便是社会的容纳性低下的体现,有天赋者没有更多的渠道去展示自己。。。这个社会还有很多很多症结,希望不要固步自封,该发扬的继续发扬,该改善的尽早改善吧!

    • @大兵小卒 @大兵小卒, “宽入严出”才能塑造真正人才,寻找问题的主因更是现代家庭、学校、社会必须真实面对的态度,评价的多元思维更是一个健康文明向上的国度具有的思考力。

  24. Pingback: 晨星博客 » Blog Archive » 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要做内心强大的人才行

  25. 感觉这是一个死循环,中国文化的很多因素相互影响又相互滋生,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文化生态系统。想要改变不容易啊!

  26. 朱光潜先生曾进说过: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入世的态度做事。出世的态度做人,我想就是看淡这世俗名利吧。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实在很短。我們活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为名利?百年之后,我们都要化为一撮青烟,要名利有什么用?事实上我们追求的是幸福,只有幸福是永恒的,而不过是有些人把幸福寄托在名利上罢了。然而名利真的可靠吗,名利之争更多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痛苦?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呢,就是作者所说的特立独行的人生;二呢,就是跟随俗世,追名逐利。过前一种人生,是人格独立的表现。古往今来,能有这种人生的人着实不多,因为过这种人生,得到的可能是家财万贯,也可能是穷困潦倒,然而这都不重要,他们人生的乐趣不在这里,而在于精神的自由。他们摒弃世俗功利,明晰人生,不畏世俗之流言,生活的快活而又潇洒。我很羡慕这种人生,然而奈何思想高度不够,有些事不太容易做到,不过我会向这方面努力的。后一种生活,是最保险的。跟着时代的潮流走,学习工作,多多赚钱,男儿当自强嘛!不干出点成绩怎么对得起自己。但这样做很容易失去精神上那些深层次的东西,当然弥补就是物质回报。这两种人不论谁好谁坏,每个人自有不同的看法。我纠结于二者之间,一直没有想好走哪条路,目前来说,我暂时选择了第二条路。我是一名高中生,每天的任务追求分数和名次,然而这令我非常不爽,本来对学习还有那么点兴趣,然而一参乎到分数之争中就非常被动了。其实有一阵子我对于分数什么的很淡然,然而惊讶的是那一段时间学习效果出奇的好,我想大概摸到了点门路,不过后来就又找不到那种感觉了。我想说的是,只要做到以出世的态度做人,入世的态度做事,无所谓特立独行和人云亦云、杰出或平庸,毕竟我们的最终目都是幸福,不过是人生态度的差别产生了人生的差别,没有什么好与坏。不同的人过不同的人生,很正常嘛!此乃我之拙见,写的有些偏离主题,有的地方还写的不明不白(因为我本来就不明白),汗,请见谅。

  27. 糟,我扯淡了,我写那么多好像都和主题没多大关系。作者的意思好像是探究为什么在中国形成了这种缺少这种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那么我就以一个高中生的角度写写我的感受吧。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特立独行的地方,我说说我自己,我在家可以肆意的幻想,肆意的思考与学习无关的东西,然而到了学校就不一样了,我整天都忙着赶功课,一不小心就落下了,哪有空去特立独行。话说回来,我要是有那种勇气摒除世俗影响,那么在哪都一样了,可惜我终究是缺少勇气,只好先跟着学了。所以单从教育制度上来讲,就决定了这种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至于其他的,我的经验太少,不好写些什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