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看见”和“善良”——另外一种格局

2018-01-09 . 阅读: 1,324 views

文/德鲁伊

冬天是个守规矩的季节,原以为今冬的雪要爽约了,突然就洋洋洒洒下起来了。

雪下的无声,却很执著,即到早起送孩子,白茫茫大地。这个世界是讲究规矩和距离的,我们对任何突然的热情和出乎意料都本能的抗拒。这雪下的太热情奔放,真让人见到了,初始的兴奋劲还没怎么品,就担忧起如何开车上路。

拂去车上厚厚的积雪。雪未停,在大灯的照耀下,闪着光,密密的飞舞过。路上车少的可怜,都小心翼翼的。那些对自己技术很满意、水平很一般的司机们,在道路上玩着漂移、滑轮、原地掉头,可以想象那些惊恐和无助的表情。

慢悠悠、耐心的蹭到学校附近了,突然儿子说:“老爸,是不是没有公交车了?”

“不知道啊,怎么了。”

“我们学校很多学生在路边走哦。”

倒是,恐是大雪天,公交没法走,私家车又没几个人敢开。一路上,穿着校服的孩子们,被风雪肆虐着,滑稽而坚定。

“老爸,咱拉一个吧,都是我们的同学。”,儿子摇下车窗,对路边一个和爸爸一起披荆斩棘的同学招手。“同学,来,拉你一段。”

“谢谢哥哥!”上来的是个初一的孩子,孩子和自己的父亲招了招手,让父亲往回走了。

路上闲搭了几句话,也就到了。

“谢谢哥哥,谢谢叔叔。”现在的孩子真有礼貌。

***

回去的路,倒简单了,一是孩子送到了,二是自己也开适应了。

风雪已然,斜风乱雪。

快上大路的时候,路上一个男人抱着孩子在走,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样子。后边应该是爱人吧,落下几步。因为风的问题,男人扶着孩子的帽子,斜低着头,深浅不一的脚步。

突然想,这再摔一跤,怕麻烦了!

停车,摇窗,“你们去哪啊?!”

“地铁站。”,我不知道他疑惑不。

“我顺路,上车……”

三个穿的武装到牙齿的人挤上来,车内有点挤促。

“大哥谢谢啊,孩子今天在医院预约看眼睛,要不这天气也不出来了。”能感觉到男人的感谢和不好意思。

“没事,顺路,我也是刚送完孩子。”

也就三站地,又收获了一堆的“谢谢”。

忽然觉得,虽然冷,感觉还不错,也可能是开车紧张的暖和起来了。

***

秀了一把车技,爬了一个高架桥。离家只有几公里了。

刚下桥,远远看到一个男子牵着一个孩子,正和一个出租车聊。

他弯着腰,头都快塞到车窗里了,左手依然牵着孩子的手,别扭的姿势。

虽然出租已经是拼车了,估计是路不顺,还没等他的头撤出来,车已经启动了。

孩子很乖的样子,安静的站着,男人有点焦虑,抬着头东张西望,失望和渴望并存。

“去哪儿啊?”习惯了似的。

“大哥,西光小学。”顺路,“上车”。

把孩子先整上车,一直不停的要求孩子叫伯伯。孩子戴着口罩,声音含糊的紧。

“本来说今天不去上学了,孩子还死活不愿意,咱们小时候这天,家长要说不去了,不得高兴死?”

“把孩子衣服解开,车里热。”,小时候的事情谁还记得啊,就是搭个腔吧。

孩子蛮可爱的,安静的坐着,当爹的一路唠叨。

倒地儿了,虽然绕了一小段,反正也不远。

男人下车前,细致的给孩子系好衣服,戴好口罩和帽子。

连声谢谢着下了车,扔了根烟在后座上。

***

其实我一直担心儿子的善良,社会总是扮着无情冷酷的模样,给善良一次次的重锤,一刀刀的捅……总觉得以他的善良,自己是快乐了,也很可能最终变得被伤害。

但及至遇到这些零碎的事情,倒是想起两个词,“看见”、“善良”。

雪天的交通混乱,开车的开着,走路的走着,想来一个方向上,该是能同路的。都艰难的时候,都想不起对方是谁。我相信开车的没谁很庆幸自己坐在车里,因为太难开了;我相信走路的不会骂或羡慕开车的,因为注意脚下的路已然很辛苦。想想,跟这个世界的现状多么的类似。

然后,谁需要“看见”,谁又能“看见”?

这是一个合作和分享的时代,合作的基础是“看见”,分享的基础是“信任”,骨子里都是“善良”。在你接受了世界的变化,受虐般的被社会驱赶,却因为那些社交软件和网络变得更偏激,只喜欢自己喜欢的。那你在时代面前,怕也是一个弃儿。

格局被大家喊了好多年,除了谋局的能力,格物致知的方法。如何看到“局”,如何坚持“格”,怕又是一个“看见”,一个“善良”了。

学习如何“看见”,懂得自己什么可以“分享”、“合作”,多一些善意,在自己不被伤害的基础上,学会善待。想来这样,格局也会好一些吧。

***

雪一直在下……

这个冬天有点冬天的模样了,但你未必喜欢。

左岸记:在文章《你的善良,必须要有锋芒和底线》的评论中,有几个提问,是我之前对善良理解:

钟子豪:同意作者的观点,善良应该是有原则的,应该给品行好的人,而不是所有人,这样才能激励更多人去行善。做人最基本的一点是自尊自爱,论语也强调过。关键是怎么识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发展和探索的过程,这才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世界。

回复:给值得的人,虽然和菜头写过一篇文章,说认为“穷而有理,弱都活该”是不对的,但这不是一回事,因为善良可贵,又有多少能力可以滥用。

钟子豪:那什么样的人值得你付出善良?

回复:不会辜负你付出的人。

钟子豪:善良又是什么?

回复:平等心。

钟子豪:我很看好你的原则性,同时我有些疑问,你会不会对陌生人给予善良?什么是值得付出的人?什么是善良?是不是拒绝了陌生人?

回复:对陌生人,先有基本的礼貌,举手之劳自然也会帮助。值得付出的人当然和自己建立比较信任的人,如果付出却被伤害,那么及时止损。至于付出是不是要有相应的回报,我的想法是不要让对方觉得我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就好。然后是“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钟子豪:那你提到的“善良”可以理解为广义的爱了。

今天看到老德的这篇文章,更坚守了心中的这份“信念”,每个人都是一个孤岛,连结彼此是信任,是相互发现,如果没有了一份“善良”,那么人类是无法进步的。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4 Comments On “看见”和“善良”——另外一种格局

  1. 2018了,该换logo了

  2. 还是相信好人多一点

  3. 看见,善良。这个社会又何其少啊,匆匆的人们让社会逼的只有拼了命的赚钱,别的啥也看不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