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好久不见的同学主动联系你,你会尴尬吗?

2017-11-02 . 阅读: 877 views

 

文/张莹莹

好久不见的同学主动联系你,你会尴尬吗?

我会。

我会因为彼此之间的莫名熟悉又莫名生疏感到恐慌,会因为回忆过往时突然的空场感到失落。这感觉就像是在二手市场见到了心爱的失却的咖啡杯,被人灌满了土,打了眼儿,栽进了一棵多肉一样。尽管再心爱,它已经开启了另一段丰富的人生,你所做的,只能是怀念手里的温暖罢了。

但是我还是打了视频电话过去,在她用昵称问我最近好吗。

那是好久不曾听见的昵称了。

视频电话等了很久,我能想象到她那边的意外和失措。毕竟,我们已经七年没有联系了。当然,我们依旧隔着屏幕,见了面。

相顾无言,然后,我们中间的谁先笑了一声,就一起笑了起来。

我们笑了好久,笑得张狂。仿佛是要用笑声冲刷掉彼此之间的尴尬,冲刷掉时间和距离带给我们的隔阂,然后一起回到之前的那个你我去,回到那段最亲密的时光中去。

回忆帮了我们不少忙。

起初都是客套的寒暄,说说你的作息,说说我的饭。琐事有很多,不快也有很多,但隔着屏幕的我们都选择沉默,然后,撑着笑,说我们都很好。直到我们都谈到了同一个人。

很巧,她刚和他见过面,而我和他也有联系,话匣子因为一个和我们有关的人打开了。

我们一起回忆过往,回忆晚上被窝里的悄悄话,回忆脸红心跳的情窦初开,回忆课间的打架,无聊的课间操、刻板的班主任、忐忑的罚站、考试的小抄、食堂的米虫……然后彼此揭短,彼此嘲笑,眼中流光溢彩,像是午后教室里的玻璃窗。

我曾经在《丰饶之海》里看到过一段话:对于共同的记忆,人们可以亢奋地谈上一个小时。可那并不是谈话,而是原本孤立着的怀旧之情。找到了得以宣泄的对象。然后开始那久已郁闷在心中的独白而已。在各自独白过程中,人们会突然发现,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共同的话题,像是被阻隔在了没有桥梁的断崖两岸。

对于这段话,我一直很赞同,然后又很惧怕。我知道回忆的共通性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可以重新连接早已陌生的两个人,可以重新唤醒早已麻木的心,那种熟悉的感觉会让人倍感温暖,像是往日和煦的风,像是浓厚的茶。但回忆之后的无力感和对现实的多番打探只会让我觉得悲凉,而往昔和现实的不匹配更让我感到失望。这种复杂的混乱的情绪一直影响着我,所以对于老朋友我潜意识的选择不去联系,好像这样就可以连同回忆一直留在那儿,浓厚的,深刻的。

也不是没有联系过老朋友,但结局都大多一样。回忆往昔,几番嬉闹,好似依旧深厚。但随着时间过去,彼此都忙碌着,一旦断了联系,就找不到再去联系的理由了。总不能再去回忆一下吧,即便再联系上,话自然而然的少了,玩笑依然会开,但是你会突然在意言语之间的空场了。之后,就再也无话了。而那些依旧零散联系着的人,要么是因为秉性相投,要么是因为感情揪扯,但你也知道,他不再是回忆的那个他了。

但这次,可能是我错了。

我以为七年的空档,足够让人体所有的细胞都更新一遍了,人的谈吐,性子也会大多改变。但是她没有,至少我看见的她还是当年的样子,只不过头发长了点,个子抽条了点,但她还是那样,笑起来的酒窝,言语中的畅快,骨子里还保留着动物般的天真和自然,是那般肆意,那般张扬。眼中的光并未散去,隔着屏幕依旧闪亮。

这让我自惭形秽。

几年的生活,我早已不再是我。至少和七年前的自己早已不同。言语中多了顾忌,心里多了考量。原本不在意的,都开始在意起来,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都藏匿的不知所踪。眼中的光早已暗淡,心里满是尘埃。有时候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自己的卑劣和不甘。然后继续卑劣、继续不甘。

但当我们一起回忆那年那天的打雪仗时,我忽然平静了。这两个月的失落、否定、颓废、嫉妒都像是紧紧缠绕着我的藤蔓,带着刺和恶意,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在回忆里,我又见到了那个在雪地奔跑的小姑娘。我曾经是那样的人啊,怎么活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手机那端的人还在兴高采烈的说着,我却好像挨了响亮的一巴掌。

我在这次的回忆中,找到了七零八落的碎片样的自己。

有一个人和我说过,日子越久,他就越发现自己信任的能力渐弱了。我不置一词,但越久越发现他是对的。设下隔阂和心防是面对周遭残酷的条件反射,是安全感,是疲累后的选择。而之后,就是习惯了。包裹和距离是常态,信任反而珍贵和稀有。即便是父母,也终究有所隐瞒了。任凭心里腐烂成伤,也不吐露半句,只在深夜梦回,听着俗烂的歌。

突然的悲哀像是风暴席卷了我,我掉进漩涡,挣扎 不得。

恍惚间,屏幕那端的人叫了声我:二哥。

二哥,二哥,二哥,二哥……

我看着那依旧灿烂的微笑,依旧明亮的眼睛,回不去的曾经里,我依然在跑。

是啊,长大就是如此吧,卑劣就卑劣吧,吃相难看就慢点吃,厌烦了就闭嘴,曲意逢迎别扭不过,坦诚相待赤裸不安,那就慢慢走吧,慢慢试探,盲人摸象,瞎子过河。

总有人依旧火热,总有人层层包裹。

我会在一个夜晚醒来,独自狂欢。

 

左岸记:一个人,迷茫的时候,该是失去了自己了,那么,那个曾经的你在哪里呢?到哪里可以寻得着呢?是有人帮你珍藏着,那个曾经最熟悉你的人。就像《阳光姐妹淘》里,多年后大家的久别重逢。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5 Comments On 好久不见的同学主动联系你,你会尴尬吗?

  1. 许久的同学再次联系,没有借钱梗,也没有如此伤秋。只是会惊奇为何这么突然。若是举手之劳,何乐不为?而每当这时对方说,只是好久不见了来聊聊天,互相寒暄,我都会感到:何德何能,荣幸之至。
    变与不变,又如何。

  2. 然后又联想到同学会,只要不攀比,倒希望大家都还能找回学校时的记忆

  3. 不论贫富总是有当初的情感

  4. 有时候同学聚聚也是美事一桩啊!

  5. 被文章的名字所吸引,前几天联系了一个大概四年未见的同学,很高兴即使许久没有联系,但是说开始说话,依然是当初熟悉的感觉,隔着屏幕我能想象对面的同学眼中的光一定并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