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宜将剩女追穷寇

2017-08-25 . 阅读: 963 views

文/李白伯伯

樱子自诩为“剩女”,“剩”这个词不好听,总有点被挑拣、一万点伤害后的落寞和打蔫,也有“隔夜饭”即将要馊掉的恐惧。

樱子来自中部不知名的小城市,家里算有点老一辈的福荫,父母亲也算努力,先富起来了。于是学业也是省重点高中,二流大学,如今混在准一线的城市。

樱子在家里是老大,下边还有个弟弟。父母忙着赚钱,对她照顾的也一般。但学业和爱好没怎么拉下,再加上自己也还算丽质和努力,算是个出挑的女孩子。在大城市里不输优秀的孩子,在二线城市有点傲视同辈,回到三四线,都算是鹤立鸡群的主儿。

樱子的人生总被爱情左右着,同样的爱情也被人生邂逅着、无情碾压着。

 

之一

即将毕业那会儿实习,公司里一个湖北男孩子,着了迷的喜欢她。男孩子算是富二代,也是从不大的城市来的,但是父母在武汉扎了根,生意做的蛮大。男孩子十一二岁进的武汉,骨子里的朴实加上城市的晕染,些微的自卑加上很努力的自我调教,算得上阳光和前程远大。

樱子其实动心了,毕业就落在了武汉。男孩子家里也对樱子很满意,本分、优秀,同样来自于小城市,却有着城市的文化气息。樱子知道,走出一步,她会得到这辈子依靠自己努力得不到的东西。但她必须学会,将自己停留在刚毕业的那一刻。相夫教子,打理家庭,伺候家族。

樱子知道自己是男孩子家的最优解,男孩子和他的父母,也在寻找最优解。她其实觉得,爱情面对最优解的要求时,无力而单薄。她总觉得,我可能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了,但我的寻找总是属于我的人生吧。

樱子去了杭州,男孩子还赶过来几次,但樱子从他的眼神里,已经读出太多的味道。他就是为了一件事情画个句号,不是为了挽回什么,或是重新建造什么。秋天来了,江潮汹涌,两个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年轻人。

 

之二

杭州自古繁华地,樱子应着江南的水色,漂亮的紧了。

樱子觉出自己的尴尬来了,杭州让她人滋润了,但不上不下的感觉很不好。

同样学历,她算混的好的,钱赚的不容易,却也不艰难。但比照着周边的本地人或是优秀的,总有那么一层纸,怎么也捅不破。

城市总是圈子文化吧,她不上不下,圈子也就拘洽了些。她游走于四季青和万象城之间,都可以无缝对接;片儿川和杭帮菜、本帮菜也是可以嗨起来。按理说应该圈子大了才对,但杭州连杭州人都不属于,何况是她?

她觉得杭州很好,于是让弟弟也来了;她觉得杭州很差,一半年都会换个工作干干。

她开始认真的恋爱,心动的男生。她照顾他的生活,关注他的事业,她觉得付出心里很踏实。他是个设计师,才华横溢、沉默乖张,无数的创意惊为天人。无数的创意被毙,消沉到想自杀。

他对她很好,礼貌而克制,总让樱子觉得自己类似一个收藏品或是艺术品。有距离的沟通,全凭着彼此的意念。他会偶尔的消失,渺无信息;也会突然的出现,笑意盈盈。

久了,樱子也习惯了。想想这就是爱情吧,忽远忽近,但永远存在,永远希望着。

最后男孩子去了深圳,那是设计师的天堂。樱子哭的昏天黑地,男孩子醉的不知岁月。后来,他们都去过彼此的城市,虽然都不属于那些城市,但尝试着能否一起面对,然后的然后,都放弃了。

之三

樱子觉得自己该结婚了,家乡的姐妹们已经在讨论是否要再生一个了。城市的姐妹们,为了结婚披荆斩棘、遇鬼杀鬼。爱情永远不是一场战争,结婚却一定是,还需要战胜彼此和竞争者。

缘分在你需要的时候总会出现的,一个小男生。

阳光、积极、彬彬有礼、努力……纯的透明,像雨后天空透明般的蔚蓝。

他就是喜欢樱子,黏着樱子。他挣得不多,花的也不多。一部分给家里,帮存着;一部分让自己还能体面的活着;其余的都花在樱子身上了。

这个让樱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是可以刷爆自己的卡,甚至刷爆樱子的卡。不是自己花了钱胡吃海喝,真都是给樱子买了东西、礼物。这让樱子生不来气,却心塞。

他们住在一起了,虽然樱子大着两三岁,但看起来却般配。一起住的时候,男孩子的脾性就不那么的纯良了。现在的年轻人,出了门,光鲜的很。真呆在家里了,懒且不说,生活的习惯差异大的让樱子很愤怒。

樱子终于明白曾经一个老大哥说的:你想了解一个人,过去是要吃顿饭、旅行一下、看看他对穷人的态度、去经历些文化的场景,现在因着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那些是可以刻意表现的。唯有他和自己呆在一起的时候,比如自己的宿舍,那才是他的本来。

樱子现在明明白白,之前她永远是被选择的,现在轮到自己选择了。你为一个爱你的人,保姆似的照顾他,并教养他?等待他的成熟,等待他的成长?

樱子放弃了,放弃自己,放弃爱情。

 

之四

樱子想换个城市了。

杭州承载樱子太多的记忆了,樱子知道这些记忆在心里,但却很恍惚。一座承载记忆的城市,却让自己越来越疏离。太多的东西,远观的时候、回望的时候总是那么的清晰无比、细节宛然,樱子离开了。

樱子去了内陆的大城市,樱子累了,想轻松点,要安个家了。

城市很古老,人民很纯朴,节奏也快的惊人,却没那么多的比较和竞争。樱子游刃有余的活起来,樱子开始相亲了。

樱子觉得很满意,相亲的对象们对她好感颇多。她赚的不少,花的精细,出门总是直溜溜的,是个自立自强好孩子的模样。樱子和他们一次次的见面,一次次的吃喝,甚至一次次的出游。

有个男孩子不错,勤俭、努力,不那么阳光却很有教养。虽然有点抠门,请客经常都是樱子掏钱,但对自己也很抠,想来是家教的习惯吧。他和父母、爷爷奶奶一起住着,自己的工资都是妈妈打理着。年纪轻轻,貌似已经有了自己的车和房。

樱子决定试一试,拼一下。督着男孩子要见他的家长,男孩子扭捏了好久,耐不住樱子的软磨硬泡,同意了。

樱子特意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配着雅致的饰品,拎着刻意问询很久才知道喜好的礼品,施施然的去了男孩子家。

男孩子家的热情和狐疑并存,奶奶拉着樱子的手,似乎已经认定这个孙媳妇了,熟的让樱子错觉是否之前就认识。同样的,樱子随时感觉到其他审视的目光,没有针那么痛,却如密密麻麻的网。

那一天后,男孩子突然淡起来了,樱子也忙着工作,没那么在意。

冬天来的时候,樱子想吃火锅,给男孩子打了电话,男孩子说,冬天吃火锅上火,不好。樱子突然明白了,有太多的关心其实都是托辞,假惺惺的礼貌,背后更多的是远离。

北方的冬天比杭州好太多了,因为有暖气,虽然有雾霾。

之五

樱子遇到一位大叔。

神秘,万能,素养,通透,沉静,一块被岁月摩挲后的玉。

大叔开着茶馆、卖着茶卖着书,大叔说已经跟人生认输了,樱子觉得是大叔和自己和解了。

大叔会偶尔建议樱子读一些书,有些樱子会读,有些不读,大叔从来没有问过。只是偶尔聊起天来,大叔会不经意的说,这样的事情在哪本哪本书里说过,樱子就记下来,回去翻了看。

“大叔,我这辈子是不是嫁不出去了?”,樱子每回都问。

“只有不想嫁的,哪有嫁不出去的?”,大叔懒得回答。

“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上次你说,只要我足够优秀,缘分会来的。”

“下次再问,我会说,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决定改变什么去适应婚姻呢?”大叔很太极。

“大叔,你无赖。”樱子有点气,有点肆无忌惮。

“你可以随时问,我可以随时答,你一定要从我这得到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说,但我说再多,和你有关系么?”大叔很讨厌,自带喜感,哭笑不得。

大叔的地儿,是樱子实在无处可去时,溜达溜达就去的地方。

大叔不理人,只喝茶,微笑点头,高兴的时候会给樱子泡茶。其实樱子知道,大叔就是为了分享,和她在不在场,有关系也没关系。

大叔让樱子觉得,这个城市不是那么的拒人千里之外。

“大叔,大叔,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成熟啊?”

“成熟意味着即将腐败发臭……”,大叔装的一手好*。

“难道岁月不是酿造出陈年的酒么?”樱子也不是不能文艺范儿。

“酒是粮食精,我是粮食窖藏的,你最多算是个酒酿,连果子酒都算不上。”大叔想打击谁,直截,痛。

“我是杨梅酒,最好的粮食酒,最好的杨梅,最好的颜色,最好的味道。”樱子的自信还是随时可以上身的。

“那就做最好的杨梅,找最好的粮食酒,然后等着成为最好的杨梅酒。”

之六

樱子买了房,分期,洋房,大平层,四室两厅。

运气好的人,都简单,当初买的时候很便宜,图的是安静、环境。

谁知道城市发展的太快,也就翻个年,涨了一倍还多,似乎未来周边繁华的无以复加。

春天再来的时候,樱子已经住进房子了,最好的绿化,最好的楼层,最好的景色,樱子很满意。

但是大叔打击她,大叔说:家就是想不起来去哪、或是不想去哪了,呆着的地方。这样下去,樱子怕是结不了婚了。因为她随时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可以呆,可以出神,可以忧伤。

樱子觉得酒这东西很神奇,跟婚姻一样一样的,虽然都是拿着酒曲酿造的,酒曲和爱情差不多。但不同的酒曲,酿造了不同的酒。西方的葡萄酒好些,自己发酵自己来。

有些酒不用蒸馏,却容易坏些。蒸馏后的,总是长久些。酒曲很重要,工艺很重要,窖藏很重要,水尤其重要。

很好的酒本身就很好,可以让你尽量少的受伤害,酒烂了,伤人伤心。好酒要会品,也要心情愉悦,越是附加的情绪多、内容多,喝起来总不是那个味道。

还有些人,总是给酒增加点内容,泡的乱七八糟。信念比内容重要,有些是因为酒差,有些纯粹是为了大补、治病,然后莫名其妙的味道。而且好酒未必适合泡酒,反而需要那最简单、最直接的高粱烧。

酒大多数情况里,是越贵越好,偶尔也不一定。你总有喜欢的口味,习惯的工艺,你不大会因为喜欢某个人或某件事,喜欢某种酒。但喝起来时,会想起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年代。

之七

樱子一直一直的想有个信仰,信个佛,信个教什么的。

要不樱子自己总觉得,一直一直的在路上,要去哪里呢?

可能也就这样了吧,来的路永远是模糊的,这样想的时候,樱子觉得自己还年轻。

来的路无比清晰的,都是老了吧,其实越言之凿凿,越是似是而非。

左岸记:只要不是急着想要一个结果,那么做什么事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不用可惜那么错过的,那从来就不属于你,那也不是最好的,属于你的最好的就是现在的你和你前方的路。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宜将剩女追穷寇

  1. 每每看到类似的话题文章,我就想到,我相信爱情,但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2. 我相信爱情,也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相信不会发生得那么容易。哈

  3. 最骗人的是:女人(男人)是男人(女人)的另一半,两个合到一块儿才是一个完整的人。人生来孤独,找对象不过是为了解闷,消解孤独,绝非是为爱情。说人都要结婚才真正成熟、才是人生赢家的完全是扯淡。但,为了世俗,为了活着,一男一女相依为伴,共同进步其实挺和风细雨的,这才是生活吧。女娲把人劈为两半儿,一半儿为男,一半儿为女,终究不能探究是为了什么,我们只能跑着,向前看,看看自己能找(碰)到什么样儿的另一半儿,然后嬉笑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