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2017-08-24 . 阅读: 834 views

文/兑泽

有一年冬天,我在戈壁滩的一个小镇上班,风成日成夜的刮着,总觉得在风里有个女人在哭,纷纷扬扬的雪不知年月的下着,我们几个年轻姑娘成日在基地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四周很寂静,远远近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也听不见 ,每棵树都睡着了,叶子在秋天都死完了,更不用说花草了,早早的消失了。

我没事总端着一盆兰花在转悠,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里竟然开花了,灯光下花姿素雅,叶刚柔并济,幽香阵阵。那一刻突然想到了我外婆,看着花容端庄的它酝酿了一整年的悲伤情绪瞬间爆发,我恸哭不至,哭得比外婆去世时还伤心。我觉得是外婆让兰花开花的,她来看我了,就这样看着花,我哭了一夜。

我是外婆带大的,我的整个童年无忧无虑的日子都是她陪我度过的。直到上了初中我在没有同她生活,我去了一个离她很远的地方,但是每个假期我都会回去同她度过,就这样我们算的上一起生活了20多年。即使她一生过得艰辛,但犹如一朵孤傲的兰花,从来不向生活低头,所谓人如其名,她名副其实。

我大学刚毕业那年她得了癌症,但是我总觉得她的日子会很长,因为她是我外婆,我觉得她不会随便就离我而去。我每周都打电话给她,我告诉她等她病好了我带她去南方看海,到沙漠看骆驼。

那时候她刚会玩微信,我都20出头了,不怎么会做菜,我打电话问过她一次,之后外婆的朋友圈里全都是有关食谱类的文章。

就在她离世的前一个月,我忙着找工作,因为这样那样的小事忙碌起来,忘记了她是个病人,她的时间不多了。总想着等我找到工作,赚到工资就给她买好多好吃的,让她花我人生第一笔赚的钱。

拿到第一份工资,急忙打电话,我拨通电话后高兴的说:“外婆,外婆,我今天发工资了,我的第一份工资哦!”是妈妈接的电话,她说:“外婆刚睡着,明天让外婆给你回电话。”其实那时候我就有不详的预感,但我觉得是我想多了,就这样我等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妈妈打电话说外婆走了,我当时就懵了,自言自语的说:“说好的给我打电话,人呢?怎么能说走就走了,不是最爱我吗?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给我说就走了,说一定会等着花我赚的钱,可是等我赚到钱了,你竟然走了,就这样走了,我人生的各个场景都有你的设想,可是你就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人生的整个梦想里都有你,可是你人呢,就这样走了……”

那段时间,想起外婆,眼泪总是控制不住掉下来,难受的不知道如何释放,一直就这样压抑着悲伤。现在我特别怕别人说“等明天…”这样的话。因为明天太遥远了,它可能就是永远。

我们总是把明天看的太随便,总觉得过了今天就到了,许多人就是这样被留在了夜里,留在了远处永远回不来了。

在沙漠里我没有遇见过雨,我见过雪,我也见骆驼踩过雪的脚印。每个脚印里我都可以看见外婆的影子,一个永远行走的人。

她走后,剩下的无数个早晨,太阳出来,照着空房子,空荡荡的院子尘土再也没有飘起,树叶也再没有落下,太阳晒透的厚厚土墙,一直把温暖留到晚上。

外婆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树,这样整个春天都有春的气息,夏日有遮阳的伞,冬天也不会太冷。在和外婆生活的村庄里,有一棵属于我的桃树,每年春天我都会偷偷去看望它,我判断春天是不是来了,只要看它是否开花,别的花我信不过。它长在一个斜坡上,背靠着一堵墙,那个斜坡到处都是野草。那棵树不高也不矮,它是整个村庄开花最早的树,整日灼灼华丽,妖艳极了。它是我至今见过的最美的花,春风抚过,乱零如红雨,外婆总会让我端一盆清水,让花瓣落在清水上,美的我都不敢眨眼,怕错过了每一片花瓣。我也曾偷偷摘了几朵带回我的房间,打算让它陪我过完整个春天。外婆告诉我不能把一棵树、一枝花藏起来为自己开,它们属于春天,它的精神属于我们。

我的童年,只要每年种瓜,我就成了一个看西瓜的人了。每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外婆就叫醒我,给我塞两个自己刚蒸出来的馒头或花卷,把我夜里盖的小薄被子打包好,挎在我右肩上,将军绿色的水壶套进我的脖子,送我出家门。我眯着没有睡醒的眼睛,脚记得路,就这样领着我走向那片瓜地。外婆在家门口远远眺望这我渐渐缩小的身影,大声叫喊:天黑之前早点回来,在回来之前别让狗睡熟,今天给你书包里放了八仙过海,别把书弄丢了。整个夏天就我和外婆还有那条狗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每天夜里,外婆总会让我给她讲我白天看过的书,她会问我白天和哪些虫子玩耍了,又破坏了哪家蚂蚁的巢,听什么鸟唱歌了。我每次在睡的迷迷糊糊总听她嘴里念叨着:“下次我在家门口远远眺望着你的时候,记得回头看看我,因为早晨人的面容和晚上就不再是同一张脸了,我怕你有一天会因忘了我的样子而伤心。”

外婆在秋天会比别的季节都起得早些,在鸡打鸣之前,水桶的声音不经意间敲落了院子里枣树上的黄叶子,在秋雨来临之前,墙角的落叶早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玉米豆子高粱也都早早的钻进了仓里,红彤彤的苹果在地窖安安稳稳躺着歇息。我问她:为什么不等鸡叫了再起床?她说:人不是鸡叫醒的,鸡叫不叫是鸡的事,天亮不亮是天的事,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她领着我给羊和鸡割草收拾一些饲料,让我躺在草中,静静聆听草生长的声音,人和动物走动的声音,有时候我躺着躺着就睡着了蚂蚁从我的身上踏过,放了好几个屁我浑然不知,七星瓢虫在我的脸上踩了又踩画了好多的圈圈,我也不知道,我想草应该会把我当做一片地,然后长出来。

冬日的炊烟和乱风总爱纠缠在一起,外婆烧炕的时候遇见调皮的烟和风,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被消耗完了,烟和风满天满地地在院子里打滚,她也奈何不了。她用这个给我举例子说:随便一件小事都能消磨掉人的一生,一股烟就可以盖掉人的一辈子。可我从来没有明白过,直到我有一年长大了,等她指导我练习毛笔字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她满身的烟味好像跟了她很多年,赶都赶不。雪悄无声息地覆盖了院子和田野,外婆会给我的雪人穿不同的衣服,我那双冰手都是被外婆给捂热的,后来才知道她的身子骨露在屋外的寒风中,会隐隐作痛。她走后,我才发现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里孤独的过冬。我才明白她说冬天在北方记得给自己栽棵梅花树,让它陪你过冬。

我这一生的无数个春夏秋冬都是这样过的,直到她走了,我也长大了,一切再也回不去了。我一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在我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早就过完了。

她走后我一个人度过了两个寒冷刺骨的冬天。有一年的冬天将我全身的骨头都冻透了,我紧围火炉,火炉通红,把我的手和脸都烤的发烫,但骨头还是冰的,我努力想烤热自己,但骨头冻坏在那个雪夜了。我才渐渐明白,一小火炉,对骨头冻坏的人来说,显然微不足道,他只能用内心的火烤热自己,冻坏的骨头才会重新长出来。

第二年春天我头都没回就去了南方,白天夜里也常有风,在风里我再没有听见过故事,再也没有看见过苜蓿的嫩芽,没有数过枣花中的蜜蜂,也不知道柿子树叶是被哪股风吹落的,雪飘起的日子是不是炊烟早早就散了。我将我的外婆连同我的整个童年岁月都扔到童年了,扔在北方那片大地上了。

左岸记:那些最好感知、最智慧的生活理念,是外婆留给你的最宝贵的东西,你要把它们融入到你的生活里,成为你人格品质的基石,带着它们创造更美好的生活。这才是老婆一直最大的心愿吧!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1. 感谢您的分享

  2. 外婆,平凡感动

  3. 最怕是风里传来的故事,里面藏满了红彤彤的心,砰砰的声音好似在说话:我回来了,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