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的前半生》:要是活在戏里,那才真是完蛋了

2017-07-23 . 阅读: 1,533 views

原文:《我的前半生》:娱乐至死的年代,35年后的观念雪崩

文/萧秋水

亦舒小说《我的前半生》写于1982年。
号称改编自亦舒小说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2017年上市,引发热议。

虽然标着“原著 亦舒”的字样,但其实,除了沿用了几个名字,二者似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不过,这个别扭的“关系”,可能也是设定好的,因为有争议才有热度。

电视剧,不管是人物还是剧情,完全失却了原著风骨,这种现象本身,并不算什么,有很多这样的情况,然而从中,折射出的是时代的缩影。

近来风行的相亲鄙视链文章里,之所以婚姻成为交易,其实和剧版《我的前半生》是一脉相承的。
罗子君和妹妹罗子群,在电视故事里,是两个不同选择造就的典型家庭样本。
一个家庭是钱包先生和全职太太,丈夫赚赚赚妻子买买买。
一个家庭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丈夫亏亏亏妻子借借借。

子君从来不曾想过离婚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子群从来不敢想离婚这回事,怕离了不好再找。

婚姻,对不少人来说,不是因爱情而走进的神圣殿堂,而是工具。
凌玲希望借助婚姻,实现人生的跃迁。
子君害怕因为失去婚姻,而降低了生活质量。
唐晶害怕进入婚姻,工作才能让她拥有安全感。

婚姻是面照妖镜,照出每个人扭曲的面孔。

在小说中,子君面对离婚,不哭不闹不上吊,母亲和大嫂反而比她紧张,她只说:“不必哭。我会争气。我会站起来。”
小说中,子君也有好闺密唐晶,帮她造假履历,给她适度支持,但有节制,不越界。
子君的女儿安儿,虽然才只12岁,但也是坚强的小女孩,她为母亲不平,在学校打第三者的女儿,但也并不因为打架而让两人势同水火,事后两个小女孩竟然也能交心。

基本上,正方都有好看的姿态。

“姿态”,是亦舒一直强调的。
剧版,坏就坏在姿态不对。

各种恶形恶状。
即使颜值高,也补救不了。

编剧不傻,并非信口胡编,是知道观众爱看什么,所以才会端出什么。
所以一部热播剧,是可以判断大众审美和观念趋向的。

亦舒的小说,只给一部分人看,属于小众,市场小但忠诚。
改编成电视,就要尽可能地扩大受众面,所以,会有各种反差、狗血,会有看上去匪夷所思的剧情和台词,人物的表现也极端,各种矛盾冲突,迎合观众或造成冲击,如此,才能左右观众情绪,引发讨论,提高收视率。热度不断攀升。

这是技术。

至于剧情逻辑,大多数观众不关心,所以编辑也不关心。
所以一个花花绿绿穿搭完全谈不上品味的目中无人的阔太太,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职场精英,甚至还能进入咨询公司。这种让现实中咨询公司顾问笑掉大牙的设定,在剧中可是一本正经。
一个女性,可以在作天作地作死之后,从依靠丈夫,变成依靠闺密,然后又由闺蜜的男友接收,说好的独立,其实不过是辗转在各人之手的中年玛丽苏。

然而观众喜欢。
尤其是女性。
因为强烈的代入感。
满足了观众巨婴心理的这部戏,具备了大火的一切元素。

据说这部剧触动最大的是全职太太。
有人追剧没几集,就想出来工作了。
这部剧,唤醒了她们强烈的危机感。

就算她们也清醒地知道,现实中并没有贺涵拯救她们,但是,想想也是好的吧。

YY剧的作用就是造梦,不过男性的YY剧和女性不同。
男性剧典型如《寻秦记》,男性如种马,征服天下与美人。
女性剧就太多了,多不胜数,毕竟女性是更大的看剧和消费群体,所以娱乐界都要讨好女性,玛丽苏和小鲜肉,似乎还嫌不够,再加上总攻。
至于风骨、傲骨,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独立,既然并没多少人爱看,也就没人愿意编。

现实中,一名正规的咨询顾问,要经历千锤百炼、各种狂虐、熬过无数通宵,至少五年以上工作经验,才有可能。
电视里,只要在高人指点下卖东西成为销售冠军,就可以一飞冲天。

不管是现实还是剧中的功课,大家都不愿意去做,因为太漫长太艰难。
编剧到咨询公司体验几天生活,就觉得到位了。

反正观众也没太高要求。
看着一个人从高高云端,跌到尘埃里,法庭上大雨中观众陪她哭泣,再看她剪短头发重新出发,活成励志传奇,观众为她开心,仿佛被高富帅百般爱宠的人,是自己。仿佛这样的精神力量,可以支撑自己熬过家庭和职场的艰辛。

反正观众也都想要唐晶那样的闺蜜,各种为子君出头,重要会议中可以接无关紧要的电话,借助职务之便帮忙查小三,直接冲下楼去质问出轨的俊生,还对子君说出“我养你”的豪言壮语,却浑然不想,唐晶的界限感何在?这样的人,又怎么成为职场精英?
有人说唐晶最像亦舒女郎,这也是高抬了她,只能说唐晶的着装有些亦舒女郎的味道,她身上全无亦舒女郎的分寸感。

帅即正义,再加上金句就更无敌了,从自私自利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贺涵,到被感化变成暖男的贺涵,靳东温暖的,不只是子君的心,更是广大荧屏外的家庭和职场妇女们的心。
理性值几个钱?就算明知金句扭转不了一个人的职业前途,但是,好看好听就行了。

对于巨婴,总希望在出现意外的时候,“英雄救美”的桥段。

广大吃瓜观众对此,喜闻、乐见。
压力巨大的现世,“唆麻”有其存在的价值。

亦舒小说里推崇的女性,是内外的姿态都好看,舍得爱,也懂得放手,不粘连,讲究教养,小说《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虽然是家庭主妇,但操持家庭,样样出色,有好品味,也才会有唐晶这样的闺密,离婚后先去做小职员,兢兢业业,无意中发掘陶瓷方面的艺术才能,也是和之前的审美相关,所以不觉得突兀。

理性的人会喜欢亦舒小说里的句子:
“每日只准诉苦十分钟。你不能沉湎在痛苦的海洋中,当做一种享受,朋友的耳朵耐力有限,请原谅。”

放在电视里却会让一众人弃剧,因为显得太冷漠,不煽情。不如唐晶一口一口地喂饭,不如开车绕很远去接更能表现出人们想要的闺蜜情,而且,也因为是这样的付出,所以,和闺蜜的男友(好吧,算是前男友)在一起才会更狗血,于是观众分为两拨人,一拨说真爱至上,一拨说“防火防盗防闺蜜”,然后吵起来,又是话题。

我看一部剧,不只是看剧本身,还会关注对剧的各种看法。
对剧版《我的前半生》的各种争议,我看后觉得:很多人其实是站不起来的。没骨头。
就像娜拉出走,能走到哪里去呢?没钱花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人的骨气,和能力成正比。
这个能力,不是厚着脸皮向已经离婚的姐夫借钱的能力,不是动不动就盘问人家家底的能力,而应该是堂堂正正站在世界上敢于谋生也谋爱的能力。
可惜,这样的能力,需要耗费苦力去培养,所以不如仙女棒和南瓜车更吸引人。

人人都认为自己有做梦的权利,也把自己的梦投射给剧中人,罗子君失去了三室两厅,又换成千万豪宅,说来说去,还是物质、婚姻,在这里面,没看到多少精神方面的追求——别告诉我那虚幻的爱情是精神满足。

我是看亦舒小说长大的,对我来说,亦舒小说如同教科书,那种浸透到骨子里的自立自强,始终激励我。今时今日的我,可以说已经成为亦舒女郎,有事业有追求,有傲骨有平心,离婚的时候,的确姿态也算好看。

我看着小说版和剧版的反差,不觉得愤怒,只觉得悲哀,35年过去,人们的观念和追求,其实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

有些人说,亦舒知道了,也会气死。我觉得她不会。
隐居状态的她,已届七十,自得其乐,又还会关心这些吗?
她留给世界的,统共也就这些书,以及一个清冷的背影。

而我始终也相信,这是过渡时期的乱象,有一天,清明的世象、更高的追求,仍会出现,并占主流。

左岸记:大暑天,流萤飞复,薄纱厨,轻羽扇,枕冷簟凉深院,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看剧,看不不应该只是热闹,看的不应该只是剧里想让你看到的,而是你提醒你人生的梗在哪里,怎么去破除现实的乱象。真正能把生活过好的,还是要靠自己,靠理性,靠智慧,在任何时候都能独立面对的底气。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7 Comments On 《我的前半生》:要是活在戏里,那才真是完蛋了

  1. 在读分集内容的时候读到唐晶的男友变为闺蜜女主男友时,我一脸黑人问号???完全没了要看下去的欲望嘛

  2. 文中的巨婴是巨婴理论?

  3. 还不都是为了收视率

  4. 正如文章所言,最近觉得独立的去面对生活,才感觉到真正的踏实。

  5. 戏剧毕竟高于生活

  6. 电视,看看乐乐,评评聊聊,切记往自己身上定位

  7. 有新意,有道理,很理性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