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别和我扯什么以弱胜强

2017-07-11 . 阅读: 923 views

文/符毅

最近看了格拉德威尔的《逆转:弱者如何找到优势,反败为胜》,格拉德威尔过去的著作都是发掘社会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然后用个人故事来说明这些普遍性的结论。在新书中,他换了一种方式:先讲述个人的故事,再努力从中概括出普遍的结论。这种做法更加传统,也更不可信。格拉德威尔神话了故事的主角,把不同寻常的个人经历当作道德故事。个人的道德故事往往都是自我神话的形式,经不起平心静气的考察。

在书中,他的核心观点非常明确:“随着环境变化,有些劣势可以转化为优势,有些旁人看来的优势其实是劣势。掌握了“以弱胜强”的内在逻辑,历史书上的故事就可以被复制。”

我对此观点并不认同。

怎么样的环境变化可以逆转局势?

首先从客观上看,所有的比较都是相对的,强弱、快慢、高低等。只有在一定条件下,这些参数的相互比较才有意义。如果两个物体的高低对比是在同一平面上进行,高低立判。但如果对比是在不同的平面上进行呢,就会出现新的机会,在新的机会上加速积累,将有机会颠覆整个条件前提,进而改变整个环境。

有新的机会就能实现逆转吗?

出现新的机会,它并不只是弱者反败为胜的机会,它也是强者变得更强的机会,所以机会出现也未必对弱者有利。机会是不确定因素,不是有了机会,就等于能实现逆转了。

格拉德威尔还认为:

优势是相互转化的,你的不利条件也可以是有利条件。

我们一般人眼里的强大和弱小、优势和劣势,其实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你的不利条件,某些条件下,也会成为你的有利条件。

也就是说,有些旁人看来的优势其实是劣势。有些旁人看来的劣势其实是优势。

老子在《道德经》第三十六章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要夺取它,必先给予它。

事物存在两重性和矛盾转化辩证关系,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都会走到某一个极限,此时,它必然会向相反的方向变化,这八句话是老子对于事态发展的具体分析,贯穿了老子所谓“物极必反”的辩证法思想。在“歙”与“张”、“弱”与“强”、“废”与“兴”、“取”与“与”这四对矛盾的对立统一体中,老子宁可居于柔弱的一面。在对于人与物做了深入而普遍的观察研究之后,他认识到,柔弱的东西里面蕴含着内敛,往往富于韧性,生命力旺盛,发展的余地极大。相反,看起来似乎强大刚强的东西,由于它的显扬外露,往往失去发展的前景,因而不能持久。

所以说,在事物发展到某个阶段,弱势可以转化为优势,弱者可以转换为强者;优势可以转化为弱势,强者可以转换为弱者。

也就是说,强者不一定强,弱者也不一定弱,强弱对比随时会发生变化。但无论如何变化,有一点永远不会变化,那就是在某些条件下,在某个节点,相对强的战胜了相对弱的。所以实质上还是“以强胜弱”

掌握了“以弱胜强”的内在逻辑,历史书上的故事就可以被复制。

真是这样吗,我们看三个著名的历史案例吧:

先看一个古代的:

官渡之战是汉末乃至中国史上有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发生在建安4年(公元200年),这是袁曹为争夺中原地区的统治权而进行的一次大战。战争开始之时,袁绍在兵力上无疑占据着极大的优势,其拥兵二十余万(关于袁绍曹操的兵力问题,历来众说纷纭,按易中天教授所说,官渡之战时袁军有10万人马,曹军有4-5万人马,是曹操的两倍以上,同时其占领河北大部(拥有青、幽、冀、并四州之地),地盘也比曹操要大,可谓是地广兵多,实力雄厚。与之相对比,曹操不仅实力要逊色于袁绍,并且曹操南有刘表、刘备、孙权,西韩遂、马腾,可谓是四面环敌,战略环境也颇为不利。而袁绍与之相比,则基本上没有后顾之忧。

袁绍举兵南下的消息传到许都,曹操部将多认为袁军强大不可敌。但曹操却根据他对袁绍的了解,认为袁绍志大才疏,胆略不足,刻薄寡恩,刚愎自用,兵多而指挥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于是决定以所能集中的数万兵力抗击袁绍的进攻。为争取战略上的主动。

单从兵力对比上看,袁绍的优势很明显。但是战争除了兵力因素,还有什么关键性因素呢?

  • 政治优势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取得政治优势,有舆论支持也代表民心导向。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正月,渔阳(治今河北密云西南)太守鲜于辅因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终能定天下”,“率其众以奉王命”,被任命为建忠将军、都督幽州六郡,曹操于是在袁绍后方安下一个楔子。后来曹操与袁绍决战,双方谋士估量战局,无不将曹操奉天子有义战之名作为曹操政治上居于优势的重要砝码。

而且,随曹操奉汉献帝迁都许昌,他不仅获得了董昭、钟繇等原汉室臣僚,而且赢得了大批士人的归心。经荀彧推荐,荀攸从荆州、郭嘉从袁绍处投到曹操麾下,避乱江南的杜袭、赵俨也于次年返归许昌,“许都新建,贤士大夫四方来集”。他们从各方面为曹操出谋出力,使曹操能“任天下之智力”,最终平定北方。

二、后勤保障

袁绍劳师远征,后勤补给线较长,官渡靠近许都,曹操后勤补给较袁军方便。加之袁绍谋士许攸投奔曹操,带来了袁军屯粮乌巢的重要情报。曹操亲自带兵奇袭乌巢,大破袁军,并将其粮草全数烧毁,致使袁绍军心动摇,内部分裂,大军崩溃。

  • 用人遣将

“曹操处处能用谏,袁绍处处是愎谏”。曹操能接纳能人之言,取得最终的胜利,这全在于用人之道。荀攸、许攸皆是人才,献上计谋,有化险为夷之功;荀彧则具备长远的战略眼光,能够鼓励和帮助曹操在关键时期坚持战斗,这是更高层次的人才。由此观之,人才的妥善任用应该可说是“一计敌万人”。他是一个懂得运用人才的人才,能接纳他人之言,故袁绍兵多也不足为惧,正所谓兵不在多,在乎能否调遣。

  • 军心战志

民国史学家吕思勉评价:“淳于琼等既破,张郃复降,据《三国志》说:袁绍的兵就此大溃,这大约因袁绍的兵驻扎日久,锐气已挫,军心又不甚安宁,遂至一败而不可收拾。曹操攻淳于琼,固然有胆气,也只是孤注一掷之举,其能耐,倒还是在历久坚守、能挫袁军的锐气上见得。军事的成败,固然决于最后五分钟,也要能够支持到最后5分钟,才有决胜的资格哩。

我们对双方强弱态势的分析,往往只注重于双方兵力的对比,而不注重于分析其他方面的因素,这往往是历史研究的一个误区,或者说是缺陷。而综合各个方面的因素考虑,战争意志、统帅的战略和智谋、士兵的士气和斗志、双方军队的战斗力等,也应该列入强弱因素的对比之中。综合对比起来,袁绍和曹操孰强孰弱还未得而知,又怎可断言是“以弱胜强”呢!

再看一个近代的:

毛主席是公认的擅长“以弱胜强”的军事家,我们先看看他在红军最弱小土地革命战争时期(1927-1937年)是怎么说的∶“我军从敌大我小、敌强我弱的基本特点出发,利用根据地创造的有利形势,灵活地使用兵力和变换战法,趋利避害,扬长击短

这里说了,强者总有弱点,弱者也总有强点。我们要发扬的自己的强点,去攻击敌人的弱点。

接着看:

采取“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重点来了: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法,在战争中务求保存和发展自己,以多打胜仗、消灭敌人的办法,逐步改变敌强我弱的形势,夺取战争的胜利。

毛主席还幽默地告诉红军战士,我们的军事工业在伦敦和汉阳的兵工厂,并且经过蒋介石的运输队送来。是啊,既然敌人送来了,红军就要把这些军事物资留下。敌人三个人送来的物资,红军安排三个人接待敌人可能未必有把握把他们留下,这或许要八九个人这样绝对的优势,才能稳稳当当地留下物资。

以八九个人去打人家三个人,这怎么能算是“以弱胜强”呢,这明明是“以强胜弱”嘛!

对此,毛主席在1947年12月25日在中共中央召开的会议上所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中提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原则中有精辟总结。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在特殊情况下,则采用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法,即集中全力打敌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求达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的目的,以便我军能够迅速转移兵力歼击他部敌军。力求避免打那种得不偿失的、或得失相当的消耗战。这样,在全体上,我们是劣势(就数量来说),但在每一个局部上,在每一个具体战役上,我们是绝对的优势,这就保证了战役的胜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就将在全体上转变为优势,直到歼灭一切敌人。

还有一个被误为“以弱胜强”典故的:

田忌赛马出自《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第五》,作为弱者的田忌战胜了强者齐威王。比赛的时候,齐威王总是用自己的上马对田忌的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后来田忌违反规则改变出马顺序,赢了齐威王。所以田忌赛马实是孙膑凭小聪明钻了规则的漏洞,乃投机取巧者的胜利。怎么能够算是“以弱胜强”呢。

在医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安慰剂效应”,指的是病人虽然接受了无效的治疗或者服用了无效的药物,但是,他们“认为”或者“相信”治疗或药物是有效的,从而获得了病症舒缓的效果。这个效应最根本的原理是什么,医学上尚有争议,但在生活的其它领域,这一效应往往被称之为“鸡汤”,或许是因为每个人的心灵都或多或少的需要一些治愈与慰藉,鸡汤类型的作品也成为出版市场上长盛不衰的一支,很多畅销书都可以归为此类。而在我看来,格拉德威尔则是烹调这鲜嫩鸡汤的一把好手。

格拉德威尔迄今为止一共出版了五本书,本本皆畅销。从《大开眼界》,到《眨眼之间》,到《引爆点》,到《异类》,再到这两年最新的《逆转》,每本都由一个个真实的小故事,或者说案例组成,然而作者却能够围绕某一个点,旁征博引,用数据说话,将故事讲得千回百转,仿佛带领读者进行一次探险,而结果往往都是平安回到现实,让人虽汗流浃背,却有惊无险。每次“探险”之后,他总能提炼出一些精彩的要点,直中读者内心深处对于成功和美好生活基本向往的痛点,并且给出简洁的结论。个别人物法则、附着力因素法则与环境威力法则,一万小时理论与出生优势,理性抑制作用,相对剥夺理论——诸如此类,都是他的总结,让读者一瞬间感觉到,自己似乎掌握了纷繁芜杂生活背后的一些本质性规律,正要欢呼雀跃,转念一想,却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其中有太多的偶然性,太多的边界条件,很难被复制粘贴。而这些,都容易被读者选择性的遗忘。

正如这本《逆转》,读完全书之后,假如读者是一个弱者,他可能依然不会知道要如何“逆转”。

看上去确实十分振奋人心,但是,这些并非公理,它仅仅是指出了这些可能性,或者说,发生的概率,而在“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上,这些结论似乎说了也等于没说。

所以,好好享受他讲故事的这个过程便好,不要希冀他的结论真能改变你的生活。或者说,寄望于读完一本书便可以掌握人生道理的想法本身就是虚妄吧。《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如果只是听,而没有自己的想和做,自然会如此。

科学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实验过程的可复制性,显然,格拉德威尔的作品并非科学实验,它就是那碗热腾腾、放着各式鲜美调料的精致鸡汤,独一无二,你喝下去的时候很舒爽,但很快就饿了,还是得去揾食,才能填饱肚子。

左岸记:系统性的分析很有意思,它考虑的不是表面的某个因素,而是综合性地进行比较,这样才能看到真相。真的弱怎么可能胜得强,弱只是某个方面的弱,善于将弱化强,或借力助弱,如果才能真正胜出,而不是空想就能达到的。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5 Comments On 别和我扯什么以弱胜强

  1. 借力助弱,去短板。

  2. 角度不同

  3. 文章标题说明了一切!

  4. 这些书也不是一文不值,最起码教会人们辩证的去看待问题,不要轻易放弃

  5. 以为以弱胜强的往往看不清底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