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如何从敏感脆弱成长到内心强大?

2017-04-14 . 阅读: 2,190 views

1.

我在不久之前,有一段时间非常的敏感和痛苦。

我陷在一种巨大的矛盾之中。

一方面,我特别容易被别人的一些言语或行为所刺伤,这令我非常的悲伤和愤怒。

我想攻击伤害我的人,我想令他们停止对我的评论和建议,我想抛开一切远离这些令我痛苦的环境,我想朝他们大吼:别对我指手画脚!我他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另一方面,我又清楚,我的这种敏感本身是因为我自己太幼稚,太脆弱,太不成熟了,我认为不应该让别人来照顾我的情绪;

而且我如果真的去回击别人的话,就会显得我太玻璃心,太弱了;

同时我又担心如果我和这些不经意间伤害了我的人起了冲突的话,我就会失去他们;

所以我一边心里很受伤很愤怒,另一边又不敢表达和发泄自己的感受、同时还认为自己的这种情绪本身是“不对的”。

那么我要怎样解决这种矛盾呢?

其实我“解决”这种矛盾的方法和很多人一样,就是——

「“幻想”别人能够理解到我的情绪和感受,“期待”别人能够允许我受伤和敏感,“幻想”别人能够照顾我的脆弱和痛苦。」

没错,解决的方法就是通过「幻想」「期待」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这种方法不会有任何的卵用,而且只会令我更加的脆弱,更加的受伤。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满足我的这种幻想,继续抱着这种幻想只会令我不断地受伤而已。

2.

在今天,我差不多算是完成了一轮新的自我调整。

这次调整后的结果是:我的执行力变强了,我更加的自律。

更重要的是,我与自己的对抗减少了,而且,我也不再敏感和脆弱,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玻璃心了。

不想工作了,就让自己休假一两周,不再因未工作而自我谴责,不再为未来而焦虑。

我两周没写文,没看书,没接咨询,每天都在看《人民的名义》和《9号秘事》,吃零食,喝酒,“看起来”非常的颓废。

但我并没有觉得我的这种颓废有什么不好,相反,我觉得很开心,很自在,因为我清楚自己在进行一次充分的放松。

没有人会再在不经意间的言行举止伤害到我,我也不再小心翼翼的去猜度别人的想法和心情,我不再压抑自己的感受,不再害怕和别人起冲突,不会再在和男性长者相处时卑躬屈膝丧失自己的尊严。

最为关键的是:我开始「相信自己」了。

我允许自己玻璃心,我允许自己就是很敏感,很脆弱,我知道自己并不会一直颓废下去,我相信给自己两周的时间好好放松和休息并不会毁掉我,我愿意接受幼稚的我自己。

我明白我的这一生能够过得怎么样本质上只取决于我自己究竟是谁,而不在于我当下这个选择是否积极,我今天能否早起,我这一周有没有自律,我是不是敏感脆弱。

也就是说,我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在,并且开始相信那些脚踏实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我能够获得怎样的回报,我能够拥有怎样的生活,只在于我拥有多少的能力,我如何去运用这些能力。

所以我不需要为了未来而担忧,也没必要为了迫切的想要得到什么而焦虑,更不需要因为现在的我是敏感脆弱的而羞耻。

当我的能力足够时,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是自然而然的事;

当我的能力不足时,要么是根本得不到,要么是得到了我也配不上、守不住。

你不再有很多无谓的焦虑和担忧,因此,也就心安了下来。

我再重复一遍:

我能够获得怎样的回报,我能够拥有怎样的生活,只在于我拥有多少的能力,我如何去运用这些能力。

理解这一点有着非常深刻的意义。

这一点阐明了「我」与「外界」的联系逻辑。

生活不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不连续的当下组成的,你不是像升级打怪一样完成了这个任务就一切结束翻篇至下一章。

最关键的是,你在面对当下这个任务时,你耍了花招,你虚张了声势,你从别处借了力,你抄了捷径,所以你通到了下一关;

但是,这个问题不是凭借你自己的「真实」能力解决的,所以实际上,你本身的能力并不足以应付下一关的难题,因此即便你勉强自己到了下一关也会栽跟头;

就算是你凭借走捷径、耍花招能够走出很远,但是,这个时候你所取得的成就与回报与你自身的真实能力差距越大,你所面临的风险和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易经》有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与此同时,你还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我是个冒牌货”、“我根本就不行”的这种信念和胆怯会始终根植于你的内心之中,“揭穿”和“失败”的风险始终会带给你焦虑

同时,理解这一点也是将你的关注点转回了自身的「边界」之内。

我们可以简单的把「边界」理解为:边界之内是你可控的,边界之外是你不可控。

人生的很多焦虑、痛苦、和问题都是来自于——我们试图去控制那些明明不受我们控制的事物。

就比如说,我在前面提到的「通过幻想别人能够理解我来解决我的自我矛盾」,这种方法只会令我更痛苦的原因,其本质就在于别人能否理解我这是不受我控制的,当我把决定我自身感受的控制权交给别人时,这毫无疑问是我自己将自己置于了风险之下。

所以想清楚这一点之后,你才能放弃掉控制那些你无法控制的事物的幻想,放弃掉这种幻想,你才能沉静下来。

当你沉静下来,你才能「真实」的存在着。

3.

那么我是怎样从敏感脆弱的玻璃心,到拥有今天的这样一颗平静而强大的内心的呢?

事实上这经历了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我有一个美丽而强大的老婆,她没有像一般的伴侣那样去迎合我的需求,不断地接纳我和照顾我,因为我的这种渴望被理解被允许的需求是永远不可能真正被满足的;

她会始终保持她的平衡,不为我的情绪和感受所动。

最关键的是,她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告诉我:

我不会离开你,你可以表达你的情绪和感受,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想法,你可以说出你对我的不满,你可以提出你的需求,然后我们讨论,我可能满足你,也可能不同意你,但是你说出来又怎么样呢?

现在看来,我无比的佩服她当时对我的这种不偏不倚的回应方式。

她对我太纵容,就会令我陷入对她的依赖而无法成长起来;

她对我太强硬,就会令我伤心绝望陷入悲伤而无法走出来;

当然,无论是她怎样的回应方式,都令当时那个敏感脆弱的我会是无比的受伤,无比的绝望,那种被抛弃、不被重视的感觉我想每一个「玻璃心患者」应该都有过体会。

在那段时间里,每一次我被别人伤害都会有一个无比悲伤的念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所渴望的一切,不过是「被允许」。

为什么你不能允许我脆弱一些呢?

为什么不能允许我这次做不好这件事情呢?

为什么你不能允许我没有别人好呢?

无时无刻,无处不在,任何的小事,我没有把地拖干净,我选的这间店的菜不好吃,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做的不够完美,等等等等,任何别人对我的否定,任何别人对我不满的眼神,任何别人对我挑剔的态度,都会令我无比的受伤。

我只希望别人能够不要指责我,不要否定我,不要他妈的天天这么多的要求,这么多的这儿不好,那儿不行。

我受够了!

我不想再小心翼翼的去看别人的脸色,我不要再费心费力尽我所能去做了却只得到别人的不珍惜,我再也不要这么容易就被别人伤害、这么轻易就被别人的态度所影响了!!!

我想,以上这些的想法必然是在很多的和曾经的我一样脆弱的人的内心上演过无数次了。

但不管你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不管你多么的悲伤,你始终还是会不断地脆弱下去,你越是不想敏感,你越是更敏感。

这是因为,你始终浮在表面,而没有深入到「敏感」的本质。

你看,我始终在渴望「被」允许。

但问题是:

4.

我从来没有「允许」过我自己。

我的意思是,我一遍遍的幻想别人能够理解我,我一遍遍的抱怨别人总是否定我,但事实上,我自己就是根深蒂固的认为:我选的菜馆不好就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没有把地拖干净,答应别人的事情没有做完美就是我的不对。

我在渴望「别人」来允许「我」,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允许过「我自己」。

就像我的老婆,一次又一次的向我强调:我可以向她表达我的任何想法和需求,她可以接受我这么敏感和脆弱,不管我多么的敏感的想法都没有关系,不管我多么脆弱的表现她都会爱我。

但事实上呢?

不管她向我强调多少次,都没用。

就是说,她已经「允许」我了,但我还是会不敢去说出自己想法,不敢接受自己的脆弱,不敢表达自己的委屈。

当我们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时候,我们所幻想的别人对我们的接受其实只是一种虚幻的安慰。

而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

所有的玻璃心、所有的敏感,本质上都是来自于你对自己的压抑。

「你的心里有委屈,你的心里有不满,但是你却不说,或是你不好意思、羞于启齿、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说。你渴望别人能够理解你,渴望别人能够原谅和接纳你。」

但问题是,别人是没有办法理解你的,别人也是不受你控制的。

别人可能允许你,也可能不允许你,但每一次别人没有接受你的时候,都会令你产生巨大的痛苦和失落。

所以呢?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自己要先接受你自己。

5.

你自己要先允许你自己,允许自己犯错,允许自己做不好,允许自己就是这样的脆弱,接受自己就是这样的玻璃心。

没错,我在一次次痛苦的挣扎之后终于能够真正的接受了一件事,就是:

我就是一个玻璃心,我会很敏感很脆弱。当你说了令我觉得不舒服的话的时候我会很难过,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多照顾我的需求,多关注我的感受。

并且,重点就在于这个并且——如果你无法对我多包容一些,那我想我们可能不适合做朋友。我没有办法和攻击性这么强的你相处。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就是:当我允许自己这么敏感,当我接受自己就是个玻璃心的时候,我恰恰就不再敏感脆弱了

当别人说我没有把地拖干净的时候,我会说那我就拖这样,觉得不干净你来弄;

当我很敏感的受伤了的时候,我会很痛快的就允许自己哭,我就是很难过,我就是很受伤,你觉得大男人不能哭,你觉得我太玻璃心了,那我的确就是这么玻璃心,我就是爱哭,看不惯我你就别看嘛;

当别人的回应令我觉得受伤的时候,我会很勇敢的提醒他们,你这个态度令我很不爽,你给我好好说话;

在我改变的过程中,我的老婆一直在鼓励我去表达自己的需求,不要压抑自己,不要觉得自己是男人不能这么敏感,她甚至要求我去和她对抗,去和她争吵,去和她起冲突。

这一切都是为了令我意识到并且相信:我是有资格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的。

我完全可以这么敏感和脆弱,我和她起了冲突有了争吵我也不会失去她,相反,起冲突是为了令我们更好的了解彼此,能令我们更坦诚的暴露自己。

6.

我想看到这里,应该也能够有一部分和以前的我一样脆弱的「玻璃心患者」能够意识到,导致我们总是很敏感和脆弱的原因就是在于:不能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

但是意识到这一点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做到。

我在三个月之前就知道这一点了。我有时候甚至会有意识的强迫自己把我的想法和委屈说出来,这也起到了些微的效果,但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无法表达自己的需求”这一点只是「症状」,在这个症状背后还有两个原因。

第一,玻璃心患者总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不能那样”,给自己设置了很多限制和要求。

一个最典型的、通有的想法就是:认为我不应该这么的敏感和脆弱,我这么敏感不好,我这么脆弱不对。

但你的敏感是确实存在的,而且你越是不想让自己敏感就越是在否定自己的感受,这样只会令你更加的敏感。

因为敏感本身就是由于「人的真实感受被否定或压抑」所导致的。

所以你越是急于摆脱敏感、越是想否定自己的脆弱,就只会令自己更加的悲伤。

除此之外,这些「自我设限」的想法也往往和社会背景和家庭教育有很大的关联。

很多自我设限的信念探究到最后你会发现,这肯定和你成长过程中所形成的一些绝对化的观念有关系。

比如我不能够接受自己的脆弱是因为,我认为脆弱会令我显得娘炮。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娘炮的男生都是被大家嘲讽、调侃、和看不起的。我就是在那时形成了一个「我一定不能显得很娘炮」的这种绝对化的信念。

其实很多绝对化的信念都是对我们自身的限制和阻碍,「我一定不能让父母伤心」,「我绝对不可以自慰」,「我绝对不能成为一个很懒的人」等等。

这些信念探究到最后你会发现,必然是在你的成长过程中通过你的亲身经历,你对别人的观察,你所幻想的别人看你的目光,你所恐惧的被孤立、被遗弃的痛苦所引起了。

你是为了避免被同学孤立才不敢接受自己的脆弱,因为这显得娘炮;

你是为了避免被父母责骂和抛弃才不敢选择你想从事的工作,因为这会令他们伤心;

你是因为看到美丽的同事说起男生自慰行为时恶心的表情而产生了自卑,所以才在自慰时总是充满了负罪感;

所以,「玻璃心」,这其实只是很多你的自我局限、自我否定的信念的一个表现而已在很多时候你之所以脆弱敏感,也许只是因为别人的某些言语和行为刺伤你内心中最不愿意承认和接受自己的那一部分。

我怎么可以自慰呢?这太猥琐了!

我怎么能和爸妈顶嘴呢?这太不孝了!

我不能把事情搞砸,这会令我像一个蠢货!

问题是,为什么你不可以猥琐,为什么你不可以不孝,为什么你不可以是个蠢货呢?

是的,是的,我非常清楚,现在的你一定会有些吃惊。

“什么?我竟然可以是猥琐的?我可以不孝?我可以是个蠢货?那……”

我非常理解你的这种感受和心情,就像我在此之前始终不敢相信我可以有一些娘炮的地方一样,接受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

但重点就在于一个“那……”。

你不能够接受自己的是猥琐的,是不孝的,其原因就是在于你将这个后果想象的十分的严重。

但问题是,这个后果真的是像你自己所想像的那么严重吗?

事实上你其实并没有真正想过如果你是猥琐的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只是有一种一旦这样做后果就会「糟糕至极」的感觉而已,实际上的结果其实根本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严重,甚至是什么负面后果都不会有的。

破解这种对于严重后果的担忧的方法,就是将你的担忧「具体化」。

举个例子,我担心我的一些举止会显得有些娘炮。

娘炮的话,会怎么样?——我娘炮,所以会让别人看不起我

谁会看不起我?——我的一些朋友,和一些在大街上遇到的人

我的哪些朋友会看不起我?在大街上遇到的人看到你娘炮又会怎么样呢?

问到这里我会发现我卡住了。

因为其实并没有我的哪位朋友会因为我有些娘炮而看不起我,并且,大街上的人看到我娘炮也根本就无所屌谓啊!

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更进一步的问问自己:我究竟在害怕的是什么,我真的不可以这样做吗?

7.

第二,玻璃心患者对于人际关系有着「饥不择食」的渴求,和对人际关系破裂的过度恐慌。

玻璃心患者害怕失去任何人,他似乎可以和任何人做朋友,他不会对朋友有什么要求,他不会对朋友有什么不满,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平易近人,而只是因为他们太「饥渴」了、和「认为自己没有挑选朋友的资格」而已。

他们把自己定位为是一个可怜的“人际乞丐”,地位很低,没有资格挑挑拣拣,能够有人愿意和自己做朋友就已经很谢天谢地了,而且只有自己被别人抛弃的份儿。

因此所有的玻璃心患者都需要意识到的一点就是:

你并不是需要所有人都成为你的朋友,你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姿态放的那么的低,朋友关系也是可以主动选择终结的。

对于那些和你不合适的朋友,其实尽早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不需要讨好一个总是剥削你的人,你没必要苦追着一个已经不爱你的人不放,你更没有义务去维持你和某人关系的平和。

同时我想所有的玻璃心患者要么是早年没有获得充足的安全感,要么是在成长过程中有过深受伤害的被抛弃的经历,所以令他们特别害怕人际关系破裂,害怕被别人抛弃。

而很多玻璃心患者的想法往往是:如果他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了他的敏感和委屈。就会被别人看不起,如果他向亲密的人提要求就会被他们厌倦,或者他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向别人提要求,如果他和亲密的人起了冲突就会被对方抛弃。

但你需要意识到的是:对于非玻璃心的人而言,吵架,起冲突,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关系中的一部分。

吵架不意味着你和这个人的关系要终结了。而只是你们之间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吵架,起冲突,这些本身就是去磨合你们两个人矛盾的地方、令你们变的更和谐的一种方法。

而且在人际关系中,很多时候,勉强维持一种表面上的平和,营造一种看起来很好的氛围,通过逃避问题的方式来假装一切很好,通过委屈齐全和一味迎合来维持关系的持续,这些,都是再愚蠢不过的做法了。

只有直接的正面交流才能够令问题得到解决,虽然这个过程会有痛苦,有冲突,也有失去,但只有这样的人际关系,才是真实的,才是平等的。

而且你必须意识到,「如果真的不合适,只有终结和舍弃这段关系才是对两方都好的做法。太用力的勉强维持,只是在误人伤己。」

我必须再啰嗦的强调一遍:你不是每段关系都要维持下去的,你必须意识到有些人的确就是你无法得到的,你必须清楚有些人的确就是无论你做得再好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其实还有着很多的选择。

很多时候,我们执着于某个人,某段关系,其实说白了,无非就是那种“失去了这个人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有人爱我”“只有这个人最适合我”“我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人了”的这种恐慌在围绕着我们。

这种恐慌所带来的的焦虑局限了我们的目光,令我们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一个人,令我们只执着于当下的这一段关系。

但事实上,对于任何玻璃心患者而言,永远都要记着:你其实还有着很多的选择。

8.

归根结底,本文通篇所在论述的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你要允许你自己。

你可以允许自己脆弱一些,你可以允许自己犯一些错误,你可以允许自己不是那么的完美,你可以允许自己多花一些时间去成长,你可以允许自己不用成为多么伟大的、多么好的人。

几乎所有人的成长环境都是在教我们向善,这固然是基于社会更好发展的考虑,但问题是,我们从小只被教育怎样变好,却从来没有任何人教过我们,怎样和我们身上那些不好的地方相处。

每个人身上毫无疑问,必然会存在一些好的部分,也必然存在一些不好的部分。这一点本质上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即我们不可能做到完美,我们永远会有丑陋的、不好的部分。

丑陋和缺点本身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但我们一直以来却都是在鄙弃丑陋,强烈的想要远离和逃避丑陋,拼命地想要摆脱和掩盖自己的缺点。

但是,当我们鄙弃丑陋的时候,也是在鄙弃我们自己,当我们逃避缺点的时候,也是在远离自己的真实。

我并不是在说,允许自己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无限制的纵容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了,而是在强调,我们在对待自身的那些不好的地方时,其实可以不用那样的决绝、那样的对自己强烈的厌恶,那样激烈的否定自己。

而是可以以一个更轻松,更坦然,更宽容的态度去对待自己。

当你强烈的鄙弃自己的丑陋的时候,你是不可能摆脱丑陋的;

当你拼了命的努力想摆脱自己的自卑时,你也是永远不可能摆脱自卑的;

你硬要改掉自己的玻璃心,也是不可能改掉的;

当你不再试图逃避自己的自卑时,你才能够自信。

当你接受自己的敏感和脆弱时,你才能够强大。

理解这一点很难,非常难。

因为我们已经被那么多的陈规,常识,社会规则等塞满了头脑,我们习惯了通过鄙夷和逃避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们从没被教育和允许过接受自己,那么我们又怎么才能够明白,只有接受自己的敏感时,我们才能够强大起来呢?

当我们将自身的这些敏感、自卑等视为一种问题要去“解决”或者“修正”时,实际上,我们是在真实的自己之外。

所以,当你想要“解决”自己的敏感时,实际上,你只是在对着一个你幻想出来的“你”做工作,你认为如果剔除掉敏感这个特质就好了,如果你没有敏感这种“性格”或者“习惯”就可以了。

但实际上,敏感不是你的一项特质,他不是你的一个缺点,而是:敏感就是你自己。

你根本不需要去“解决”,你根本不用怎样“成长”。

敏感只不过是你对一些情况的应对方式和认识方式所带给你的一种反馈感受而已,这不意味着你就是个敏感的人,不意味着你就是“脆弱”的。

而只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你感觉受伤了”而已。

我知道在最后这部分的阐述会比较难以理解,但我们也不用着急,「允许自己」,也包括给自己一些时间,让自己去走一些必经的路在得到结果。

比如说,我现在非常清楚自己因为有了一些关注者和一些读者对我的好评而有些自我膨胀,和对自己有着不切实际的过高认知。我应该低调一些。

但问题是,现在我的这种膨胀它不是凭借我的主观意志就能一下自己调整的,我需要时间,也需要碰一些壁之后,才能真正的理解“我对自己有着过高的评估”,我才能真正低调下来。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强迫自己低调,非要说服自己不要膨胀,这是不现实的。

因此在这个时候,我根本没有必要因为我的自我膨胀而烦恼。

你总要经历一个时间,你总要经历一个过程,一个真实的改变过程,而不是仅存于你的头脑和认知中的“改变”。

而令这个真实的改变能够发生的关键,在于你先要接受真实的你自己。

以上。


作者风墟,个人微信号接收付费咨询:lianjizhe1874    微博:风墟eternity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


左岸记:解决心理的问题,都是要回归到自身,直面自己,接受不那么好的自己,然后不断地深入分析自己的内心感受,探寻这些感受来自哪里,可以怎么去化解。逃避只会让问题不断恶化。



风墟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 心理咨询师,个人微信号接收付费咨询:lianjizhe1874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