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八卦者:唇齿上摇摇欲坠的,是自己的人生

2017-04-06 . 阅读: 967 views

文/墨的素闲川(公众号:墨的素闲川)

刘墉说,我有一颗很热的心,和一双很冷的眼。

这能力,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能有。

不过,人家江湖飘,你还会遇到一些人,他们为了探究他人人生的真相,还有一颗很八卦的心。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有时候,我们自己也难免被口舌之快所诱惑。

今天要将讲一个古代的故事,相信大家看完后,会有所领悟。(还不是因为主角长得太好看)。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封短篇家书颇为有名。一封为三国时期政治家诸葛亮的《诫子书》,一篇为西汉军事家马援的《戒兄子严敦书》。这两篇家书的特点是简短,均不足300字。但“山不在高,有龙则灵。”它们所说的道理足以让人一生受益。以下说的马援的这封家书,收录在号称“所收录的文章代表文言文的最高水平”的《古文观止》中。它最得力之处,就在于对年轻人的处世提出了一条重要的提醒。

马援,东汉开国功臣之一,被汉光武帝封为“伏波将军”。《东汉观书》中记载这位陕西的武将浓眉大眼(“容貌如画”),身高177以上(“长七尺五寸);口才特好,皇帝召见他,他不但能对答如流,还能让旁听的皇太子和诸王听得入神(“属耳忘倦”);有一回打了胜战归来,朋友来道贺,他却说:“如今国家内忧外患,真挚的朋友该劝我打胜战不骄傲,报效国家。”最后,他慷慨激昂的创造了一个成语——“死于边野,马革裹尸。”

这样的一位能人因为写了一封信,名传至今为人诵读。也是因为这样一封信,为他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

有一天,马援将军正在交趾(今越南北部)前线打仗。在这一战中,马援率军平定了交趾,并在其地立铜柱,作为汉朝最南方的边界,至今犹存。当时,军情正急。而在百忙之中,这位关心家庭的叔父听到一些关于自己侄儿的传闻。主要问题有两个:

1、两个侄儿经常公开嘲笑、评论时政和人物。(并喜讥议)

2、两人很可能在结交黑道“朋友”。(通轻侠客)。

因为年轻,热情充沛,难免指点江山。

因为年轻,热爱交友,却不知道选择。

等不及率军回朝,老将军就提笔给侄儿写了一封信。在信里,马援将他认识的当时的两位人物做了这样一个对比:

人物A: 述伯高。特点:忠厚谨慎,谦虚节俭,从来不说挑剔他人的话。

人物B: 杜季良。特点:豪爽,讲义气,交友广泛,父亲办丧事的时候,几个县的人都来奔丧。

表面看起来,述伯高似乎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特别出彩之处。而杜季良则十分风光,交友遍布天下。然而马援却没有只看光彩的表面,却发现了潜伏在热闹下的冰山。

学习忠厚、不随意评论时事和他人,淡泊谦虚的人,如果学的不好,还可以成为的人,为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如果为了标新立异,展现才智,随意交友,动辄“毒舌”,如果学不好,则成了浮躁之人,会“画虎不成反类犬”。

这就是年轻人处世的第一原则:慎言、择友。

马援感叹道:“听说了别人的过失,应当听见了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见,但嘴中不可以提及。”接着,老将军又说了一句十分严肃的话:“我宁可死,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

讽刺的是,两位侄子大约被马援严肃的口气吓坏了,竟然将这封私人的信贴到朋友圈,并被转发。这条不希望子侄八卦的信,成了一条大八卦——汉光武帝浏览后,点赞,并随后做出了两条评论:提升述伯高、罢免杜保卫。

此事引起了连锁反应。有仇家报告,说驸马梁松与杜季良勾结,将有不利于朝廷的行动。光武帝刘秀听信了告状人的话,免去杜季良越骑司马的官职,梁松因为身份,免于处分。

梁松耿耿于怀,等马援真的“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后,他利用朝廷对于马援最后一站失利的不满,诬告马援曾偷偷带回了“明珠文犀”(文犀是有纹理的犀牛角,特别珍贵)。

其实,那只是薏米而已啊。

马援家人得知后十分惶恐,不敢将马援遗体葬于自家墓地,与祖先葬在一处,只得在京城西郊买地数亩,草草掩埋。

后来,在马援妻子的六次上书努力下,此事终于平反,然而,它的影响力还是延续了下去——据《后汉书》记载,汉明帝命人画的云台阁中兴二十八将画像,东平王刘苍看了云台阁二十八功臣画像后问汉明帝:“何故不画伏波将军(马援)像?”明帝笑而不答。

这笑,是否有对马将军成也八卦,败也八卦的无奈?

然而,马将军的两位侄子也许真的听进了劝解,皆位居高官。在马援去世后,到了河南定居,获得当地人民的拥戴(“三辅称其义行”),并给他们取了个名号,叫做“钜下二卿”。

说完了历史八卦,是否对你的生活有所帮助呢?

其实,八卦那么多,真相只有一个——喜爱谈论八卦的人,看起来谈论评价的都是他人的人生,其实最后悬于他们唇齿至上摇摇欲坠的,都是他们自己的生活。

眼如鹰隼,有看破机关的锐利;心若冰霜,有舍离诱惑的果敢。

至于嘴和手——不谈八卦,不出妄语;不交佞友,不触浮华。

左岸记:八卦者,断章取义也,或者说八卦的人只是看到了他能看到的、他想看到的,因为每个人的认知基本都是先入为主的。但如果只是这样,问题不大,可惜八卦者又好传播,他不把自己知道的表达出来是会憋出内伤的,于是江湖流言四起,别人看到的又是片面里的片面,事件的本意已经完全变味了。就像马援他想表达的只是他希望的样子,而述伯高和杜季良他们有他们适合自己的人生,却被马援分出了个优劣,这直接引导了上层的决策,又被好事之人所利用,像蝴蝶效应一样,成为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导火线。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