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王安石与岳飞

王安石与岳飞

文/飞龙

王安石,北宋著名诗人,位列“唐宋八大家”,“王安石变法”更是被后人深刻铭记,“变法”的倡导者就是一代明主宋神宗。精忠岳飞,南宋著名的抗金英雄,最终惨死于风波亭,而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与岳飞之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我们就从王安石与宋神宗、岳飞与宋高宗说起吧!

“王安石变法”虽然已经过去了近1000年,但史学家对它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息过,而王安石本人也一直都是倍受着争议。推崇他的后人,将他与“孔、孟”相提并论;而诋毁他的人,将其归为奸臣行列,甚至把北宋的灭亡都归结于王安石的变法。

公元1042年,王安石中仁宗朝进士第四名,他不仅饱读经书而且任地方官时勤政爱民、治绩斐然,在朝中广为传颂,朝廷多位高官力荐其进京为官,但王安石均以各种理由婉拒。公元1067年神宗即位,神宗久慕王安石之名,即位之初便力邀王安石、委以重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纸皇帝诏书,王安石便欣然赴京,没有半点推诿之意。这真乃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可见神宗与王安石有着一种素未平生的相惜之情。

王安石与神宗经常是彻夜长谈,共商国策,王安石的治国理念深得神宗认可,神宗力排众议,拜王安石为宰相、力推王安石变法。宋神宗和王安石时刻经受着外界对于变法的压力和阻力,朝中官员及皇帝后宫对于变法都是一片强烈的反对之声,弹劾王安石宰相的奏章也此起彼伏。变法初见成效之时,王安石已处在风口浪尖之处,出于无奈及对王安石的保护,宋神宗首次罢免了王安石的宰相,但时隔不久神宗又再拜王安石为相,力主变法的深入。宋神宗已彻底地被王安石的改革理念所折服,也越发对王安石更加地信任。

独子的早亡使王安石痛不欲生、变法的巨大压力让王安石疲惫不堪。被迫二次罢相后的王安石,赋闲在家,过起了悠然自得的田园生活。身处变法前沿的宋神宗却时时挂念着王安石的起居,经常派官员前去探望王安石。一次意外事件,当地小吏与王安石的亲属发生了误解和争执,致使惊扰到了王安石,恰巧此时正被皇帝派来的官员遇见。官员回京后如实将此事禀告给神宗,神宗闻后震怒,立即下旨罢免了当地所有主管官员。皇帝深知王安石为了变法经受了巨大的委屈,神宗已不忍让已经赋闲在家的王安石再受到一点点的惊扰。

公元1085年,雄心大志、励精图治的宋神宗英年早逝,闻听噩耗,王安石悲痛不已,他不仅失去了一位明主,更意味着他们为之呕心沥血的改革变法也将功亏一篑,数月之后,王安石抑郁而终,追随神宗而去。宋神宗与王安石的关系不仅是君臣、他们更是共同奋斗的战友、志同道合的知己,这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少有的一对和睦君臣。

宋神宗与王安石让我们唏嘘,同为君臣的宋高宗与岳飞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精忠岳飞,家喻户晓。岳飞抗金的故事也被民间演义成各种版本,但是无论哪一版,英雄的岳飞都充斥着我们的耳膜。

岳飞自幼习武、广学射技、枪术,武功在当地颇为出名。19岁投军,因作战勇敢很快在军中得到提拔。在开封城的解围战中,多次打败金军,受到元帅宗泽的赏识,称赞他“智勇才艺,古良将不能过”。建炎三年,金兀术率兵再次南侵,宋军大败,金军得以渡过长江天险,攻下了临安、越州等地,高宗被迫流亡海上,岳飞率孤军作战,六战六捷。在金军进攻常州时,又是四战四胜。次年,岳飞在牛头山大破金军、收复建康。从此,岳飞威名传遍大江南北。绍兴三年,岳飞因剿灭李成、张用等“军贼游寇”,得高宗奖“精忠岳飞”的锦旗。自此,岳飞成为与张俊、刘光世、韩世忠齐名的“中兴四将”。岳飞屡立战功,赵构非常高兴,年仅32岁的岳飞被宋高宗提升为清远军节度使,整个大宋朝,也只有赵匡胤在32岁的时候就当上了节度使,这是赵构对岳飞的极大赏识,俩人的关系也进入了蜜月期。

北宋自建国以来,太祖赵匡胤便深知武将功高盖主以及武将对于政权的影响,所以宋朝向来是“重文臣而轻武将”,通过“杯酒释兵权”来稳固“陈桥兵变”得来的赵宋江山。北伐的捷报频传,招致了朝中以秦桧为首的主和派的嫉妒;岳家军的不断壮大也逐渐让宋高宗感受到政权受到了威胁。岳飞的“收复中原,迎回二圣”更使得皇帝惴惴不安,及对岳飞的怨恨之意。后来生性耿直、不谙政治的岳飞又因与高宗产生意见分歧而屡次请辞,金军压境,高宗感到了岳飞的要挟,这便更加大了对岳飞的怨恨之情,而自此动了杀机之心。

宋高宗与岳飞“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公元1139年7月,岳飞在朱仙镇杀得金兀术人仰马翻,金人屡战屡败,岳飞精神抖擞,准备直捣黄龙,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著名的十二金牌事件,岳飞悲愤到了极点,悲切高呼:“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此时,一心求和的宋高宗应允了金兀术提出的“岳飞死,和乃成”。高宗痛下决心,将岳飞骗入京城,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关入大牢。岳飞的部下置屠苏酒到监牢探望岳飞,铮铮铁骨的岳大帅此时是泪下潸然,正所谓是“见屠苏想起了黄龙痛饮,满江红班师诏历历前尘。捣贼巢原当在寒冬岁尽,却不料除夕夜冷狱森森。”

同样是名人志士、同样的忠臣良将,王安石和岳飞都让我们钦佩不已,但为何结局却会如此的大相径庭?变法的王安石也并非事事都如神宗之意,虽两次罢相,却实属是神宗对王安石的保护之情,赋闲在家,皇帝还不忘时时送上问候。而身先士卒、出生入死的岳大帅,“十年生死两茫茫”、一心收复中原却落得个除夕夜惨死于风波亭。实际上王安石与岳飞的不同结局都源于一个“信任”。宋神宗励精图治,“王安石变法”的真正始作俑者是皇帝,王安石只是变法的载体和实施者,君臣之间的宗旨是一致的,耿直行事的王安石正是契合了皇帝的意愿,神宗是极大地信任着王安石的。高宗意图收复中原,但并不希寄“迎回二圣”,而拥兵自重、一意孤行的岳飞无意中却违背了皇帝的意愿。岳飞精忠报国、心无二意,但“十个文臣不及一个武将之过”,使岳飞很难真正得到高宗的信任,所以岳飞的命运注定了是悲剧的结局。

有人说宋神宗与王安石之间的关系像是一种“爱情”,他们那种信任和“惺惺相惜”让我们感动;精忠的岳飞让我们扼腕、落泪。所以说:有一种感动叫宋神宗与王安石;有一种伤心叫岳飞与宋高宗!

左岸记:在工作中,老板会给你一定的权限。但是,他永远不会允许你越过他的权限,来决定一些事情。那样,他就会感到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 

读过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知道了王安石的变法过程,变法失败的原因很多,时机,用人,方法和执行都出了问题,变法求快,用人不当,方法拙劣,毛泽东总结王安石变法失败的教训是“不周知社会”。看看王安石的对手有哪些,反对新法的有韩琦(前宰相)、富弼,(知延州,抵御西夏,守护西北疆土的能臣,前宰相),司马光(伟大的史学家,个人品行无可挑剔者),文彦博(枢密使、一代诤臣),范纯仁(范仲淹子,得乃父真传),甚至苏轼兄弟(贤德自守),不逾闺训半寸、无人可以企及的曹后、高后。

 在历史爱好者领域,人性论和阴谋论是一对并蒂莲,入门简单快速,看起来言之有物独辟蹊径,实际上最是要不得。

岳飞,猛将名将也,用兵如神,所向披靡。真实历史里的岳飞的情商和政治水平是当时大臣中最高的,非常善于协调各方面关系,与同僚的关系也是所有大臣中最好的。他和当时的文臣武将关系都很好。

核心的利益冲突在于对“金人”的态度。

当绍兴十一年秦桧开始秉承金人旨意着手摧毁南宋的国防力量时,他一开始找上的不是兀术指名要清除的岳飞,而是韩世忠。人渣张俊,把韩世忠、刘錡甚至后来的薛弼、王德都掐了一圈得罪了一圈,也找不出岳飞什么岔子,只能在心里默默嫉妒怀恨一样,秦桧同样也找不到岳飞明面上的把柄。但是韩世忠绍兴八年想玩暗杀毁掉他的议和大业,还有不久前上书反对和议、等秦桧质问又栽给解潜的滑头,秦桧倒是印象很深。而对于岳飞,秦桧当时最深的印象,大概不是后世人眼里天经地义的“恨之入骨”,而更可能是“这小子居然在绍兴八年的时候都没跟风骂过我”,是“兀术信里的条件还没说死,官家到底怎么想的也还没定,我先试试这个人能不能为我所用能不能彻底转性,然后看兀术和官家的态度再说”。

所以当秦桧准备诬陷韩世忠谋反时,他在明知岳飞和韩世忠关系很好、而张俊则一直嫉妒岳飞的情况下,仍然派了岳飞和张俊一起去巡视楚州。而如果不是岳飞坚决不肯参与陷害韩世忠,也不肯阿附和议;如果不是他的军事才华和年龄优势(岳飞是当时中兴诸将中最年轻的,即使杨沂中、吴璘这样的小字辈二线将领都比他年长一岁)已经严重威胁着金国的生存、以致当时实际秉持金国军政大权的兀术要点名清除掉他;如果不是他的君主赵构是个古今中外历史上都少见的奇葩、一定要放着大好局面不要只求偏安江南还一定要得到金国的册封才觉得安心的话,那么这段历史,岳飞这个历史人物的最终结局,十成九的可能会是另一种样子。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