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二月的风,不老的她

2017-02-24 . 阅读: 792 views

文/郑思 

二月的风,如同年复一年的春天,总不会老去,却又总能像老人一般,温柔地抚摸着亲自种下的一蔬一果。

七十六了,她说。

阳光柔和得可以抬头直视,落在她的农具上,却仍能闪出一些些耀眼的光。她是用大铲子开垦荒地的,地是为了建设新农村而把以前的农地移平而成的土地,几年过了,地上没有建起新农村,倒成了她和隔壁奶奶的菜园了。

她指了指隔壁奶奶的地,然后又继续开垦着脚下的地,橘红色的新土被翻了出来,偶尔在土里看到一两颗去年遗落的花生,也像新鲜的一样,未染风霜。那时,她的白发夹杂着黑发在风中扬了起来,她吁着气。

我来试试,我说。

我接过铲子,像小孩玩跷跷板似的玩弄着土地。她坐在旁边的废墟上,披着暗红色的棉衣,双手无力地搭在腿上,望着我和土地,眯起的眼角边都是皱纹。

要是你刚种好蔬菜,人家就要来建房子,你岂不是会很气。我翻着土地,问她。

那是,她说。

那你怎么办,我对着还未发生的事情有些幸灾乐祸。

那得气得上吊,她开着玩笑,语气也像我那样调皮。

我笑着,又问她是否见过有人上吊。

她说见过,细细地讲了那年那人那事。

我说真吓人。

她比划着那人死后的样子,又说了句是很吓人。

接着,我知道她见过喝药自杀的人,也见过跳河自杀的人,我觉得这些都是可怕的事,见过这些也是可怕的事。我想着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人,想着他们那个时代,便想起了长辈说她从小受苦,而我只隐约记得她是孤儿。接下来,我好奇地问了许多关于她的事,她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被我问及了。

才十三岁,她说。她的父亲生病去世,此后,她的母亲带着弟弟改嫁到山里去了,留她住在原先的房子里,她和小她九岁的妹妹一起成了孤儿。

我又问她,她那么小,妹妹也那么小,是怎么生活的。

这时,她已经拿起另一个农具,和我一起翻着土地。

我去工地做活,有什么我能做的就做,她说,轻描淡写的,而她一锄头挖在土地上却是那么用力,让人可以看见她满脸的倔强。

风吹着,人平稳地站在大地上。

我想到昨晚吃过晚饭,我趴在她的腿上,看着门外暮色逼近,想着毫无头绪的未来,轻轻地说了句“不想去工作,奶奶把我养在家里吧”。说完,我又轻轻地笑了,像讲了个笑话一样。

这样的日子,我肯定是可以把你养活的,她说。我以为她会像听笑话一样,也是笑笑,可当时她回答得那么坚定,还一脸柔和。她和妹妹成为孤儿后,大概也是带着这样的坚定,匆匆忙忙地长大的吧。

我见过她在烈日下一身疲惫地坚持做农活,我见过她用弱小的身子撑起整个家,我见过她在照顾爷爷时说真想找个地方哭一下午时的无奈,我也听见过她在说这该怎么办以后还会发出爽朗笑声时的乐观......我知道,我见过的她是真的可以把我养活,但想到这的时候,我却更想自己活下去,想着像她一样,带着倔强和乐观,去看看这个世界,我想去看生活中千奇百怪的事,可怕的、快乐的、新奇的,都想去看看,我想自己创造生活,像她一样。

奶奶,今天这块地是翻不完的,我说。

今天翻不完,就明天翻,明天翻不完,就后天翻,她说。

我用力地将铲子翻了一下土地。你七十多岁了吧,我问。

七十六了,她说。她刚扬起的锄头也用力地落在橘红色的土上。

二月的风,和奶奶一样,温柔。奶奶像二月的风一样,总没看出老。我们站在二月的风里,说着生活的秘密,新翻起的土都在静静地听。

左岸记:读来真的如二月春风,如此温柔的故事,却让人充满了力量。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