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这个春天来的有点早

2017-02-22 . 阅读: 944 views

很多当初你不曾挽留的人,你最终念想的越深;当初努力不下去离开的,却从你的记忆里消失了。——题记

 

春天就是那种,你内心躁动,不是温度到了,而是心到了的季节。

然后也是那种,你刚刚得意于自己知冷知热、顺势应境的增减衣服,一个倒春寒,不是料峭两个字可以形容的,真真是比冬天还冷。

或许是老了,还是生活安稳了,也或许是去年大学同学会积攒了点聚会的遗毒。这个春节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情,是和L去找T,T是我们曾经共同的同学和朋友,但八九年前吧,因为一点琐事,我和L都离开了T。T也是倔脾气,后边也没有联系过。

这些年里,我和L偶尔会说起T,几乎每次的内容都差不多,但结论总是不一样。大致无非是那几个绕轱辘的东西:是T不够意思;是我们太小心眼;T还是不珍惜我们,要不早找我们了;我们也做的不对,干嘛还计较那些事情;T或许早不在这个城市了;T家应该都拆迁了吧……

今年春节和L喝酒,说到T,那些话都说尽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没必要再重复的说一遍。我们可以去啊,可以找去记忆里他的家啊。如果一切如前,那么我们打声招呼,如果已经没有痕迹,那我们也就不会再那么的纠结,当做酒后每一次都需要提到的,如下酒的菜肴。

然后,第二天下了雨,春天的第一场雨,冷。我们真的决定去了,老的社区,房子没什么变化,为了找到那栋楼,第几层,哪个房子,在楼与楼之间徘徊了很久。努力的搜索记忆,从中学一直到八九年前。然后的然后,找到了。

疑惑的敲敲门,轻轻的敲。

敲门,再敲门,再再敲门。

没…有…人…

研讨半天,应该是还常住着人,不是没有烟火气的样子。有点不甘心的下了楼,问了几个含含糊糊的老人们,大致是T的母亲还住这,T已经搬到外面住了。T 的母亲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等了一会儿,空白的脑子,彼此看了一眼,走吧。

有一种感觉是既不快乐也不悲伤,不惆怅也不烦躁,脑子里空空的。我们说,我们的缘分大致如此了,或许以后我们不再会再聊T,也可能会一直聊到我们忘记。或许哪天晚上能拜访到T的母亲,那我们,也或许又能见到T了。也不知道T这个狗东西,会不会想起我们,也或许压根不想,想起的时候又是一种什么心情?

这竟然是我这个春节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情?

为什么不呢?

总觉得人生就是个迎来送往,迎接的时候总是欣喜愉悦,送别的时候总是感伤遗憾。但实际呢?迎接的时候都是邂逅,送别的时候都悄无声息。还有更多的,象这个春天,以为满满的春天就要来了,一场倒春寒,都不知道春天还要等多久。

很多当初你不曾挽留的人,你最终念想的越深;当初努力不下去离开的,却从你的记忆里消失了。

人就是这么个怪东西,在没离开的时候,你的沉没成本越高,你越不想放手。但真的放了手,因为过去的沉重,你反而轻飘飘的遗忘了。因为你说服自己的理由,就是那些东西付出的不值得。因为不值得,你自己都会限制自己再想念。

反倒是那些,莫名其妙离开的,偶尔让你觉得还应该有一个结束的仪式,或是应该真正的搞懂为什么离开。一个为什么,会让你纠结足够的岁月,足够的时间。没有沉没成本了,却多了些机会成本。

所以我经常说,人生无非是一种坚持,坚持到你不能坚持,那就让结果告诉你真相。五十步是可以笑百步的,因为起码我坚持了一些。不要让未来给怀念留太多的时间,那是老了才需要做的勾当。

 

有学了点佛学的人,在我面前谈“因果、生死”。然后告诉我,她很努力的供养神佛、行善积德,师父却训了她,他卖弄的问我,知道师父训我什么了吗?

“师父告诉你,不要‘求因果’,要学会 ‘了因果’”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想长长久久、天长地老、长命百岁。”

“师父也这么说呢……”

“天底下的师父都是一个师父……”

我不是师父,我也卖弄了,我还要继续学习“了因果”。

左岸记:因果关系,亦称 “因果律”。因果律有其三法则,即:

一、果由因生:无因不能生果,有果必有其因。其具有时间序列性,原因必定在先,结果只能在后,二者的时间顺序不能颠倒。一旦时间旅行发生,因果律必定被扰乱。

二、事待理成:作为客观现象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它是客观存在的,并不以人意志为转移,在事物中有其普遍的理性。如生必有死、聚必有散、合必有离,成必有坏,这是必然的理则。

三、有依空立:任何产生存在的事物,必依否定实在性本性而产生,客观事物之间联系多样性决定了因果联系复杂性。

因果关系有三种类型:单因果关系、双因果关系、多因果关系,也就是说有的结果往往不是由一个原因产生的,而是一系列因素促成的结果。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