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达西已死,我嫁给了柯林斯

达西已死,我嫁给了柯林斯

文/驰云(chiyunlv)

历经两周白天理智的权衡和夜晚情感的幻想,我貌似下了决心要嫁给金先生了。
金先生与我同龄,都三十又一了。我们之间的老家直线距离一千米之内,三代人在半世纪间都有来往,我们也是小学时代的同学。自小学以后双方就各奔前程,此后各自活在别人的谈话里,再无相见。
一日,我们双方的父亲偶然说起我们两人的事,于是就顺势地交换了联系方式,督促我们私下联系。

手机问候和相谈了一周后,他约我见面。
于是十七年后,我再次看见了他。
一家普通安静的西式餐厅中,我们前面的一个小时对谈双方的工作和儿时的趣事,等正餐用完撤下盘子之时,他很严肃地问我:“你打算结婚吗?”
我回道:“当然,我又不是不婚主义者。”
然后他用了接下来三个多小时讲述了自我们小学别后的岁月点滴,包括他的学业、各个年头的工作及收获、四年前一段即将步入婚姻最后却失败的爱恋、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如今各自的情况等,末了,和我说了他最无法忍受的事和他的缺点。
在这三个小时中,我就保持一贯的待客之道:点头、傻笑、略加反问,并默默地喝完了三大杯免费柠檬水。

最后,他自己下了陈词总结:我是了解你的,你们家那么多姐妹都是好女人。我现在就是要找一个人成家好好过日子,花言巧语甜言蜜语我就不和你说了。我们是共饮一条河水长大的人,况且我们的家庭有那么多年的交情,我也觉得我们双方很适合,我是不会骗你,不会负你的。我对你坦诚相待,我们第一次见面如此,见多十次面也是如此,对于你,我不需要了解更多了。我愿意和你结婚,如果你也愿意,我们随时可以结婚。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假装微笑。

在开车回去的途中,他像突然想起一样地问我:“你介意和父母同住吗?”
我诚心回答:“我不介意和长辈同住,因为我希望我老了也能与子女同住。”
他貌似得到了安慰,轻声说了声“那就好。”
我们的会面至此结束。

在大婚恋市场上看,金先生算是中档商品了——在一线城市的花城有了自己的房子和代步车,在繁华的CBD开家小型软件公司,一上架可能立马售罄。
我料想他一定是早年为情所伤累,并早已失去了年少时取悦女人的心思,他如今要找一个隔壁村的翠花姑娘,和他共度柴米油盐的下半辈子的生活,一来有家可依,二来予双亲以安慰。
而他认为我应该也是的。
我们之间丝毫没有传说中的爱情可言。

在《傲慢与偏见》中,伊丽莎白的表哥柯林斯结婚的理由便是如此:他自身需要结婚并且外人督促他结婚。当然,有主角光环的伊丽莎白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因此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笨咄滑稽的言行,蔑视他为生活和地位而为的卑躬屈膝和奴颜媚态。最后,柯林斯娶了没落贵族小姐夏洛特。
在16岁就开始交际寻觅夫婿的年代,那时的夏洛特已经27岁高龄了,以至于各大改编电视剧都要煞费苦心地找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来突显她的花落容残。她家境普通,没有财富没有美貌,良好的教养和不菲的见识并未给她带来多少现实的好处,她年轻的时候一定也坚持过旷世爱情和憧憬过美满婚姻吧,然而岁月除了给她徒增年纪外就似乎没有额外的奖赏了。
多年的坚持后,她向现实生活妥协了,嫁给了别人不屑一顾的柯林斯。
因为她知道“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完全是个机会问题”,而她已经没有多少机会了。“尽管结婚并不一定会叫人幸福,但总算为她自己安排了一个最可靠的储藏室日后可以不致挨冻受饥。她现在就获得这样一个储藏室了。”
婚姻到了那般田地,其中的相知相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it is better to know as little as possible of the defects of the person with whom you are to pass your life.(对于共度一生的伴侣,你最好尽可能少的知道他的缺点。)

然而,和200多年前的简奥斯汀笔下的夏洛特相比,我并没有多少优势。
我也是家境普通,长相一般,没有美貌没有财富,虽说不需要如夏洛特一样依附父母生存,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从社会上获取一定的钱财,目前尚且足以养活和取悦自己,可是这点微不足道的能力远远不足以抵抗对未来的恐惧。
近日读了一句话,更是心生悲念,“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年岁渐失,人生迟早会有那么一步的,如今早年的友人已逐步离失,多年后至亲的兄弟姐妹也难以避免地成为他家人,如果我不结婚,多年以后必当成为凄楚落寞的孤寡老人。如果我有雄厚的家资做后盾,我相信我一个人绝对可以不顾世人的眼光而活得从心所欲,然而我没有。

为此,我甚至幻想过多年后如何去死。在尚有活动和思考能力之前,处置好自己的财物,变卖家产、烧掉日记、清空并注销所有网络账号、和亲朋逐一道别,然后穿戴上自己最喜欢的衣饰,找一家最高级的餐厅好好享受最后一道晚餐。餐后,询问服务员“我可以在此休息一会吗”,然后吞下从黑市购买的安眠药,从此作别这个世界。身边的手袋里留好餐费和委托警察处理丧事的费用,不留一丝个人身份信息。
可是如果我的生命就此般落幕,我是有多么的不甘心啊!
生而为人,我不痴不傻,不身心残疾,不身无长技,不行凶作恶,为什么与他人同样的几十年人生竟然此般收场呢?我本不该如此才是!
我有时甚至有几分憾意,为何不在十六岁的那年辍学外出打工呢,你看那些十七岁怀过孩子打过胎,吸过毒跳过楼割过脉的同龄女人,她们如今领着三四个无教养的孩子竟还敢不知天高地厚地妄加批判我的人生呢,我有时多么地羡慕她们啊,可以成为那么浅薄庸俗而不自知的女人。

可是,我和夏洛特一样,需要一个储藏室,而结婚是最快捷的一条出路。
虽然我们一样对现实无能为力,我比夏洛特还不堪,万幸的是金先生比柯林斯优秀多了。
他只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他肯定会不屑于我喜欢的东西,下决定也不会顾及我的意见,想必他今后也不会思量我对家庭的努力和付出,他只是需要一个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照顾双亲并且不会背叛他的居家女人。

听说现今在日本,未婚男女在大都市游荡了一段时间后,都会回去找童年的玩伴、初高中的同学火速结婚,在几百上千万人的大城市寻找传说中的爱情,失败后回乡寻找安全的婚姻。万恶的包办婚姻灭亡了,而在男女地位不谐和与婚恋观念歪曲习俗滞后的环境下,自由恋爱和择偶就显露了尴尬陷入了困局。婚姻最后且别提爱情,连最基本的安全都失去了。外貌可以一眼览尽,而人心却要日久分明,每个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枕边人是一个苛待父母、育子无方、挥霍无度甚至背叛自己和觊觎瓜分自己家财的女人。
于是隔壁家的阿牛哥顺理成章地要娶隔壁家的翠花为妻了。

我母亲大人闻知了风声,立即舍去了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电话),摇晃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巴到省城来当面打听我的想法。面对她几个小时的利益陈述,我全程沉默以对。
最后她反问我:“你究竟还要挑什么样的人?”
我心中大声暗答,我真不知道!
如果错过了金先生这班船,我完全没有自信今后是否还有更适合的班次,我知道会有无数的豪华游艇回往穿梭,可是我根本买不起那样的船票也有几分不愿意搭乘那种与我身份极不相称的船;所以或许最后会迫不得已地搭乘一个老渔夫的小破船渡海,历经颠簸最后却葬身海底,又或许此后再也踏不上旅程终生在岸对月流珠。
第二天母亲大人就黯然回乡了,我私下想,是否他年我的儿女也会如今天的我一样,固执无度地报复和折磨父母的苦心呢。

夏洛特连嫁给柯林斯都要费点小心机才能成事,而我运气比她略微好了点点。伊丽莎白最后能得到幸福,那实在是小概率的侥幸,她的那点风趣任性和傲气也只有在她美貌的衬托下才显得可爱,达西是简奥斯汀指配给她的文学幻影。如果现实中如伊丽莎白一样要求一定的物质基础配以心心相印的爱情才能成婚,那以伊丽莎白的条件最终定会难以成愿,她最后的结局想必定不如简奥斯汀本尊。

既然我决定追从金先生,那达西就要在我的生命中死去了。假如他某朝复活与我相遇,我也绝对不会舍去金先生。因为金先生在我最需要改变的时候给了我改变的契机,光是这份恩情就值得我一生挂念,但愿他值称得起我一生的回报,我允许他不懂得。

(原文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606776042/

左岸记:最近是一系列关于情感爱情婚姻的文章,改变一个人的,除了环境和事业的发展,就是情感的经历了。很多以为是情感的左右了人的选择,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其实不是,是一个人对情感的态度影响了自己的判断,进而选择自己的陪伴在身边的人。关于爱的选择,从来都是自己的事,对与错最后都需要自己来承受。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