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新年过后,真的满足吗?

新年过后,真的满足吗?

文/立夏

热闹闹的新年过后,胃里满足,钱包鼓鼓,你的心里,也是同样满足吗?

这段日子我一直在思考“满足”这个词。怎么样才能满足,什么样才叫满足,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不是一样的满足。

在我的记忆里,每逢过年亲戚们欢聚一堂时,男人们喝醉了酒就相互抒发着感慨,说这一年来工作有多少成就,生意有多大起色,孩子有多大进步,心里感到多么幸福……推杯换盏间对着老婆说些贴心体己的话,男人们涨红的脸和女人们嗔怪着提醒少喝点,许多的彼此感谢的话似乎只能借着气氛和酒劲才有感觉才显得更加真诚。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我的父亲,因为父亲是老大又是唯一的儿子,每次家庭聚会母亲都会早起开始忙碌直到午后才能彻底收拾好。每次父亲喝的满脸通红的时候母亲才在亲戚们的招呼下落座,此时必定有个亲戚开始提起母亲的贤惠温柔操持家务照顾儿女任劳任怨,而父亲必定会端起酒杯撺掇着母亲饮酒,在亲友的肯定和恭维中一脸的满足,更别提说话和哈哈大笑的声音都会提高八度。他所谓的满足真的是真心的满足吗?

欢闹过后,父亲从酒精中清醒过来,又开始板着脸,又开始动不动发脾气,又要面对一双“不争气”的儿女和一家子的生活压力。这种双重的人格分裂让少年时期的我痛苦不堪,后来才明白,我愤怒及鄙视的是所谓的“假期虚伪”。普天同庆的假期,一群人的狂欢中有我隐藏着的一个人的孤单。

为什么我们那么难得到真心的满足,为什么我们轻易地虚伪地说出满足后却更深的跌入平淡和虚无。我认为有几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首先是气氛使然。节日假期亲友相聚是传统的风俗,平日里单调的生活突然像被点燃的炮竹一样热闹光彩,几代同堂手足情深友谊天长地久的时刻,再内向的心都会被气氛烘托得暖融融,幸福满足感油然而生,虽然不确定那种满足感到底可以持续多久。

二是面子需要。母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说,人争一口气树争一层皮不蒸馒头争口气,世俗对面子的认可和需求远远大于对内心渴望的思考。节日欢聚时刻门庭若市是对一个人特别是男人的能力和成就的肯定,这种情况下面子的满足是显而易见的。

还有就是心理暗示。聚会时肯定少不了闲扯拉家常,不同职业不同层次的人在一起也少不了暗自比较——我们条件虽然不如他吧但是我家孩子争气啊,虽然过不了富贵日子毕竟没把家庭搞得鸡犬不宁啊,看看她家孩子三十了还找不到对象我们孙子都会走路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是最大的自我安慰。

我在读大学以后就不爱过年了,也许是物质的丰富冲淡了新年的滋味,更重要的是反感年后聚餐时与不熟悉的人同坐一桌听大人们相互吹捧,感觉那是“虚假的繁荣”。每次父亲都会在他人的吹捧唏嘘中点头认可自己的满足和幸福,而过后平淡的三百多天生活真不能算是满足,因为他总有无数的抱怨,总会莫名的发脾气,总认为我们姐弟无法达到他的要求,总觉得生活从一开始就被错误的选择钳制。

年岁渐长羽翼渐丰我离家愈来愈远,这条路走的那么义无反顾,我想逃离的不止虚假的繁荣,更渴望寻求内心真正的满足。

真正的满足来自于内心的肯定,对自我性格和能力的清晰认识和认可,对平凡平淡生活的全面接受,放弃不切实际的比较和幻想,放眼当下,踏踏实实。人生的路不管有多远,要攀登的山不管有多高,只能一步一步走,无需远眺,不能回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个道理读书的时候背得滚瓜烂熟,长大后做的事情却背道而驰。挣钱多的才能叫成功,工作好的才能叫幸福,嫁得好就能一劳永逸,十几年寒窗苦读只为了回到家乡重复父母的轨迹。我们越来越活成别人眼中应该的样子,渐渐忘了最开始我们想成为的样子。

对环境改变不了只能沉默,沉默会演变成抱怨,抱怨久了就是焦虑,焦虑无法缓释就是恶性循环;心情渐变成情绪,情绪结成了情结,再也解不开。我不爱这样的自己,我眺望的远方绝不止眼前的苟且。仍然记得大学毕业前路漫漫时一位长辈发给我的信息:所谓的梦想,就是轻轻一跳就可以摘到桃子。长久以来我们误解了梦想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却没有踏实从手边做起。

从今天开始,少坐公交步行回家;从今天开始,阅读思考写下笔记;从今天开始,少些幻想认真工作;从今天开始,行跬步积小流,2017,我想离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更近一点。

左岸记:“看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看他(她)平常对你有多好,而是看他(她)吵架的时候怎么对你”这句话只对了后半句,爱不只在关键的时候,更在平常的点点滴滴。同样的,不要让生活处于醉生梦死的状态,等待救世主,这世界能够依靠的都只是自己。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