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谁的钗头凤,谁的生死两茫茫

2017-02-14 . 阅读: 1,946 views

文/Moosing

《钗头凤》——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钗头凤一曲,遗恨千古。你是否也曾为人写诗?或终究是,人成各,今非昨?如遇某人,大约执手偕老最圆满。但若,此心赤诚,此人至臻,于我已是欢喜。——题记

学生时代极爱才子佳人,又最是爱憎鲜明。一首伤心诗可生爱,一阙多情词也可陡然间余恶。陆游与唐婉,两篇钗头凤赚尽后世感伤泪。“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陆放翁再游沈园,已是和唐婉天人相隔多年后。

后来年长,读到纳兰性德的《浣溪沙》:“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易安居士李清照曾在《金石录》后序中记载早年与夫赵明诚赌书雅趣,纳兰性德借此抒怀。时移世易、物是人非,自古以来都是悲凉事。

最早被打动的,是教科书上苏轼写给发妻王弗的《江城子》“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那时候才读到《项脊轩志》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唏嘘不已。还未见过所梦即所思这样的写法,就轻易被“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扼住了心脏。不可自抑地崇拜这一个“千古痴情人”。

后来选修课上读到了他写给第三任妻子朝云的许多词,也还是就迷上了那句“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曾费解,既能为王弗写出“十年生死两茫茫”这样的大凄清大哀婉,又如何还能再娶王润之,又钟情王朝云。

小时候听过一句话“来自心灵的东西,才最易打动人心。”我信那些感人肺腑的诗句字字真心,句句含了血泪。

再后来读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敬畏金岳霖为她终身未娶,也把徐志摩对之的感情视为传奇,可其中又牵扯着陆小曼,那个我一直都十分欣赏的奇女子。偶然读到金岳霖有个同居好友Taylor;读到徐志摩前妻张幼仪,也不由自主心生仰慕。那些纸上的风采毕竟不如身心的熨帖。人说,他们关系混乱。但,那又怎样?

我曾恼苏轼续弦,怜李清照再嫁,但也极轻易就因林洙的出现,替梁思成的晚年感到欣慰。

山盟海誓是不牢靠的,若盖棺方可定论,你却等不起。

一份真挚的感情,应该是纯粹的。你来时,它在;你走了,它不会绑架你的余生。

其实,许多事许多心情,当时是真的,足矣啊。

很多人仰望,很多人悼念。由来都说陆游情深,我却好奇唐婉那阙《钗头凤》是怎样的“瞒”。林夕为陈柏宇填过一首“你瞒我瞒”,大约也是这样吧。“如除我以外在你心,还多出一个人,你瞒住我,我亦瞒住你。太合衬。”

风流才子,多情骚客,自来如是。发乎情、止乎礼,所谓真性情,当是如此吧。

左岸记:真爱是什么样的,唯有身在情感中人最清楚,旁人看到的都只是自己认为的。每个人的心中对爱都有自己的标准,是不是真的,其实自己最清楚。对别人的爱进行某些评价,其实是在说自己对爱的理解。我们来看看若水是怎么写苏轼与三个妻子的爱情故事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谁的钗头凤,谁的生死两茫茫

  1. 我又来咯~~无聊来逛逛,情人节快乐。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