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眠之爱》:一封前女友的自白书

《不眠之爱》:一封前女友的自白书

文/十里红妆

题记:人们相遇,互有好感,于是停下脚步,时光仿佛也停止流逝。其实那只是装装样子,时光早晚会醒来。于是人们分手,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或者人们相信本该如此。轰轰烈烈地活,牵丝攀藤地死。

嗨,帕特里克,你知道吗?一个跟踪狂。当你第一次这样称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怎么会变成了一个跟踪狂?我又不是什么精神错乱的陌生人?我们曾经是这世上最亲密的关系,我们曾经住在一起啊,我们还尝试着一起要过孩子。而我之所以跟踪你,只是想要见见你,和你好好说话,仅此而已。

不可否认,我的行径,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确实是一个跟踪狂。但这不能怪我,真的,帕特里克。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慢慢地,退出妻子的角色——我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是你的妻子——退出杰克的母亲的角色,抑或是听一听我的心里话,尊重我想要打个电话提醒你照顾好杰克的权利,抑或是坐下来听我诉说一下你伤我有多深,然后对我真心地说上一句“我真的很抱歉”,我想我会愿意释怀的。

如果你能给我个机会,慢慢地,也许那时我心里的伤口就真的能够痊愈了,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然而,你的不闻不问却让我的伤口越发地发炎感染起来,并且不断地扩张,就像一个长在我身上的坏疽,永远都不打算离去了。这全都是你的错。

当然,我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在内心的深处,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但事情是你挑起来的。母亲过去总是说,当初她遇见我父亲时,生活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而我也曾经一度以为你就是我的完美爱情故事。只不过你不是。你是催眠师的爱情故事,而我却是催眠师的爱情故事里那个阴魂不散的前女友。当不上女主角,我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而已。又或许,我才是故事里的反派人物。你们将在婚姻的围城里一眼万年,而我却只能坐在外面坚守着自己的海枯石烂。

这对我不公平,帕特里克。“爱情总有一天会冷淡下去的。” 乔治这么对我说过,“你也不能怪他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感受。”
可是,我一直将你和杰克视为是上帝赠送给我的最美的礼物,你们是我生活的所有,我快乐的源泉。当你向我提出分手时,我很清楚自己将不得不失去杰克,失去我深爱着的有关于你的一切,比如你那静脉血管清晰可见的手指尖——我总是对你的双手情有独钟;你那娟秀的字迹——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你的字居然可以写得那样的优美;还有你在缠绵过后笑望着我的那副神情;以及你口中轻轻哼唱着的乡村歌曲——每次在家里忙碌时,你总是会不经意地哼起小曲。我很讨厌乡村音乐,但我却爱极了你清唱的那些歌曲,因为它们听上去就像是我自己生命的旋律。
当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时,我整个人仿佛都石化了。乔治他不懂,他以为我失去的只是一段爱情,可是,那不是,那绝不仅仅只是一段爱情。
离开你之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帕特里克,如果你不幸在一场车祸中遇难,那该多好!原谅我,有这样恶毒的想法,你知道的,我只是太痛苦了。如果你去世了,我就可以花上数年的时间去缅怀你。人们还会给我送来鲜花、悼念的卡片和热气腾腾的炖菜锅。没有人会阻止我保留你的照片,或是对着照片和你说说话,怀念我们往昔的美好时光。但就因为你向我提出了分手,并且还神采奕奕地活着,我的悲伤就被认为是不光彩而又可悲的。似乎每当我谈起自己有多么地爱你时,人们都会认为我是个不够独立的女性。你已经不爱我了,因此我也必须停止爱你。而且要马上就停。快点,快点。赶紧把那些愚蠢的感官按钮全部都关掉。你的爱已经无人应答了,剩下的只有愚蠢。

你和杰克就像死了一般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但这却算不上一个悲剧。每个人都会遭遇分手。每个人也都会遭遇死亡。我母亲的离世就是如此。人老了终有一天是要归于尘土的,何况她还病着!所以说,死亡对她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可是,我的解脱呢,它在哪儿?

不管我怎么努力去尝试,都无法阻止自己的欲望:想要见你。我真的试过了。帕特里克。真的。此前,我一直都不理解那些酒鬼或是赌徒的心理。停手吧,每当我听到有些人因为沉溺于某种愚蠢的嗜好而害得自己的生活支离破碎时,我总是会这样想。但如今我能够有所体会了,原来这就像是叫某人停止呼吸一样困难。

如果你像我母亲一样死去了,我也许还能够接受你离开的事实。但你并没有死,你还活着,而且是把我当做和你的妻子一样死了那样地活着,仿佛你可以名正言顺地继续活下去,然后找另一个女人来代替我,甚至还让她怀上了你的孩子。

帕特里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就像是一个身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保护着你的公主不受恶龙的侵害。而我,就是那条恶龙。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催眠师。我跟踪你,我接近她,我,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她是什么样子?

这就是我愤怒的原因——我根本就无处发泄。你的眼中早已经没有我了,仿佛我正一次又一次地用自己的头撞向一面冷漠而无动于衷的巨型悬崖,直到将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改变自己对我的看法了。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再认真地看上我一眼了。而我大概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局的。

若是有人能够告诉我如何才能让这份疼痛和愤怒停止下来,我一定会乖乖地照做。

我知道, 在你的眼里,我已经被永久性地定义为一个疯子。你还记得吗?你曾经夸我是个“有趣的姑娘”,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是你认识的最尽善尽美的人”。这些可都是你从前对我说过的真心话啊。可是,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疯子。

唯一能够让我显得不那么疯狂的方法就是从你的生命中消失,就像每一个拥有自知之明的前女友应该做的那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你的记忆里。 而这……正是我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疯狂的原因。

我的思想一直在无穷无尽地兜着圈子。

如果我能够打电话跟妈妈聊一聊你的事情,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但是妈妈已经不在了。如果我能够和你聊一聊自己不相信妈妈已经去世的事情,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但是你却再也不想要我了。如果我能够带着杰克去公园里走走或是去看一场电影,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但我已经不再是他的妈妈了。如果我能够去探望一下莫琳,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但是她也已经不再是我生活中的一个亲人了。

我的生命中没有那么多人可以来弥补我所失去的一切。我没有多余的姨母姑妈、表兄弟姐妹抑或是祖父母来为我撑腰,也没有任何保险来赔偿自己所遭受的损失。这样的痛苦是如此的真切:就好像我的皮肤被一块块地撕扯了下来,从此永远都无法复原。

可如今,催眠师却怀上了你的孩子。

我在失去你的绝望与黑暗里挣扎,而你却和你的公主在等待孩子的出生,在搬迁新居,在见双方家长,在筹备婚礼………

我想,你能明白了,对吗?帕特里克。

当事情发生之后,住院期间,你的公主----催眠师来探病了。我并没有完全的听从催眠师的话,不过我的确找了一个心理医生,并且在过去的一年中每周都会去看诊一次。

“你觉得帕特里克在接到你无休止的电话时会有什么感受?”
“你觉得自己突然出现在他家的卧室里的那一天,帕特里克都想到了些什么?”
“你觉得帕特里克那晚有没有感到害怕?”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在过去的整整三年时间里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你这个人,却从未真正考虑过你的感受!

我只是爱你,我只是想你回到我的身边!我想,你是知道的,对吗?

帕特里克,我只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我将自己的悲伤幻化成对付你的武器,将心痛和愤怒都反射出来,如同绝望地挥舞着一把冒着烈焰的刀剑刺向了你,而只是为了无谓地保护自己不被火焰戳伤。

请你,记住那些我给予你的快乐,忘记那些我带给你的伤害吧!谢谢你,也曾给过我那么极致的幸福和美好!

后记:即使爱情已逝,转眼成空,但某些场景、某些片言只语、某些空中的动作,却深深锈刻在情人的记忆里,随他们一起被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