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父母究竟是不是祸害?

2017-02-10 . 阅读: 1,442 views

近几年随着心理学在国内的发展,与西方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原生家庭」的概念在不断流传开来。

豆瓣“父母皆祸害”小组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以“武志红”“李雪”为首的一批“心理专家”也在不断批判“中国式教育”,将很多问题的产生完全归罪于父母。

随着对原生家庭「归罪」的问题越来越偏激和极端化,并且有不在少数的人通过向原生家庭归罪的方式来逃避自己的责任,另有一些咨询师如徐凯文、李松蔚老师等也开始呼吁和强调“过去的都是过去,现在的我们可以选择不再受过去的影响”。

由于秉持“父母皆祸害”的人的观点的偏激与戾气,还有对于某咨询师作为“知名心理专家”,但他个人的咨询理念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与时俱进的更新,以及其很多文章中体现的他对于自身课题的不完全处理。

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从一个「客观」的角度看,极端的归罪于父母也根本就不是一个恰当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无论我们拥有一个多么悲惨的原生家庭,过去都是无法改变的。

事实上过去的经历之所以会对我们的现在有所影响,根本的原因只是在于我们对于过往模式的习惯性重复,而和过去的经历本身没有关系。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我们是拥有选择摆脱过去经历的影响的自由的。

基于以上的这些原因,我开始成为强调“我们可以选择摆脱过去影响”的那一群人。在多篇文章中,我都在试图传递这样的观点。

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始终认为我是在做一件“好事”。

因为我是在传播“积极”甚至是我自以为是“正确”的观念,我有不少的来访者反映说曾经沉迷于武志红的书籍,但除了只是令自己一遍遍的体验那些童年创伤之外再无法达成丝毫的成长。

我在帮助很多人消除偏见,并且给予他们改变自己、摆脱阴影提供理论支持和鼓励。

但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令我改变了我的看法。

昨晚我那聪慧机智又伟大的妻子在浴室里洗澡,我去刷牙,在刷牙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会不断地去看她。

这种不断的看她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很色情的,而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会时刻的去注意周围的人是不是在关注他、在看着他一样。

然后我发现我的这种行为竟然非常广泛的存在于我们的相处中,有很多时候,我都会变得像一个小孩子会很在意他的母亲是不是在关注他一样,去寻求我妻子对我的关注。

我想起在「前恋母期」的阶段里,当儿童会爬动时,他会离开母亲向远处冒险,但仍会继续用目光审视母亲所在之处,把母亲作为情绪上的「家庭基地」。

所以我和妻子相处中的这种举动,有可能是在我的「前恋母期」时这个阶段没有过渡好所遗留下来的一个小小的问题。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开始对我一直以来所秉持的这个所谓“客观”的观点产生了一些怀疑。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所谓“客观”的观点:「现在的你可以摆脱过去地影响」其实一点儿都不客观。

毫无疑问,一个深深地被原生家庭问题困扰的人,只有在观念上认识到现在的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拥有选择的自由之后,他的问题才能够解决。

但问题在于,我们告诉一个童年时期有着非常多的创伤的人“过去的都过去了”“你现在要坚强,要试着改变自己”,其实这是非常「残忍」的。

并且我们看似好意的试图去帮助这些有着沉重创伤的人,但实际上只会令他们更加的“愤怒”。

理论上来讲,很多的原生家庭问题只要当事人愿意付出努力,基本都可以被解决。

但很多被原生家庭问题困扰的当事人其实最需要的并不是问题的解决,而是被认可,被接纳,被爱。

这句话很有必要再重复一遍:对于被原生家庭问题困扰的当事人而言,童年的那些创伤的确是需要被解决的,但在此之前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得到认可,接纳,与爱。

当他们讲述出他们的童年阴影时,其实并不是需要一个人来帮他将问题「解决」。而是渴望有人能够去「理解」他。

我很清楚由于语言本身的局限性,会令非常多的人到现在还是无法体会到当事人那种渴望「理解」而不是问题的「解决」时的心情。

但、但凡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一定会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想尤其是女生会多一些。

当女生心情不好向男朋友诉说自己的难过,却得到男友非常理性的回答:“你的这个问题要这样解决,你不该这样想啊,你应该那样去做”时的那种恼火和挫败和很多原生家庭问题的当事人的心情其实是几乎一样的——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啊!但是你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理解”我呢?

重点就在于这个「理解」上。

其实很多问题的「解决方案」,大多数的正常人稍微细思几乎都能找到差不多的问题解决方法,所以当女生心情不好向男友诉苦时,她想要的根本不是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她自己其实理智上也能够很清楚的分清现状。

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她渴望的是情感上的关怀,是你能够接受她的这种情感,允许她这种情感的发泄。

在这个时候,你任何试图令她“好起来”,或是帮她“解决问题”的行为,在当事人那里的感觉却是你在“否定”她的感受。

所以很多人之所以拼命证明父母皆祸害,也许恰恰是因为有太多我们这种不断的告诉他们“不完全是你父母的错,父母毕竟是爱你的”“不要太过纠结于过去,现在的你可以好起来的”“恨解决不了问题,只有爱才是答案”的人的存在,所以才会引起受害者们如此强烈的反抗。

就像一个小孩子受了一点儿小伤,旁边人不断给他说,这点儿小伤算什么?你应该对自己负责,这点儿伤你自己一定是可以疗愈的!

那么这个孩子不仅本身受的伤没有得到安慰,反而还受到了别人的否定,他的内心必然会是很委屈的。

没错,也许事实的确是那孩子受的伤可以被他自己疗愈,但“你其实有能力疗愈自己”这种话却令受害者感受到的是“因为我有能力疗愈自己,但我却没有疗愈自己,所以这都是我的错!”

所以这个时候,很多的受害者可能会逆向的拼命去证明,父母给自己造成的伤害是“不能”被疗愈的。

甚至可能会带着报复性的“痛快”去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一方面他是想更加强烈的证明:“你看我现在受到了更大的伤害,没有人会主动选择去受伤,但我现在却受到了更大的伤害!所以这不是我的错!是我父母对我的影响!”

另一方面也是在渴望被别人「看到」:“我都已经这么受伤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否定我了?你能不能包容一下我?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父母皆祸害」小组的观点越来越偏激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武志红这类的咨询师能有那么多的拥趸,因为有太多的人根本无法在生活中得到他人的认同,包容,和理解。

但在武志红这里他们却不仅能够找到被理解的感觉——因为精神分析、客体关系这种向过去归因的理论,本来就非常擅长令很多人感到“天啊!这简直就是在说我!”

而且他们的愤怒还能够理所当然指向一个客体,即现实中的父母,去发泄出去。

我们姑且先不说,武志红这类「只揭伤疤、却不疗愈」的咨询师所传播的观点的危害性,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承认,不同的人所受的原生家庭的影响程度是不一样的。

并且,不同的人对于原生家庭影响的认识,也是不一样的。

大多数的童年创伤是可以被修复的,但也的确存在极少数的不可被修复的、会不断地影响一个人一辈子。

所以父母真的「皆」祸害吗?

当然不是,因为当然不可能所有的父母都是祸害。

但我们必须要承认,的确存在一些父母,确实是他们孩子的「祸害」。他们几乎从未给过他们的子女分毫的爱,甚至不断地在向子女索取,从精神、肉体上虐待子女,这些父母,根本不值得、也不应该被原谅。

其实我在之前所宣传的观点“过去的都是过去,现在的我们可以选择不再受过去的影响”也并无不妥之处,只是这样的话对于深受原生家庭影响的人而言,他们都会本能的理解成对他们童年所受创伤的否定。

那些极端的归罪于父母的人的确是沉溺在负性循环,自我伤害的过去中,徐凯文、李松蔚老师等人也的确是想帮这些人一把。

但问题在于,这两派的人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上。他们所强调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所以无法达成有效的交流。

一派在强调:我童年很悲惨,一派在强调:你现在可以改变。

看似双方产生了冲突,但其实两者并不相关。就像我在说小丽的胸太小了,你却强调小丽的腿很长一样。

我说小丽胸小,也许仅仅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看法而已;但你向我强调,小丽的腿很长,这就无形之中把我们两个沟通的维度上升了,这就变成了,好像我在强调:“小丽不好看”,而你在强调“小丽很好看”一样。

同理,当后者在强调“现在的你可以改变”时,就将话题的维度上升到了:好像强调童年悲惨的人在说“我的过去太悲惨了!我根本不可能改变!”

强调可以改变的人在说:“你可以改变。你的童年并没有那么悲惨!”

事实上也许前者知道自己其实是可以改变的,但只是暂时他还“不想”去改变而已,他只是想让自己多沉浸在对父母的恨意中一段时间,以此来抵消自己多年的创伤;

后者也并没有说“你的童年并没有那么悲惨”,他只是出于好心的在说,我知道你的童年的确挺悲惨的,但是你总是沉浸在童年阴影里挺不好的,你可以试着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所以我觉得非常多的问题的产生都是由于几乎所有人的都普遍缺乏一种最基本的能力——就事论事的能力。

这种能力真的是太过重要了。

由于这种能力的普遍缺失,导致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无数种贴标签、「升维攻击」的现象存在。

我之前所宣扬的「曾经的事情都是过去,现在的你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和徐凯文老师的「若停留在对至亲的怨恨中,怨恨便是你终生的囚笼」这两种观点,本质上和「父母皆祸害」的观点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极端,残忍,以偏概全。

对于有些人而言,过去的事情,真的过不去;

这种过不去不仅仅只是由于心理上的不愿放下,而是童年的创伤损害了有些人的大脑或神经,造成了生理上的对一个人思维模式的影响;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是一个人心理健康的基础。

受到多大的伤害,产生多少的怨恨,这本身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怨恨发泄够了,才会自然地消失;

强迫一个怨恨未消的人要去爱,要放下,这是一种最典型的「圣母心的残忍」。

虽然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会在成长的过程中给孩子造成一些伤害,但也绝对无法否认,这世上有非常多的父母也很爱他们的子女。

用「父母皆祸害」这种方式将所有的父母、将父母身上的一些好的部分都全盘否定,这无疑是一种过于偏激的看法。

归根结底,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要走出去看一看这个现实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从网络的世界中走出来,从父母的阴影中走出来,从知名心理专家的角色中走出来,从“理念”和“幻想”中走出来。

爱不是唯一的答案,放下过去不是唯一的答案,怨恨父母也不是唯一的答案。

对于不同的人而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谁。属于他自己的答案,是独一无二的,是旁人没有资格去judge的。

所以看看这个世界吧,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不是“爱”“原生家庭”“放下过去”等这些「理念」,所能够描述的。

 

以上。


作者风墟。个人微信号接收付费咨询:fengxu1874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
微博:风墟eternity


左岸记:理解是共情,但真的理解其实很难,外人都只是引导,引导当事人更深地认识自己,给予当事人一些启示,或者一些帮助,最后还是要把问题解决了才能真正消除病症。当事人的事儿必须让他自己想明白,如果想要解决问题,就万不可越俎代庖,不要替别人去思考,更不要替别人选择。



风墟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 心理咨询师,个人微信号接收付费咨询:lianjizhe1874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