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Quarter life crises of love

Quarter life crises of love

恋爱狂想曲

只是浅浅一瞥,“我见犹怜”。于心深处三生三世的假想情人似乎从二次元来到三次元的现实,来给我的问题“今生你在哪里?今世你是否向我走来?”一个答案。我总是在恋爱还没来、可能恋爱的时候倍感爱情的美丽,不觉间,花开满山。

我满心希冀我喜欢你的时候恰好你也喜欢我,就好像:

A“可以帮我放首歌吗?”
B “可以,哪首?”
A “喜欢你”

B  “我可以放首歌吗?”
A  “当然,什么歌?”
B  “带我走”

歌声响起(歌词:.......带我走,到遥远的以后;带走我,一个人自转的寂寞。带我走,就算我的爱你的自由都将化作泡沫,我不怕,带我走。)

我特别期待这即将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爱,就类同:

A “我很丑”
B “我与帅无缘”

B “没有丑得一发不可收拾”
A  “与帅绝缘但可直达我的心脏”

A  “我有好多缺点”
B  “我优点也极少”

我总想象着我那些装着不同粒数海红豆的透明的许愿瓶里的小秘密让你幸福得无以复加。我总希望着我们像西方那样恋爱着:Knowing each other--Asking her out(I’m seeing someone)--Date--Exclusively Dating--Getting serious(Committed)

                                                                                                                                                                   2016年10月

理智与情感

于是我止不住地想要叩击你的心门,想要循序渐进地打开我们交流的深度,这便是我匆匆记录下的理智与情感:因你从未主动谈及到有关性格爱好的相关联系词,无法揣度你的心理雷区,话题中若触及到你的尴尬点可以直接拒绝回答。希望可以达成相互坦诚的共识。

Q1 答应以长辈认识的初衷为何? (自己,父母,第三人盛情难却)

Q2 从你的立场来讲,你对这种认识有什么样的预设?你打算如何对待这样的认识?(比如:如何接触,到什么程度作为结束或继续的一个断点)

Q3 你的自尊心与骄傲在什么事情面前是可以放弃的?

Q4 你最低程度可以接受的你的伴侣的状态?

但凡你想要结束这样的认识关系时,你单方面拥有绝对的STOP权利。所以,请务必直接说。对于我来讲,比起敷衍,我更喜欢简单的拒绝。

“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with you. And I wish you do like what you are when you with me, too.”我想这便是我要的爱情:相互滋养,彼此成长,势均力敌,若互为补充更好。

2016年11月

滑铁卢

可是,一个人不主动联系你就是不想你,也有可能就是不喜欢你,对话三言两语就是对你没兴趣。张爱玲讲的为爱“为爱低到尘埃”,我大约鼓起勇气做了这样一件事:

“你的朋友圈是一份不错的简历,无处不在的彰显着你热爱生活,享受工作,比如浸泡在乌菲齐美术馆。这种安安静静专注某处的品质无懈可击,无论男生女生,于我而言都自带引力,激起无限好奇。我可能在跟一个PS后的你谈话,不确定于我你是否保有等同的猎奇心理。我会去揣度你的言下之意,可惜迟钝,你的言辞闪烁和欲言又止我可能都没读懂,不确定自己三番五次这般对你是否为一种困扰,所以从一开始我在试图努力地营造一种轻松的氛围邀请你坦诚谈一谈,最起码知晓你以此认识的初衷(自己,父母or 第三人盛情难却)。比起如是,我倒更喜欢直接简单的拒绝,放心不会影响长辈间原有情谊。晚安。”

“你想多了,晚安”,全然回避我所有的问题。

我想此刻的我是落寞的,其实我只想你给我一个清楚的答案。

我想拥抱你,即使山河阻拦、风雨交加、路途遥远

我都会跨越重重障碍把你找到

你知我从不惧怕奔赴

唯独你不爱我,不喜欢我或不理我

会使我连踮起脚尖的勇气都没有

 2016年12月

这是一场连面都未见过,交流也就三四次的浅识。如果不是长辈的介绍,如果不是微信朋友圈里有我所希望实现的生活的一部分和还未挖掘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微信朋友圈空窗的我骄傲得想要一个答案,我可能不会放置如此之久。毕竟,我们连认识都还欠缺一份档口。可是,我仍然心怀感激。至少我知道了我想要的爱情的模样,至少我知道了我可以勇敢,至少我知道了适可而止,至少我知道“已读不回”或冷冻处理可能不是那么友好的方式,尤其是交叉着情感的问题。农历年末,若人问我“怎么会这样?”我也只轻轻答“我尽力了,但是不了解,所以不该对人妄加评判”。

我从未想过如此内敛的我,有一天我会这么做,当青年危机中的工作这一问题显得明晰之时,恋爱与婚姻成为了不可逃避的最大疑惑。我惊愕的发现,去勇敢、去尝试自己以前不敢做的事是一种超级强大的愉悦。为了经济独立也好,为了爱也好,去挖掘更有勇气的自己。

2017年2月2日

    (谨以此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情人节,26岁不远了,愿你我终可幸福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