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你可以改变生活,却改变不了人性

你可以改变生活,却改变不了人性

春节将至的时候,来了一场寒流。而比寒流更让人别扭的,该是那些追要欠款,或是要应付债主的人们。

年前帮朋友处理一些应付债主和追要债务的事情,然后就在各类人群里扮演各类奇怪的角色,与其说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如说见识了人性。

故事一,老庞是个“从小卖蒸馍,啥苦都经过”的主儿,作为项目施工方,如意算盘打的很精。甲方不差钱,管理又松散,自己还通过手段拿到了甲方的预算,怎么算利润都很客观,拿个几百万空手套个几百万利润应该没问题。

中间发现不对头啊,甲方钱也紧,这钱给的也腻腻歪歪、哩哩啦啦。撤吧,没利润,不撤吧,怎么算都是个熬神的活儿。反正甲方怎么都不会让项目烂了,算是政府招商的工程,有人背书,那就继续坐观其变,反正甲方也没什么大招。甲乙双方先对练着,互相差点成了仇人,却还得在一个屋檐下讨饭吃。

等项目拖了两年,甲乙方都傻眼了,甲方要崩盘,乙方也没得赚。再想想工程完工的决算,估计两家都是成了大叔(大输)。年底又是拿着农民工工资说事的时候,两家这才想起应该一致对外了,坐在一起除了埋怨对方就是拍自己的胸脯子山响。我连毛主席都对得起,兄弟你是害惨我了。两个革命志士,即将就义的感觉。

故事二,朋友的一个工程,协议签的没问题,前期付款也正常。工程双方都满意,到了尾款这就开始折磨了。虽然成本费用已经赚回来了,这年底是刀下见菜的时候,要回来的就是利润。但请客送礼,就是不见钱,答应的都很好,但就是不兑现。

真到了年关,又开始那些老套路,泡办公室、守会议室,再不行咱堵个门拉个横幅什么的。最传统的招数最管用,倒是真有领导接见了。领导很客气,朋友很惶恐。因为一入门,看到领导手里的就是几张数据表,会干的不如会算的,干活的就怕会算账的。

领导只说了几句话,你这工程是比价的结果,没有围标,质量不错,但行业利润很清楚,你现在要的是利润,利润也高于行业普遍水平。先质量、后价格、再服务、最后才是付款条件。前边做的不错,后边你说,一次性结清,你打折;不想一次性结清,分次分批,这次年前没什么钱,你自己考虑。

故事三,朋友的朋友介绍了个软件项目,小股东拿大事,利润很高。朋友冲着利润冲进去,甚怕夜长梦多。三下五除二,调研、策划、研讨、需求认定、框架、合同等一把签完,三个月设计,半年上线,皆大欢喜。

问题来了,合同签的有问题,当时合同项目急于签订,朋友自己的尾款设置的太多,其他股东有了非议,再加上付款的延迟,软件的问题也逐渐显现。怨声载道,谁用谁知道。朋友的朋友,该拿的拿了,不该拿的也拿了,这事情就只剩朋友为难和难为了。

朋友要么把软件往好的搞,重新来过,利润基本又变成费用,还不知道后边钱能不能收回来;要么权当做了个烂尾工程,赔没多少,剩下的就是个你好我好大家好,呵呵一个呵呵,哈哈一个哈哈。

迅哥儿说,他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些故事里,谁在怀揣恶意,谁又被“恶意”伤害了?说好的善良呢?

或许,没有谁会认为自己错了,永远是认为对方在恶意针对自己。我们把人生的错觉无限的放大,然后就一次次的被社会教乖。想想人性,没那么多的善良,没有善良的人性,我们又怎么继续我们的生活?

沉没成本造成你自己很投入的错觉,机会成本造成你对现有事情莫大的厌烦。老庞的沉没成本造成了他的未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利润,但正因为沉没成本和时间,他却永远不会在中途止损。赚钱不是小目标,止损倒成了大目标。止损点是判断沉没成本和机会成本的标志,否则你永远都会觉得自己很投入,然后就感觉很受伤。

常识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有的问题显现,都有个基准判断方法,那就是常识。你没有常识,你就会迎接错愕。比价、质量、服务、行业普遍利润。这些点在彼此熟悉常识的人之间,最好达成一致,而任何一方缺乏或希望钻漏洞,结果一目了然。

风险和你的初心有关。当我们盯着利润的时候,却忘了从开始到利润达成间,需要做的是什么。好听了叫工匠精神,不好听了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真能给别人解决问题,才能获取你相应的利益。当你以为,没有规范的做事,却能获取高额的利益,你错以为那是你的能力,但结果却会成为你收益的绞索。

没有谁不认为自己不善良,没有谁思考的有问题,越想获得利益的人,不管是心思还是行动,都比其他人付出的多的多。但人性就是那样,于是善良成了可有可无,没有常识和契约,你唯一的遮羞布就是别人的人性之恶,和自己的善良本性。我们知道冬天过去会是春天,但我们却对自己的人性支支吾吾;我们刻薄别人的人性时,却忘了自己的人性其实也是一样的。

你想的太多,你做的太少,那么你的善良就一文不值,你的人性就变得如此难堪。

左岸记:

1720年,一家贸易公司南海公司,让当时的英国人陷入疯狂情绪,这家公司1月份每股股票价格是128英镑,到了7月份已经上升到1050英镑的价格。为了这只股票,政治家忘记了政治,律师放弃了打官司,医生丢弃了病人,店主放弃了铺子,牧师离开了圣坛,就连贵夫人也放下了高贵和虚荣。伟大的物理学家艾萨克.牛顿,当时正居住在泰晤士河边的伦敦塔内,担任英国皇家铸币厂厂长,他也禁不起金钱的诱惑,参与了南海公司股票的交易,最终因为南海公司股票价格大跌而亏损2万英镑——而牛顿当时的年薪只有2000英镑。泡沫过后,一切恢复平静,牛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可以预测天体运动的轨迹,却无法预测人性的贪婪。

追随着牛顿的脚步,10多年后,一位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的青年,大卫·休谟,却独辟蹊径,勇敢地向人性发起了挑战,他的梦想是成为人文科学界的牛顿。大卫·休谟计划采用牛顿研究自然科学的办法,把人类和社会的研究建立在类似的普遍原理之上。他过着节俭的生活,并将自己的计划付诸行动。1736年,大卫·休谟只有26岁,却已完成了今天我们熟知的这本名著:《人性论》。

在这本书的序言中,大卫·休谟这样写道,“在试图解释人性原理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是在提出一个几乎是在全新基础上奠基的完整的科学体系,而这个基础正是一切科学唯一可靠的基础。”说到对人性的认识,巴菲特还称不上先知, 大卫·休谟才是真正的先知,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为什么贪婪和恐惧会由大脑产生?我推断贪婪是和人的愉悦情绪相关联的,而恐惧是和人的痛苦情绪想关联的。获取愉快,避免痛苦是植根于人类大脑的基因,而贪婪与恐惧也始终伴随着人类的进化。财富给人类带来愉悦和便利,这导致人类的大脑倾向于趋利避害。

休谟指出,人类不受理性的宰制。理性扮演的角色只是工具,让我们知道如何满足本身的欲望,欲望的源泉来自情感:愤怒、情欲、恐惧、悲伤、嫉妒、愉悦、虚荣与希望遵照理性原则生活的矛盾情结。说来说去,人类是习惯的动物,由其情感得以运作的社会环境所塑造的产物,我们学会克制内心的热情,依据社会的制约,谋求自身的最大利益。

休谟更进一步指明:人类永远无法克服自身或者他人狭隘的灵魂,人人短视近利,只顾眼前。这就是人性,不要妄想去更改。

说穿了,人类自身无穷的欲望,我们生活的世界资源短缺的现实,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人们的自私自利是由我们的财物同我们的需要相比,显得不足而激发的,而要约束这种自私,人们就被迫将自己同社会分开,并且将他们自己的财物同他人的财物区分开来。

大卫·休谟写道:“当人们已经看到社会上的主要纠纷发生于我们称之为外物的那些财物,以及发生于那些财物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随意转移或者转让时,他们就必须寻求一种补救措施,以将这些财物尽可能地置于身心所固有和恒常的优点同等的地位。要做到这一点,除了通过社会全体成员所签署的契约给予那些外在财物的占有以及稳定性,并且使每一个人都能安享他可以通过其幸运和勤奋而获取的财物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一种情感能够超越人类谋取利益的欲望,欲望本身却可以加以疏导。贪婪的欲望勇无止境,也是社会的乱源。如允许大家去劫掠邻人,对方也以牙还牙,天下将永无宁日。若能疏导这些行动,使其朝向正面发展,对社会是有益的。你想要抢银行,何不自己开一家?既可以赚更多钱,又可以帮助大家,简而言之,将贪婪的动机转化为社会规范,我们尽可以在社会许可的范围内各取所需,前提是不能牺牲他人的利益。

正是劳动本身构成了你追求幸福的主要因素,任何不是靠辛勤努力而获得的享受,很快会变得枯燥无聊,索然无味。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