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在这世界里,寻找自己的路

2017-01-08 . 阅读: 1,269 views

文/十里红妆

题记:我在你的眼里看见了流下的泪水,于是我明白,人生有时辛苦,有时流泪,并不是一件坏事。

1

宗萨钦哲仁波切,享誉世界,是当今国际公认的最创新、最具创意的年轻一代藏传佛教导师之一,在他的语录中,有一段我最为喜欢:“我看到的花,你永远看不到。所以,我们无法分享真正的花。我们只能假装我们在分享,而这是非常孤独的。我永远不能和你分享我正经历的,这真的非常的孤独。我所经历的,只有我能经历。”彼时,我以为这是宗教里所谓的修行的境界不同,而产生的感官不同,从而有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之感,是慈悲的导师对弟子的勉励与期待。

直到看完了加文·伊克斯坦的《一个女孩的镜像世界》,我才知道,这种无法分享的孤独无助,这种你所经历的,只能是你自己经历的绝望和茫然,与那位高僧大德所表述的境界竟是如此的相似。不过是,一个在云端,一个在泥潭。

我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但我必须学会接受这种轻贱感。”《一个女孩的镜像世界》讲述一个患有精神病女孩艾比的故事。她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期间,对男友提出分手时,这样说。有多少人,可以这样坦然的说出这句话,有多少人能够接受世界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这种态度!

艾比,用了一个词:必须。是什么原因促使了她必须接受这样的对待,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必须走过这样的荒凉。

小说一直以艾比的视角和口吻来叙述事情的发展,所以,艾比看到邻居死人了,艾比写了一篇过多涉及自己私密的文章发表,艾比乘坐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去见一个教授,只是因为对他的一项研究感兴趣而想要采访他,艾比在经济情况紧张的时候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即使艾比一直在说自己没有任何欲望想和人讲话,一直在表述她没有脑力来思考一些事情,但我却一直认为这是合理的,是正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的。

艾比怎么可能是精神病人呢?这太搞笑了。在之前的种种表现里我看到的只是艾比疲于应付生活,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那样一段时期:我们经济拮据,我们和家人的关系处理不来,我们只想坚持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不愿为了生活放弃追逐自我的梦想,我们情绪低迷不愿意和周围的人解释,我们讨厌高成本的沟通,我们看到了喜欢的裙子一定要买下来,我们为了一篇稿子竭尽全力去努力,我们……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经历的,或者正在经历的,怎么到了艾比的身上,就成了不正常?当男友贝克请假在家等待晚归的艾比,他对她说:“艾比,你的狂躁症发作了。你表现的不正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情况正在失控。”艾比产生了激烈的反抗。我感同身受!谁他妈说我有病!你们全家人都有病!怎么能够因为别人的描述就判定自己有病呢?这个世界,太不可理喻了!为什么他们不能理解我的逻辑?为什么他们不能?

争吵之后,艾比逃离了宿舍,她在街头不断的狂奔,因为她穿的那件衣服太显眼了,特别容易引起关注,她只是不想被人关注,她只是想找个地方,找个地方,能容纳她。

可是,艾比真的不正常了。直到她在酒吧和旅店发生的事情,直到芭芭拉医生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治疗,我才不得不,必须相信,艾比是一个精神病人。

于是,我把小说再次返回到最初,重头开始看。因为直到这里,我依然没有看出丝毫的破绽,艾比是个不同于你,不同于我,不同于我们大多数人的女孩。

2

宗萨钦哲仁波切说:“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的心静下来的人,从此不再剑拔弩张,左右奔突;也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的心精细起来的人,从此万水千山,生生世世。”在佛教里,将那个能让你的心静下来和精细起来的人成为“善知识”。——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沉溺有海,拔济我者;我入恶道示善道者;系缚有狱解释我者;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

而艾比呢?谁是那个让她的心静下来的人,谁又是那个能让她的心精细起来的人?

“当然,精神病仍然被视为一种耻辱,但我已经不再为此过分苦恼了。我从十几岁开始就会定期发病,早就不会因此尴尬不安。但是你无法阻止别人为你感到尴尬和担忧。他们和你相处时会变得小心翼翼,好像最简单的一句评论,或是措辞失当的提问,都足以让你崩溃——就连医疗保健人员有时也会犯这样的错误。你不得不经常提醒人们你和他们没多大不同:你们都是血管、思想和情感的复杂结合体。你不得不提醒他们:看精神科医生或者接受药物治疗并不会像额叶切除手术那样把你原有的性格完全切除。”

“不过,骗过大家还是比我想的要简单:只是行为上的几处小变化,就能让别人认为我毫无疑问在康复。所以,究竟是什么在界定疯狂和正常呢?我越思考这个问题,越觉得心智健全与否只是行为上的不同而已。心理健康的程度是由你的头发有多干净、表情有多自然和你如何处理社交线索决定的。对于医生和护士来说,这就是心智健全的定义。”

艾比,在精神病院的治疗是注定一个人孤独的旅程。可是在这里,她也不再是另类的人。那一群人将常人没法到达的那个世界称为“镜像世界”,他们只是不小心从“镜像世界”里遗落到人间的天使罢了。

你们不能理解我的世界,你们不能知道我所经历的,那么我将保持我的那个世界,然后在你们的世界里,寻找可以融合的方式!

所以,我让自己看上去正常,按照你们的标准,佯装自己在不断的康复!

艾比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真的存在问题,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出院之后的艾比重新回到了生活中,而她在学习,独自一个人也能过得幸福。

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路,总有一条路是与别的所有的不一样的,最适合的道路,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没有。

最后,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左岸记:对于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东西,我们保留一份好奇,也保留一份尊重,像渴望自己被理解一样去体会他人,也在他人无法理解的时候,让自己过得勇敢、快乐。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