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群体无意识的悲哀

2016-12-03 . 阅读: 1,221 views

文/文昌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有张纪实照片,三四个日本人驱赶着四五千人到河边,然后用机关枪一层层扫射实行大屠杀。当时看到这张图片有些震惊,为什么三四个日本人就搞定了四五千中国人?不是说好了人多力量大么?只要人群里有那么几个人带头反抗,我想都不至于死得这么无声无息。

在这里不想说中国人骨子里的奴性和怯弱,也不谈日本大屠杀的残暴,更不用说武器的优劣,对于单个中国人,他们可能精明能干,有时为了一点面子问题也会大打出手,可形成一个群体之后,整体无意识后任人宰割。对于施暴的日本人,如果让他们单个人实行惨无人道的屠杀,至少会受到良心和道德的拷问,他们在日本的家里扮演的可能是孝顺的儿子,慈爱的父亲,为什么到战场之后,杀人杀红了眼,而没有丝毫犹豫呢?

本以为人多力量大,每个人都很聪明,聚在一起会集思广益有更多智慧的累积。可结果是群体的力量和智慧全没有释放出来,任人屠杀。每个人都很畏惧,中国人传统的观念,枪打出头鸟,谁先出头,谁先死,没有人有这个勇气冲破生死。再者,在人群里我们寄希望于他人去,群体的安全感让人误以为,自己不带头反抗总有人会出头,到时再出手也不迟,都在期待着奇迹,可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

再多的人也是数量的累积,在群体他们分享的是个人怯弱、侥幸等平庸品质,聚到一起就变得更加的平庸。如果有人站出来点燃内心的勇敢和智谋,我想怒火也会激起反抗的勇气,在这个群体里没有杰出的人士开路,没有真正的英雄杀出一条求生之路,于是他们群体无意识,成批成批的倒下,造成了历史的悲剧。

回头说日本人,也是人,怎么完全丧失人性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可能他们单个人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当这样的施暴者形成一个群体时,他们内心的恶像中国人的怯弱一样被群体放大,而变得肆无忌惮。
人多势众,底气十足的理想,让处于群体中的个体产生一种释放自身欲望或想法的冲动,他们表现得更加嚣张和理智气壮,因为他们认为群体中的自己是匿名的,不用独自承担任何后果,自我约束的意识也荡然无存。于是,心安理得的释放着无底线的恶。

群体的无意识也就造就了英雄和庸人的区别,群体力量肯定是大于个人,但这只是个标量,有力量但没有方向,这就需要英雄开路,需要媒体宣传引导舆论,用得好可以开天辟地,比如我们的执政党,用得不好就是祸国殃民,比如遭人唾弃的纳粹党。

人本来就是群居动物,群体的无意识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人聚在一起召唤的本能里的恶是需要我们提防的,防止法不责众心理心理下集体的恶。现在我们很多行为大部分都受无意识驱使,有意识的克制是现代文明的产物,需要我们向此靠近。

我们努力的寻求人世的温暖,结交朋友,加入各种组织,也不过是为了获得一丝社会属性的安全感,但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泯灭了个人的独特个性。在群里失语时,能有站出来说话的勇气和魄力。不能让群体的悲哀变成个体的悲哀。

文昌  北京  微信号:changchang010

左岸记:真是句句到肉,针针见血。

从集体无意识到个人意识的产生,势必要经过颠覆性的冲击覆灭式的巨变,才可能打破原有道德和生存体系的桎梏。就如鲁迅先生说的,“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如果我们无意识太久了,天真太久了,那么在做决定和思考的时候一定要摸摸自己的内心独立思考一下,哪些是真实的自己,哪些是别人强加的。

所谓人类,大多数都是非理性的,集体无意识的,趋利的,极易被欺骗的,就像每个小社会一样,都是从众的。人生如梦,要想清醒地活着,就要与这样那样热闹的人群以及他们制造出来的事件保持一定距离,独立感知和思考,独立记忆和行动。

如卡尔.荣格说的:每个人接收阳光的反应不同,有人觉得刺眼,有人觉得温暖,有人甚至躲开阳光!种子破土发芽前没有任何的迹象,那是因为没到那个时间点。相信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拯救者,喜欢作为一个个体的生命存在,而感知,而消亡。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